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睡不着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06-07

    我今天凌晨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

    梦到我和一个女同事(碍于当事人的面子,就不说是谁了)同乘一部电梯,电梯里灯光昏暗,女同事的头发和以往很不一样,是长而且卷的,但是我仍旧能认出来那个是我的女同事,脸长得一样。该女同事 很阴森的抱着一大摞工作底稿站在电梯角落里,梦里我和她说了句什么,她阴阴的回答了一句:“是吗,你真的以为我是人吗?”梦里的我立刻意识到她是一个鬼,然后我立刻从梦中惊醒,想起女同事的样子还呼呼的出冷汗。

    于是今天,我五点就起床了……由于起床后百无聊赖,所以七点就来上班了……

    昨晚看了一集《和霍金一起探索宇宙之外星人》,坚定了我认为爱因斯坦绝对是个外星人的观点。在这部片子里,霍金讲述了宇宙的大体结构、我们想象中外星人的样貌与生存环境。我把这些都深深记在了脑海里,因为我一直认为霍金也是外星人附体的,所以他说外星人长什么样子,应该其实就是什么样子!

    原来在1977年,俄罗斯就曾经收到过来自外星的无线电信号,被天文学家分析后,发现是个词:“WOW!”来自200光年以外。后来再也没能找到这个信号,于是大家分析是随机发送的,而且由于是200光年外,所以其实是1777年发出的。而我们虽然据说声情并茂的回复了一大段给人家,但是理论上讲人家收到也是200年后了,就是2177年。真可惜我活不到那天了。

    这件事其实仔细想想总觉得漏洞百出,不知道天文学家怎么分析出人家发了个“WOW”的,而且这么费劲巴拉发出来的信号,还不说把自己来自哪里、想要干吗说清楚,竟然只发了个WOW。也许两百年后,我们又收到了另外一个信号,天文学家分析之后发现是另外一个词:KAO。……这样两个词就接上轨了。

    看完外星人之后,我很后悔没有去当“火星500”的志愿者。只 后悔了十秒,我就开始觉得当“火星500”志愿者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在假太空舱里生活500天,憋闷是其次,最重要是从第一天起就知道自己从来没离开过地球,并且据说模拟太空舱做不出失重效果。太郁闷了。

  •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05-27

    1

    周二发现没有带手机,于是打电话给蛋蛋:“你,帮我把手机拿上哦,如果顺路的话,最好帮我送到公司来。”蛋蛋满口答应。下午五点钟,蛋蛋说要到东方广场办事儿,让我半小时后到楼下星巴克取手机。说句实话,一天没手机用还是很焦躁的。五点半我下楼,蛋蛋正在悠哉游哉地喝咖啡,看到我之后一摸兜儿,随即脸色一变,佯装镇定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拨。我好奇地看着他问:“我的手机给我呗?”蛋蛋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对我说:“本来在兜里,现在不见了,我可能落在出租车上了。”然后,我的手机就出现了不在服务区的情况。。。

    2

    我的某个大猫儿在气急败坏的时候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I don’t give it a shit!(我连坨shit都不给他!)”从胸腔中发出浑厚的嗓音,掷地有声。我很羡慕,觉得这句话可有范儿了。于是当某天我也被人气坏了的时候,我也大声地怒吼:“You give me a shit!(你给我一坨shit吧!)”吼毕发现,吼反了……自取其辱……

    3

    早上约了大猫儿们九点半开会,其中有一位大猫儿,最讨厌人迟到。我八点就自信满满的出门了,结果门口掉头花了半个小时,因为有两辆白痴车撞到了一起。掉头之后长安街堵车,我走通惠河北路过去。越怕迟到越迟到,一恍惚,发现错过了出口。这下子麻烦了,东南二环大堵车,我如果选择下个出口出再进行各种复杂的掉头活动的话,意味我十点都可能到不了公司。我立刻想到了大猫儿手里高悬的剑,迅速权衡了一下利弊,毅然在高架桥上掉了个头,逆行从入口(那段路很长)插了出去……我突然意识到,为了工作,我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 慨叹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05-14

    马上周五下班了!!!

