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挺好玩儿的!信你,没事!删完在评,平完在删吗!开玩笑!!
  • 恩,说得有道理.举个手,跺个脚.
  • 楼上说的的确有点道理,但在这里说似乎就有点不合适了,因为在博客留言或者评论这本身就是指手画脚,你看你也指了一手画了一脚哦,并不是所有的指手画脚都可耻,只是有些人借题发挥哗众取宠让人不舒服,所以看到长篇大论的评论我一般一眼带过.冷眼也许就是给他最好的礼物!
  • 有些事情不需要对外界解释.如果实在憋着难受,就找个好朋友说说,发泄一下就可以。无论我们怎么做,总有人指手画脚.可耻.
  •   “斯老”的评论我不想说其如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有你的想法,他有他的见解,但“斯老”不再和“清先生”继续那场战争到是真的很明智。  “看不下去”的话很有道理,对其观点我也很赞成。
  • 谁在广州?
  • Hi,楼上两层,看来你是新博客,不太熟悉新浪博客的用法。在评论区,带下划线的名字,是评论人登录自己博客后发表的评论,上面第三个“看不下去”是带下划线的,你可以点击那个名字,打开的是一个女人的博客网页,她好象是在广州。希望你看了不要汗颜。我和离谱是老朋友,在这里我们俩扮演的角色有各自的定位,你似乎是一个太严肃的人,看不懂调侃,我们可以原谅你。不要继续挑拨矛盾,那个“战士”偃旗息鼓忙着看病去了,我本来对他就是一句话也不说的,现在我还能追到医院去吗?你让他注意什么呢?小精子的博客是传播欢乐的地方,你不要惟恐天下不乱。
  • 感谢烟花同学的认同。并且感谢烟花同学一语道破玄机~!
  • 看了斯图亚特的留言,确实像苹果说的拽得有点别扭。呵呵,真正有才华的人首先要有个好人品,看斯徒亚特形容丑得离谱像唐吉诃德,很好笑。唐吉诃德是刚愎自用,才疏学浅、无德无能又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在丑得离谱一口一个老师的斯图亚特心中,丑得离谱却是个滑稽的唐吉诃德!再有,那个看不下去,怎么看怎么就是斯图亚特本人,这句“虽然以你的专业、年纪、经历这么迷恋于万里之外的小精子妹妹有点让人猜不透”是明显斯氏自大和斯氏挖苦。前几天那个清幽十朵云是攻击型战士,斯图亚特是防守型的。但是斯图亚特很讲战术,用上了狡兔三窟,一人千面,巧布步迷魂阵的策略,这一点比清幽十朵云单刀直入要狡猾得多,清幽十朵云你可要注意了。嘿嘿!
  • 楼上的"pumpkin_w"真是一句精典总结性发言,佩服,佩服,佩服服服服服......好像在山洞里说话呢,有回声儿...... 
  • 一石激起千层浪。。。。。。
  • 真热闹,这里的客人比主人更吸引人,主人说一句,客人得说十句.而且大多数与主人无关,哦,有点关,BIU好象是主人的口头语.
  • 今天路过这里偶然地,看到"看不下去"的回应,忽然心底涌出很多感动,为你对苹果中肯的建议,为你对清幽的祝福,更为你对清幽病情的关心和提议,谢谢你.对于斯图先生本人我并没任何意见,只是觉得文章拽的有点别扭,呵呵,确实有点"看不下去",借您的话,看不下去就少看.
  • 不更新?再打!!!
  • 哦,BIUBIU~~BIU~
  • 回答“主”的问题:BIU就是鼻涕泡儿不小心吹破时的声音。离谱的重刊禁诗很BIU,诗中的帅帅不BIU。诗的最后一句不往歪了想很BIU,非往歪了想还拦不住则不BIU。备份保留作品以防佚失的想法很BIU,唐吉诃德大战风车似的妄图与系统对着干的想法不BIU。重刊的诗与原诗对得上号,系统删诗的做法很BIU;重刊的诗与原诗对不上号,系统删诗的做法不知道是不是不BIU。套用“看不下去”的话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吹鼻涕泡儿的风格和爱好,吹得BIU不BIU是另一个问题。网上是一个可以自由吹鼻涕泡儿的地方,喜欢的鼻涕泡儿,多看看,不喜欢不欣赏的鼻涕泡儿,可以不看,对反感的鼻涕泡儿,也能争论,只是不要太不BIU地意气用事了,更不要人身攻击和漫骂以至于不BIU,毕竟我们吹鼻涕泡儿都是自由的,就算是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地自认为很BIU,那也是他吹鼻涕泡儿的自由。“看不下去”原来也是名博客,还是令吾辈肃然起敬的医生,又是儿童教育专家,我是有眼不识泰山,或者有眼不识金香玉,我居然抢白过您,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较了真的抢白”其实比骂街更有攻击力,除了离谱、主子等一些知己的朋友,普通常人很难领受,但是您这样一位医生名博教育专家,竟然能像我面对骂街一样,以宽容和沉默面对我的抢白,佩服之余我要赞美:您是天不言自高,地不言自厚,君子不怒自威,鼻涕泡儿不吹自BIU。
  • 冒着鼻涕泡儿傻乎乎地问一句:"BIU是什么意思啊?听着像枪声"
  •     我刚上BLOG看你的文章,但是你的文章我一直在申报上见到。一直很喜欢你随意的风格。最近也比较空,就自己也写点东西,同时也在来网看看妹妹(我估计你比我小)的文章。
