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天到外地出差了一天,由于离北京很近所以坐动车。我很喜欢坐动车,又快速又安全,咣当咣当的非常适合睡觉。

    到了地方之后打车去酒店,司机看上去就不太实在,由内而外的不实在,明明一转弯花六块钱就可以到的酒店,他走了二十多分钟,选择了一条又绕又堵的路。当然,上车的时候我是不知道的,所以当他的车子水箱开锅不得不停下来的时候,我还小同情了他一下。后来到了酒店,碰到其他同事才知道线路明明顺得很。虽然很生气,但是算了,下车的时候看到他水箱里的水至少有100度了,这就是多行不义必遭天遣的后果。

    中午和大家一起挤在KFC吃午饭,看到坐在对面的小朋友对工作充满热情地脸,我突然想起了小的时候。

    刚毕业那会儿又爱出差又爱加班,觉得自己每天加班到深夜然后出差一出就是俩仨月,人生可精彩了。记得那会儿和朋友一起畅想未来,我未来的一大愿望就是:“有一份好工作!”后来我迅速检讨了自己的狭隘,既然是畅想未来,那当然应该是每天睡到自然醒银子多得花不完了,我竟然都只能畅想到有一份好工作,真是被公司洗了脑了。

    工作了这些年,热情还是有,但是已经承担不了每天加班到凌晨的工作量了,而且也不喜欢出差,不喜欢开会。虽然我很善于说话,但是如果一天要说七个多小时,我下班后会变成一个很沉默的人。不过回想起以前繁忙的生活,还是有很多感悟,还是有很多回忆,还是有很多挥之不去的脸。很多人在项目结束后再也没有见过,但是我时常会想起他们,以及和他们在一起时候的点点滴滴。

    记得很久以前加完班的一个夜晚,大概凌晨四点钟,我回家后给妈妈留了一张条子在桌上,写着:“明天早上九点叫我起床。”然后就带着一脑子的合并报表昏昏沉沉地睡去。一觉醒来,妈妈坐在床边看着我,时钟已经指向早上十一点。我一下子从床上蹿起来,大声地说:“您怎么不叫我起床啊!”妈妈捋了捋我蜡黄方片儿脸上的头发,说了一句和起床完全没关系的话:“咱不干了吧。”这件事情我大概说了很多次,因为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从此之后我不会再向父母抱怨我的辛苦,因为什么辛苦也抵不上他们因为关心我所承受的辛苦。

    有时觉得累了,我会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而大哭一场,情绪沮丧得自己都觉得吃惊。哭是我调节自己抑郁情绪的良方,痛哭过之后心情会敞亮很多。可是冷静下来,我时常都在想,有朝一日,当我真的发了大财不需要一份工作了(想想都开心!),我是不是会变得很空虚,是不是会特别想念自己工作的那段日子,是不是会特别想念在办公室里鬼鬼祟祟传播八卦的那种快感?

    答案估计是肯定的,所以在还没有找到发大财出路的今天,我决定匍匐前进。

  • 那天晚上去奥总家吃了他的“玉皇大帝炒饭”,很不错,竟然剩了一点点!奥总一共炒出来四份,因为吃饭的人里还有蛋蛋和千千。我眼巴巴端着盘子等着分炒饭,结果奥总说:“你那份在厨房,你自己去拿。”我一看,原来特地给我留了个大碗!

    饭后,奥总还特地给我和蛋蛋一人一个提拉米苏,这是奥总最珍惜、最喜爱的小点心,以及一人一片奥总最爱吃的珍藏版果汁牛肉干。

    我很识相的,拎了两盒寿司及一兜橘子去的,奥总尝了一口寿司,非常严肃地对我说:“我认为寿司的味道把我炒饭的味道给盖了。”我立刻回答:“那我先吃炒饭!”奥总赞许地冲我点点头。

    吃饭前,我发现茶几上有两小碗栗子,很开心,和蛋蛋一起把栗子全都默默地吃掉了。吃完炒饭我起身给自己倒水,发现奥总眼神直直地望向茶几,慢慢站起。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完蛋!吃栗子的事情被发现了!于是我立刻主动承认错误:“栗子是我吃得,但是蛋蛋吃得比我多!”结果奥总没说话,而是一个箭步蹿到千千脚下,捡起地上的一粒米饭对千千说:“这个是你掉的吧?!”……

