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26

    悠长假期(2) - [路上旅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aojingzi-logs/75647967.html

    我上篇博客刚发,大雁就发来短信,指责我给小三的篇幅比给他的多,威胁我以后再也不请我吃饭了。于是我只能告诉他,上一篇是未完待续,其实有他单独一个版面。

    大雁这半年都沉浸在新办公室的装修中,购买美丽的新家具、挑选美丽的咖啡壶和在新办公室里各种忧伤地装B是他唯一的生活主题。因此我携爸妈降临宁波这件事,无疑给他美丽而忧伤的办公室装修生活投入了一颗重磅炸弹,他终于有些别的事情好操心了。

    我们到宁波的第一天晚上就是大雁请吃饭,他点了十个人的菜量,我爸很低调地高兴着,而我妈则对食用盐超标以及晚餐摄入过多热量而忧心忡忡。吃饭的地方是在一个很老式的房子里,那餐饭让我最记忆犹新的菜就是鹅肝,由于在上海吃了太多油腻的东西,所以我其实不太吃得下那个大鹅肝,但由于口感和味道太好了,所以我忍着吐全都吃了下去。

    晚餐后大雁带着我们逛了宁波的小外滩。和上海的外滩不同,宁波的外滩没有那么多游客以及卖各种灯光小道具的商贩,显得清静许多,外滩旁边有一条小小的街道,感觉超级好,像走在欧洲的小酒吧一条街。我们本来打算多走一会儿的,但大雁似乎吃坏肚子了,突然间闪过一条马路就跃入了公园里的厕所。我妈很体贴地决定还是回去,免得不能随时找到厕所。

    宁波花少的大闸蟹店开业了之后,大雁买了六箱,两箱打算让我在宁波直接吃掉,另外四箱让我带回北京招待小奥、默默、菜花等人。他对此付出唯一的要求就是,我们每吃掉一只大闸蟹就要仰天长叹一声:“感谢大雁!”我们当然没有这么做。

    由于新办公室入住,大雁认为所有事情都可以重新开始,因为在公司里制定了各种新的规章制度,包括严格记录考勤。为了以身作则,他每天早上七点半就要出门,以便八点半可以坐在自己的位子监视每一个迟到的人。结果每天都在迟到的是公司最大的老板ANDY,于是大雁点名批评了他。大雁如果在我工作的公司,恐怕早被我偷偷下毒毒死了。

    大雁不仅仅办公室在装修,家也刚刚装修好,我不久前去宁波就感觉他家在装修,如今继续装修的原因很复杂:客厅里一个红色的灯掉了,于是换成了白色的灯,然后客厅就显得有些白,因为没有红色了,于是大雁把客厅的墙漆成了红色,但立刻显得白色的沙发有些突兀了,于是沙发换成了黑色,然后发现窗帘的颜色不匹配……生命在于折腾。

    我马上又要离开北京这座可爱的城市去拉萨了,大雁也要奔赴遥远的泰国,红杉军据说为了欢迎他又在闹事。他知道我去拉萨之后埋怨我怎么有这么优秀的出行安排不提前通知他,我倒觉得他不适合去拉萨,万一买了一个藏式的什么东西放在家里,他家估计又要翻天覆地地装修一次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哈哈,大雁看了这个单独版面该哭了
  • 今天看新闻说阳澄湖大闸蟹还没有成熟,现在市面上卖的阳澄湖大闸蟹都是池塘养的,不知真的假的。。
  • 呵呵,看你BLOG好久了,今天终于忍不住留个言,因为我也马上要去拉萨啦!也许我们会在西藏的某个地方相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