  • 突然聪明了一下,苹果不会怀疑我就是斯图吧?我前段时间留过言还被斯图较了真的抢白过呢。十朵云的病,可以找灰鱼咨询一下嘛,他是广州的肿瘤科博士。
  • 看到斯图和苹果都给我留言我很高兴,也谢谢苹果的坦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和爱好,网上是一个可以自由发言的地方,喜欢的,多看看,不喜欢不欣赏的,可以不看,反感的,也能争论,只是不要太意气用事了,更不要人身攻击和漫骂,毕竟我们言论都是自由的,就算是标新立异哗众取宠,那也是他的自由。    苹果把我的话说成和斯图如出一辙,呵呵,不知是褒是贬,俺笨,不想分析了。还是那句话,生命是重要的,情意是可贵的,先把病看好再说,也祝愿十朵能逃过劫难。如果真的无奈,请珍惜每分每秒。
  • 别在意
  • 看不下去同学,首先谢谢你的建议,我们会多聚聚的,只是不是现在,我在等待他的治疗。其次,十朵的病情我已经说过,我也希望这一切是杜撰,但是事实是残酷的.虽然他的病情我已经很清楚,但是看到你与"斯图"如出一辙的言论调调,我还是觉得不舒服,特别看到"癌症"这个刺眼的字眼的时候我有点承受不了,这是我多想回避的现实.对于"斯图"同学豪华大餐的风格偶尔看看还觉得很有新意,但是每天吃就让人感到乏味甚至反胃.有标新立异哗众取宠的嫌疑味道。并不觉得可取。原谅我的坦白.谢谢。
  • 大家好,这是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43459720,里面不但有当前流行金曲,还有一部分有趣的文章,希望各位朋友光临,并为此博客提出宝贵意见,在此先谢谢大家了。
  •   今天我不怕了,因为今天是新的一天,所以今天说几条也不能算我拉风。哼!!!致:  “斯老”  以上诗句仅供参考,不要和愿诗对号。“主”啊!你这两天真BIU!!!hei hei hei!!!
  • 郑重通知:  “谁也不准再删我的评论了。我已经把我每一条都存起来了,如果删了我再发,我再发、发、发、发----。只要我不崩溃,我会一直发到系统崩溃为止!!!”
  • 为表清白,现将原湿经简单回忆,给予刊出以觅读者。谢谢!!    本诗故事  纯属虚改    如有雷同  实属巧合啊!帅帅?!你在泸州还好吗?!我们正在想念你啊想念你?!是否那醇香的泸州老窖?!已让你沉醉如泥?!啊!帅帅?!你在泸州还好吗?!我们正在想念你啊想念你?!泸州的灯红酒绿还有美美的美女?!是否已让你昏迷?!啊!帅帅?!你在泸州还好吗?!我们正在想念你啊想念你?!当你清醒的时候是否能够想起?!遥远的北京还有一个“小精子”?!为了你,诗的一塌涂地?!
  • 我追着丑离谱今天的尾声,不怕拉风地再写一条,并将此条献给楼上万里之外的“看不下去”先生/女士,我要像小鸟依人一样,酸酸地歪着脖子,展开甜蜜的歌喉,向您婉转地鸣一声谢。本想让离谱把那首湿回忆出来发到我的电子邮箱,我好帮他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不良政治倾向。可是离谱同学以健忘相搪塞,就是不想给我看,估计里面一定是说脏话了,不好意思拿出来了吧?知耻近乎勇,悔过也不错,系统一定会宽恕你的。不知有幸看到过离谱那首诗的同学们作何观感,请问诗里到底是否存在楼上丑丑所指出的可能删帖的那些问题呢?如果不存在,那就是系统太没份了,我真的不想错怪了离谱兄弟。
  • 这几天这里有点闹的慌,起因是一个自称得了癌症的人总和司徒亚特吵架,司徒亚特在这个小圈子里有点与众不同,比较博学,也有点儿酸,虽然以你的专业、年纪、经历这么迷恋于万里之外的小精子妹妹有点让人猜不透,但写的评论还是挺有意思的。我常来这里除了因为博主文章让人放松开怀外,还喜欢看他和其他人的评论,这些小精子班的同学们还是很活跃的。    但“情有时多云”最近有点烦,总指着斯图的鼻子找茬,的确不太象身患绝症的人的行事风格。对了,看了你的博客我有个疑问,先前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宣布得了癌,而且是晚期,而且只有3个月的寿命,是皮肤癌吗?皮肤癌的恶性程度一般都比较低,而且因为容易早期发现治疗效果相对比较好,所以我建议你一定要慎重对待自己的生命,不要误诊了,毕竟还年轻,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不要轻易放弃,也辜负了那么多喜欢你的朋友。    苹果爱朋友,也不要没有原则地帮着朋友一顿乱骂,看问题还是客观冷静些好。建议你们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生命,看看病,朋友们多聚一聚,比整天骂街更有意义。
  • 讨论政治问题和带攻击性语言说脏话的....删贴也不是没有可能....
  • 这是最后一条,今天结止。同学们记住了,这是我今天最后一条,你们要继续。我不能说的太多。我听说过拉风女人,我不想做拉风男人。所以今天我结束了。“主子”你真BIU!!!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