    周二中午,一毛老师请我和豆豆在东方广场的小南国吃蟹宴,点了我最爱吃的蟹粉和蟹腿炒芦笋。豆豆怀孕了不能吃,一毛老师在减肥吃不多,几乎所有的蟹都被我给吃了!吃得肚子极涨,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都不饿。因为和我们吃饭,所以导致一毛老师之后开会迟到了一个小时……他平时非常守时(我的接触仅仅限于饭局,所以也有可能只是饭局守时),我相信这次迟到对他打击很大,因为他已经三天没有请我们吃过饭了!

    现在晚上如果不加班,我就会在家里看《死神》,一部里面有超多帅哥可以和《圣斗士》相媲美的动画片。很久以前我就想看来着,但是一直没腾出空,现在看到一百多集了。这里要特别感谢我的同事大宛儿(虽然叫大宛儿但其实很秀气),她听说我在看《死神》之后,提醒我到六十多集男主角一护从尸魂界救出露琪亚之后的四十多集都非常难看,最好不要看,节省了我很多时间。

    我现在最喜欢里面的十番队队长冬狮郎,这个银色头发的小学生实在太酷了~看片子还学了很多日文,比如,“十番队队长”的发音就是“十番dei dei长!”“了解”的发音就是“了Gai!”“不可能!”就是“8磕能!”分明就是外地口音莫。

    昨晚竟然加班到凌晨五点,今天继续,好久没有这样过了啊。

  •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要搬到东方广场住三个月。

    我对此特别期待,因为下楼之后就是星巴克,隔壁就是我工作的写字楼,于是每天早上8:30,我虽然仍旧怀着怨恨起床,但是起床后我会想到我比其他的同事还是起晚了,一种自豪感会油然而生。起床后,我下楼买杯咖啡,再也不用争分夺秒地抢出租车,而是悲伤而优雅地慢慢踱到E3写字楼,上六楼,打开房门坐下,9:00整。一切都趋于完美!

    由于我太期待了,所以上周一我对蛋蛋说:“去买几个箱子,要打包了。”上周二我对蛋蛋说:“去买几个箱子,要打包了。”……上周五我对蛋蛋说:“去买几个箱子,要打包了!!!!!”……蛋蛋的回复终于不再是:“急啥啊,我两个小时就打好了。”于是我周六一早(下午一点多吧),高兴地开始看蛋蛋打包。

    对于声称自己“两个小时就能打好”的蛋蛋同学,在收拾书架的时候,一扭身,很英勇地把腰扭了,从此只要稍微用点力气就开始龇牙咧嘴。不顶用的东西!于是我不能再磕着瓜子厌气的坐在沙发上看笑话了,一跃而起开始干活。要收拾的东西实在实在太多了,达到了惊人的程度,用了十五个超级大的搬家箱子,还有三十多个袋子以及一些零散物品。我还一件家具都没有拿走呢!光光是些细软!

    家里最后一个被搬走的是猫啾,它边嚎叫着:“天下大乱啦!!”边躲进了窗帘后面。搬家公司的人在我家里折腾了三个小时,都没发现它的存在。被我从窗帘后面揪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土,脏透了。猫啾伤感地看着空空的房间,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

    小奥在东方广场里住了很久了,他完全热爱这里,那天我们吃饭聊天,他对我和豆豆公说:“我每天晚上11点还可以穿着拖鞋去楼下的电影院看场电影!不用担心打不到车、不用担心回家太晚,你想象不到这种美好!”豆豆公听完无比羡慕地问:“挖赛,真好,是你直接刷公寓的卡就能进电影院吗?”……看来大家对“美好”的定义深度都不一样,奥总虽然可以穿着拖鞋看电影,那也是穿着拖鞋买票看的……

    刚刚奥总给我打了电话,热情洋溢地邀请我去他家吃晚饭,他说,他要做玉皇大帝炒饭给我吃!我刚开始婉转地告诉他,我晚饭吃很多的,可能他的炒饭不够,但是奥总说,他可以放十几个鸡蛋进去~既然奥总这么热情,我决定还是同意了,先下去吃十个包子,然后就准备去奥总家啦~

  • 冷静,保持冷静……

    我前天写好了一篇博客,用word存在电脑里,然后我就高兴地去各种玩了,我觉得我那篇博客写得很好,打算昨天发的。然后,昨天上午,我就高兴地托秘书把电脑送去IT升级系统了……今天想起来,赶紧去查了一下,我果然神机妙算啊!新写的博客不见了!

