• 2010-10-11

    悠长假期(4)-拉萨继续 - [路上旅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aojingzi-logs/77857825.html

    在拉萨逛,只需要一点脚力就行了。

    所有值得逛的地方,几乎都可以走过去。东措的好处就是就在八廓街旁边,走不远就是大昭寺,对面小昭寺,隔壁木如寺和下密院。

    我们除了去这些地方,还去了色拉寺和西藏博物馆,西藏博物馆是很值得推荐的一个去处,有种到了开罗博物馆的感觉,里面精美的工艺品值得人赏玩很久。布达拉宫里的灵塔以及大昭寺里著名的释迦摩尼十二岁等身像也都很震慑人心,但只能远观,不像西藏博物馆里的东西,可以贴很近看。我记得当初我在开罗博物馆的时候,看图腾卡蒙金面具就看了半个小时。

    在拉萨吃是个很大问题。

    藏餐真没什么好吃的,各种奶制品,我完全吃不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做下的毛病,闻到奶味就觉得恶心(但不能阻挡我骨密度依然很高)。那个酥油茶,如果别人提前告诉我酥油是羊奶或者牛奶打来打去打出来的油脂,我坚决不会尝试。结果尝了一口,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

    拉萨有些餐厅盛名在外却很难吃,比如在八廓街的玛吉阿米。我早就听说不好吃,但无奈第一天到拉萨实在不知道去哪里,就还是坐上了玛吉阿米的二楼,视线好得很,俯瞰八廓街。正好接到小脸短信:“你们在拉萨一整天呆在玛吉阿米吧?”我都惊了,但还是矢口否认了。她的猜测主要基于玛吉阿米是各种户外伪驴友、真小资喜欢的地方。

    我觉得吃不惯藏餐的朋友就不要去反复试吃藏餐了,因为真的吃不惯。我找到一家叫做“驴窝”的小馆子,粤菜和川菜,吃起来至少还是那么回事。这在北京是极其普通的口味,但是在西藏也算是难得了。所以我们一天两顿饭都在驴窝吃。尝试过一家书上推荐的云南菜,因为吃这家云南菜,我把手机给丢了,结果一点也不好吃。

    我这一路,都在不厌其烦地提醒蛋蛋:“手机哪? 钱包哪?眼镜哪?”蛋蛋稍有反驳我就会拿出“到时候丢了东西我看你怎么办!”的气场来震慑他。结果我自己把手机丢了,蛋蛋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虽然强烈压抑着,我还是揣摩出了他的幸灾乐祸。从此我失去大片江山,连去哪里吃饭都不能由我作主了。

    各个寺庙前都是磕长头的人,我爸对此的定义是“愚昧”,这点上我其实不能认同。我以前也觉得,这些人真有闲功夫哈,每天就磕头,哪里有空进行社会建设啊。长大了,我知道,这叫信仰,是千金再难换回的东西。中国人失去了信仰之后,开始盲目崇拜一切养生大师、国学大师、气功大师。然而真正的信仰,信仰的都是神,是很宏观的,谁也没有见过,没见过就不会有缺点,不会做错事。但盲目崇拜的一般都是活生生的人,非常具体。是人就会有毛病、有缺点、有问题,会自我膨胀。于是盲目崇拜之后往往就是封杀、下架、批判。有意思么?一点意思也没有。所以我多想是个有信仰的人。

    藏族人发明了各种讨巧的念经方法,例如挂上风马,风一吹就算念一次经;带上转经筒,转一次就算念一次经。刚开始我心存侥幸,见到转经筒就转一下,觉得自己也算念了经了,说不定老天爷会理睬我的。后来想到,人家藏族人天天转,天天念,我一辈子也赶不上他们,上天堂排队也肯定排他们后面。也就作罢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爸爸的书信 2007-10-11

    评论

  • 上次在香格里拉的藏民家被灌了好多青稞酒,晚上回到酒店,我又冷又烫,给难受坏了……
  • 对信仰的解说蛮有见解。
  • 在外,偶也是不断叮咛老公注意“钱包、手机”的人,结果最后丢东西的人往往都是俺~~

  • 看小精子的博客真是享受。
  • 拉萨好吃的也不少,不记得在哪条路上了,一条街都是吃川菜的大饭店.06年去驴窝还在呀,好怀念.07年我们去的时候它刚开.傍边有家老房子,听音乐喝咖啡不错.不知还在不在?
  • 恩,酥油茶非常不消化,我当初也是吃了过后终于全吐了,我对奶制品还没啥抵触的。
    藏餐很不好吃,我们跑到军区旁边,有几个餐厅是内地人开的,上善若品还是上善啥的,是青岛人在西藏开的,蓝莓山药和其他城市做的很不同,很好吃,其他的菜也很好,居然还有崂山的金钩海米和厥菜。
    那是西藏吃的最好的一顿。
  • 我很爱酥油茶和青稞酒,喝了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