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8-13

    老白钻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xiaojingzi-logs/47041025.html

    老白是蛋蛋的一辆屡行屡坏、屡坏屡修、屡修屡行的破吉普,最善于干的事情就是以各种匪夷所思的方法把我们撂在路上,比如离合器踏板断裂、一轴断裂、轱辘掉了等等。但是蛋蛋非常袒护这辆车,因为是他亲手攒的,他把每次事故都看作是意外情况。其实我们都知道,每次出行老白必坏,只是不知道会坏在哪里。

     

    这次去坝上骑马,我们正斗志昂扬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象着回城吃宵夜的美妙情景,突然只听到一声钢板撕裂的声音,车在山谷里的羊肠小道上嘎然而止,我跳下来车一看,右前轮平躺在路边,静静的,就好像在那里已经躺了一千年。

     

    坏车之后,鸡鸡少最善于做的事情就是把破罐破摔的革命精神发扬光大,他立刻往车里一躺,直接准备在深山里过夜了。我不行,我是个白领,多莫可怜的破白领,周一还要开一堆会呢,于是我开始窜上跳下的用小宇宙呼唤神的出现,蛋蛋则冷静的走了一公里路到附近的村子去寻找救援。

     

    大概在二十五公里以外的百草镇有个修车铺,修车师傅说,他们大概二十分钟赶到,结果两个小时之后,天全部黑了,漫天的繁星铺满苍穹,我和鸡鸡少还各看到一颗流星划过天际,速度快得我来不及许愿,还有一个身上背着狍子的老猎人和一个农户牵着一头隔半个小时就哀号一次的驴经过,就是不见修车师傅的身影。

     

    两个半小时之后,车外气温降到五度,蛋蛋和鸡鸡少只能穿着短袖和短裤在车外修车自救,我在车里继续用小宇宙呼唤神的出现,顺便睡着了。这个时候,天边突然出现了一辆闪着车灯的小面包,三个修车师傅如神兵天降般的降临了。修车师傅是个可爱的小碎嘴,手底下活儿很利索,蛋蛋一直在控诉自己的遭遇,他听了之后对蛋蛋说:“不要慌,慌什么。”然后转头对另外一个修车师傅说:“他慌了。”

     

    一个小时后,车修好了,我们都很高兴,并且要求修车师傅开着小面包走在前面,把我们带出大山,这个要求太明智了,因为我们一共走了两个小时才出去,途中老白成功的又坏了一次。修车师傅的小面包,就好像是七龙珠里面龟仙人的那辆小面包,充满了安全感。

     

    和修车师傅道别之后,毫无悬念的,我们又迷路了,早上七点钟才到北京城里,回到温暖的家。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看来只能利用开会时间睡觉了……
  • 作为一个周末同去坝上、同样骑马(并且成功摔下来)的北京小白领too,我想也许我们在马场见过。不过幸运的是,周日的下午我们翻山越岭的没有坏车的,小规模堵车的情况下就回来了。那时候我在李家老三的院子里看到一个姑娘。像你。
  • 突然想起“大黄蜂”......
  • 生活真是充满乐趣!
  • 喜欢你的风格!
  • 生活的乐趣就在于不知道即将上演怎么样的风景....
  •    老白不走了,那个什么少是那样,你是那样,蛋同学是那样,生活句需要一个多元化的组合,才丰富多彩哈
  • 腐朽得高贵!
  • 那你可要好好休息
  • 老白还真不靠谱……
  • 有时旅行的乐趣就在于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哈!
  • 难得这么靠前!!
  • 喜欢你,留个脚印
  • 我也有些遭遇
  • 抢到地板也不错啊难得靠前喜欢小精子哈哈
  • 马扎也是座!
  • 写得有趣 让我哈哈大笑  哈 郁闷的事让你这么一写 反倒妙趣横生!
  • 好位置
  • Is it the So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