    好吧,智者的一生……总是要经历很多劫难的……

    因此现在的我,仰着头,在使劲想自己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是脑子里一如既往一片空白,看来只能新写一篇了。我心里真是特别恨,特别特别恨。

    这几天,大家上班的情绪好像都不高,估计受到了马上要新年的影响吧,我也是。我一直在向大家宣传各种发大财的理念,因为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有些同事们本来还在享受着快乐的打工生活,现在好了,都像我一样苦恼了。

    马文一直在问我很多问题,他在msn上叫做“王胖胖”,明明自己瘦得像相片一样,却起了这么个名字,看到我就很想打他。可惜啊,他已经不是我的同事了,现在想要欺辱他并不太容易,不过我不会气馁的。他马上要进录音棚去录圣诞歌曲,这是公司安排的,他问我应该唱什么歌,并且给了我几首歌进行选择,我看了一下他选出来的歌,无一例外,全部惨兮兮。中心思想都是“你为什么不爱我”以及“你爱我为什么要走”之类的,我就跟他说:“圣诞歌曲,你当然要唱欢快一点的了!”结果他还是选了一首“你为什么不来听我的演唱会”之类的。

    我的同事小小周,长着一张“开兰博基尼”的脸。这是王大仙儿的原话。王大仙儿还是算准了一些事情的,所以我们对他越来越尊敬了。既然他说小小周是“开兰博基尼”的脸,那么小小周就真的有可能在未来开上兰博基尼哟。我端详着小小周,心里想:这张脸有什么特别呢?除了比我的还大以外?

    每天中午吃饭,大家都要进行小组讨论。讨论的议题很多,当然都是八卦。我很珍惜每一次的讨论时间,每次都投入到积极的讨论中去,无论议题是不是我熟悉的。有一次同事们讨论“蜗居”,我也积极参与了,详细分析了剧情以及对各个人物进行了细致而理智的评价。但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我一眼蜗居都没有看过,我所有信息都是自己旁敲侧击听来的,然后汇总变成了自己的观点。多好的干咨询的人才啊!

    外面天黑了,我也该下班了,最近状态不错!继续加油!

     

     

  • 我爱哭电影 - [看这看那]

    2009-12-07

    大概没人能够像我一样,在家看《飞屋环游记》的时候大哭了半个小时,最后因为快哭断气了,所以没能看完故事的全部。

     

    上次大哭是因为在家里看《李米的猜想》,和蛋蛋一起看的,看到结尾处我嚎啕着拉着蛋蛋的手断续地说:“你……千万……不要去……贩毒……”……上上次大哭是在电影院里看《金刚》,为此我还和王三表他们争执了一番,因为他们那些老男人完全不理解为什么看只猩猩都会哭出来。

     

    至今不敢看《萤火虫的坟墓》,因此这部动画成为了所有宫崎俊动画里我唯一没有看过、以后也坚决不看的片子。

     

    我觉得真奇怪,电影当然是让人看着开心的,干吗搞得那么惨兮兮呢。中午和同事们吃饭的时候说起《飞屋环游记》,她们没看过,问我为什么会哭,我话未出口泪先流。其实主要的原因是我看过和菜头写的一篇评论,说那个老头其实后面带着屋子旅行的事情都是他的幻想,他根本没能去他梦想中的大峡谷,而是遗憾地死去了。于是影片的开头半个小时我越想越伤心,根本没法看下去。

     

    上周一晚上去看了《花木兰》,同期上映的是《豚鼠特工队》,我很想看后者,如果看《豚鼠特工队》我都能哭出来的,那我真的要成仙了。但是蛋蛋想看花木兰,于是我们买了八点多的票。(没看过的请闭眼,有剧透!)

