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31

    生死老掌沟again - [路上旅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aojingzi-logs/74107135.html

    其实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只是用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而已。

    上上个礼拜周末我又去老掌沟了。大家都听烦了,在围脖上纷纷说:“那里有金子还是有银子啊?你怎么老去啊?”我总是去那里当然是有原因的,主要原因就是:那里没有金子也没有银子,并且还没有手机信号……

    周六早上出发,要开六七个小时车,所以我竟然周六早上六点半就起床了,真是生不如死。那天下大雨,车子开到昌平,突然就发出了异响,原来是某个螺丝松了。蛋蛋下车去拧螺丝,我在车里睡大觉。结果等蛋蛋拧好螺丝上来一看,哇塞,机油流了一头。

    这样一搞,蛋蛋立刻丧失了去老掌沟的信念,只想回家好好洗个澡睡觉。一同去的老宁和胡狼刚开始还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说他继续往前走,并且老宁提供了一瓶海飞丝洗发水供蛋蛋洗头用,当时雨下得瓢泼大,蛋蛋竟然真的在雨水里把头给洗了。但是他仍旧想要回家睡觉,老宁和胡狼看利诱不行就直接威逼:“这个活动是你嚷嚷的,你丫必须去!”

    于是双方妥协了一下,蛋蛋不开车了,把车先停在昌平,我们坐老宁和胡狼的车过去,这样沿途都可以睡觉。这些户外越野车爱好者们,对车真是有着出奇的热爱,开车六七个小时,竟然没有一分钟不在说车的事情。我想插嘴都插不上。

    老掌沟现在气温大约白天十几度晚上几度,我带了羽绒服去的。开到坝头,发现全面有个车队堵在那里,都是VOLVE、皮卡、奔驰、大切这样的好越野车。那条路只能一车过,而且很险,一边就是悬崖。一辆大切卡在了一个坑里,下雨天本来就路滑,如果开得不好,右后轮子很可能直接就悬空了。那个车队都是由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叔叔们组成,平均年龄四十多岁,有位叔叔头发都已经全白了。

    他们正在积极地营救那辆大切,需要先找石头塞在车轮后面,防止车子打滑。我赶紧下了车跑上前去看热闹,蛋蛋也去看热闹,但是他一向觉得自己是越野车专家,所以一下车就是一幅专家的派头,等走到看热闹的地点,专家气场已经完全准备就绪了。

    我看到一个白头发叔叔,本来站在我面前,“噗”一下子就不见了!我再定睛一看,发现他已经头朝下栽在了悬崖边的草丛里!我刚发出惊叫,就看到他两只脚朝天晃了一下,又看到了他的白头发。幸亏草丛里的草很高很硬,否则他直接滚下山去了。然后他就一直在摸索,摸出一根很长的树棍,企图带着树棍一起爬上来,但根本上不来,揪着草往上爬、用双手撑地、拿树棍撑杆,都不行。我看着很着急。蛋蛋就在旁边,还在很专家地思考着如何解救这辆大切。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对蛋蛋嚷:“你帮帮人家啊!”于是蛋蛋把他拉了上来,一脸专家地说:“您拿这根树棍有什么用么?”叔叔想了想说:“好像确实没什么用。”于是跟头都白摔了。

    后来还是上面倒下来了一辆皮卡,把这辆大切从坑里拽了出来。蛋蛋在整个过程中起到了不可推卸的作用。嗯。

    在老掌沟的头一天下雨,很冷,第二天的天晴得像XP的开机图案。工作一个礼拜,如果能到郊区享受一下这种清爽的天气和清爽的景色,比在家里懒着其实要舒服得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左后一段白头发叔叔很惊险,被小V描述的太可笑啦。【给予白头发叔叔同情ing】
  • 我刚刚掐指一算,其实你上辈子是老掌沟沟长
  • 感觉你们每次去老掌沟可难了,像拍电影一样,要不导航有问题要不车子半路抛锚,山里的人平时出山也这么难吗?(完全没有怀疑你们能力的意思,别多想)
  • 小精子這篇博文結尾讓人匪夷所思,我不相信已經結束了,然後點開了"全文閱讀",發現結局還是一樣,那好吧
  • 虽然我不常留言,但是我还是非常愿意顶楼上的建议。不知小V是否方便回味下你怎样发现了蛋蛋这个不可多的人才?
  • 不知小V是否方便回味下你怎样发现了蛋蛋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真是太有趣了
    不过,平心而论,他的有趣不是放谁身边都能接受的,是你懂得欣赏他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