     

    费小虎一出来,我就知道他早晚是一死。我看过太多电影了,对他们那些催泪的手法耳熟能详,既然花木兰死不了,她的相好儿理论上也死不了,那肯定就是费小虎死。于是我一直哀伤地看着他。中间文泰假死的那段我也一看就知道是假死,因为文泰这种重量级人物如果要死,怎样也是要拉着花木兰的手叨逼半个小时之后再挂掉。死得这么快,其中必有诈!尽管我思路很清晰,但当时还是情不自禁地哭了。

     

    隔壁看电影的男生一直很好奇地看我,他大概没有见过我这么爱哭的人。我眼神的余光看到他在看我,自己也很不好意思,但是没有办法,我只能吸溜着鼻子不卑不亢地望向屏幕。

     

    周末去看了《豚鼠特工队》,现在影片扎堆儿大上映,我简直都不知道该哭哪一部好了。接下来要去看《第九区》,其余的打算一律在家买碟看。还有什么好电影推荐吗?

  • 为什么叫愉快的周末后面还加个“续”呢?因为周末经常是愉快的,要一直续下去。

     

    周末本来要去亲戚家的,但临时被放了鸽子,我就临时决定去滑雪。其实我也可以临时决定去加班的,但是我永久性地抵制加班,所以还是选择了滑雪。今天见了一个客户,我很喜欢她,思路清晰表达准确。她们领导说,加班是四种无能的表现:1.大领导无能导致人员编制欠缺,2.大领导无能导致分工无序,3.小领导无能导致指令无序,4.员工无能导致工作做不完。我真诚地对她说:“你们领导说得太好了,我要去传播。”虽然大多数人作为员工不能去对123点说三道四,但总归,加班不是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

    然后我就去滑雪了。

     

    最近北京有点太暖和,滑雪场估计跟游泳池一样,所以我纠集了一毛夫妇和文老师去万龙滑雪。本来还有和菜头的,我们多期望能够看着他球儿一样的从山坡上滚下,可是他识别出了我们的险恶用心,佯装去出差,放了我的鸽子。

     

    开了四个小时的车,来到了阔别一年的万龙滑雪场。我对万龙滑雪场感情很深,我的第一次滑雪就是在这里的中级道。这里有看官问了:“你第一次滑雪为什么不去初级道呢?”因为万龙没有初级道!!万龙有大概十条高级道,两条中级道(它叫做初级道但实际相当于其他雪场的中级道),这根本就是一个给滑雪高手设计的训练场,所以每年都有日本队和韩国队到这里来训练。

     

    但是万龙有一点很好,有一个小酒店,非常暖和并且设施齐全。我最喜欢它的银龙套房,可以住六个人,公用一个小客厅和一个小厨房。晚上不滑雪了,大家可以在客厅里打麻将以及喝酒聊天。

     

    同去的猫同学非常可心儿的带了一瓶洋酒及各种小食,可以让我们在零下十度的室外及零上二十五度的酒店里喝着Whisky探讨人生。这就让滑雪以外的时间也不那么枯燥了。酒店的二楼有酒吧,Whisky很快被喝完,于是一瓶瓶的啤酒被买上来,我光着脚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和大家一边看电视一边聊天一边喝酒。

     

    今年的第一次滑雪,刚开始让我很沮丧。我作为一名老选手,学滑雪已经第四个年头了,基本功最扎实,进度最缓慢。滑单板要先学“推板儿”,四年“推板儿”下来,蛋蛋形容我的推板儿技术已经炉火纯青到了“骇人”的地步。我可以在万龙的黑道上英姿飒爽地跟着所有的高手们一起冲下来,只不过人家用的是换刃,我用的是推板儿……

     

    所以,我今天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把换刃练会!练习的过程是充满血泪的,不是因为我摔跤很多,而是我迎来送往了太多初学者都学会了换刃,但我还在原地踏步,苦练我已经很精通的推板儿技术。这次我在万龙的酷龙道上横下了一条心,这种状态必须有所改变了!!练习了几次,被蛋蛋教导了良久,在坡度比较缓的地方,我终于能够连续换刃了!蛋蛋说,我在万龙是这种程度,那在南山的中级道是肯定可以换刃的!这是我这次滑雪最大的收获。

     

    很久没有锻炼过身体,这次滑雪之后浑身酸疼。虽然胳膊和腿都是疼的,但是内心却充满了进步的喜悦~~

  • 感谢这张照片的作者,我太喜欢这团肉了。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杀气。

  • 大舅的70岁 - [亲朋好友]

    2009-11-08

    我大舅和我爸都是属兔的,今年都七十了。他们性格上有些不一样,我爸爸很低调很沉静,而我大舅则由于人生阅历的关系很豪放。因此我爸爸和我们一起很温馨地度过了他的七十大寿,我大舅则大摆宴席,像过春节一样。

     

    我很喜欢我的大舅,他身上有种非常凛然的气场,宏大却不盛气凌人。而在我所认识的超过五十岁的人里,他是最最与时俱进的,和年轻人一样的思想以及和年轻人一样的心态。在和他的谈话中,你能感觉到时间带给他的睿智,但是感觉不到时间悠然流逝的老迈。在我姥姥和姥爷过世之后,大舅成了家里最大的长辈,每年春节、中秋之类的,都要组织大家进行各种团聚。

     

    他和家里的年轻人混得最好,带着我们一起玩,而我们也很喜欢和他一起玩。

     

    凡是这样的人,必然会经过一些蹉跎的岁月。我大舅知道我喜欢写字,所以发给我了一些自己写的文章,里面是他自己纪录的人生经历。怎样离开了北京,怎样又回到了北京,怎样经过了一段艰难的时代,怎样从事业中脱颖而出。其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描写姥姥家的那棵大榕树,看着看着我就哭了。大舅让我帮他改改他写的东西,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改,因为文章里是一个七十岁人的人生纪录,我没有走过这七十岁,怎么改得好呢。

     

    大舅原本来是在北京的,但是同僚出了事情,大检查也涉及到了他,有人举报说,他收了别人一枚金戒指,查来查去,发现什么也没有。那个时候我小,但是已经知道了他的泰然。后来大舅去了别的城市,离北京很近,小而舒服。他非常满意这个选择,在那个城市里悠然自得的安顿下来,做好自己的事情。

     

    大舅最满意的就是他的事业,而且一直教育我们小一辈要努力奋斗。我一直在努力而且在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会向大舅请教。当然,我姐完全没有听他的话,虽然我姐几乎是这个家里我大舅最为忠实的粉丝。

     

    在今天的七十大寿会场上,我迟到了,我姐一直在焦急地等我,她从来没有这么期盼我。因为给大舅买寿桃每个人要摊100块钱,我姐替我先把钱给垫上了,她今天最大的愿望其实并不是我大舅能过一个完美的生日,而是希望我能把那100块钱赶紧还给她。表姐(大舅的女儿)给大舅挑了一块非常古朴的江诗单顿作为生日礼物(和我姐形成极大反差),他很喜欢,我也觉得那块表非常适合他,老而弥坚,永远经典而不过季。

     

    小外甥通通坐到我的旁边,拿着三个气球,对我说:“佳佳姨,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啊,我都想回家了。”我对他说:“因为堵车啊,那你再陪我呆一会儿呗。”然后我就很慈祥地看着他,通通也很仔细地观察我。良久,通通突然面露恐惧地对我说:“你是佳佳姨吗?!”他好像永远记不住我的长相,上一次管我叫“阿尔法老师”。

     

    蛋蛋也去参加了我舅的七十大寿,被我家的表哥表姐表妹一通狂灌。我姐为了能让蛋蛋多喝两杯因此自己率先喝了两杯,之后就不省人事了。这种完全损人而不利己的精神,实在太值得我们学习了。

     

    现在,我暖暖地坐在家里喝着茶写着博客,猫啾在我旁边呼呼地睡着大觉。不知道我七十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像大舅一样对自己的人生非常满意?像我爸爸一样有着一颗沉静而随意的心?还是有着无数的遗憾不知道从何弥补?想到这里,猫啾突然醒了,它眯着眼睛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嘴角挂着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