    冷静,千万表大意失荆州

  • 我今天非常灰头土脸,因为早上起床晚了没有洗头!!太可怕了。。。但越是这样越会碰到熟人或者看博客认出我的人,还好我脸皮厚,不在乎。

    王大宛儿从西班牙回来了,多么感人的好姑娘啊,她给我带了一只包!话说王大宛儿长得非常清秀可人,虽然王大宛儿这个名字起得不太好,显得人高马大的,但其实本人很秀外慧中,至今待嫁闺中。我一直盼着她回来,她的归来是我整个五月唯一值得庆贺的事情了。而我其实非常担心她会空手而归,告诉我我要的那几只包的款式在西班牙都没有,那我就真的悲剧了。在焦急与兴奋地期盼中,王大宛儿带着包回来了。

    中午和王大宛儿及鼻涕胡吃饭,我慷慨激昂地讲述了我最近的悲惨境遇,正在我激动地挥着手要拍桌子的功夫,突然有个人拍了我一下,回头一看,是另外一个部门的同事,她对我说:“就听见你说话了。”我心里立马一凛,人家已经飘走,我望着人家的背影抻着脖子赶紧问:“你都听见啥了?!”人家米有理我。出门的时候,鼻涕胡问我:“你新家的照片什么时候给我们看看啊。”我慷慨激昂地回答:“什么时候来我家吃饭!我那个厨艺精进的啊!”结果晚上就看到有人留言说:“小V,我今天在东方广场遇见你了,你们一行三人刚从大食代出来,有一个好像是菜花吧!她说:“你怎么不把你们家装修的照片拍下来?”你答:“等到我家去吃饭,我现在的厨艺啊!”然后我往后扫了一眼厨艺很高的人,就看到了你!”唉,那个问问题的人不是菜花,是鼻涕胡,今后在公共场合还真的不能随便吹牛……

     本来这个周末想去宁波的,好久没吃宁波的饭,很想念。。。我记得宁波的炒田螺、咸呛蟹及各种螃蟹都很好吃。为了吃螃蟹,我喝了很久一段时间的红茶,目的是暖胃。那天在福州出差,我说我想在福州买点红茶,因为是暖胃的,结果小朋友完全不给面子的说:“啊?暖胃啊!我觉得听起来好老哦,好象只有老人才暖胃哦!”我听后很尴尬,只能老而弥坚地想:等你到我这把年纪就知道了,哼哼。

    大雁晚上在MSN上和我聊天,说他想建一栋属于自己养老的石库门,但是他完全不晓得石库门是什么,只想着要有三个大大的天井。他说,他的童年是在天井里度过的,这让我想起了……井底之蛙。。。。。

  • 我这几天一直在不停的出差,折腾一天到了酒店后都凌晨一两点了,连续几天凌晨三点睡觉,脸色越发差。但精神却一如既往的好,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

    前几天在武汉,因为各种原因住到了客户附近的如家快捷酒店。我本来不是娇气的人,一直觉得如家也能凑合,但是这家如家真是够差,深夜里总能听到似乎有人在门外走来走去还试图塞东西进来,并且夜里十一点有人打电话过来,我一说话对方就挂掉。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门缝下面一地的卖淫小广告。话说大猫儿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作为公司合伙人的她可谓能屈能伸了,住在君悦的时候总是各种不满,嫌灯暗、嫌床软、嫌门外吵,结果这次住如家,她倒是悠哉游哉觉得很无所谓。

    如家的床也不行,粉红色小花的被子,总感觉是无数人睡过后没洗的,所以干脆和衣躺下。本来躺下的时候就是凌晨三点,床一不舒服,睡着的时候已经四点了。所以从武汉到福州之后,虽然也是凌晨两点才到酒店,但一躺在柔软的床上立刻觉得好舒服,马上深度睡眠,一晚上没做梦。

    五一的时候大雁来北京,住在珀丽酒店,离我家比较近,走过来也就二十多分钟。本来我推荐了丽都的,我告诉过他珀丽据说闹鬼。结果他记错了,记成了丽都闹鬼,所以特地住在了珀丽。那就不怨我了,我也没有再提醒他,因为我实在想知道珀丽到底闹鬼不闹。 似乎所有北京人都知道珀丽闹鬼的事情,但我身边的人谁也没有真正经历过。我认为大雁需要替我们去探寻一下事情的真相,一起来寻找答案。

    于是,大雁如我愿以偿住进了珀丽,我带着他去check in,一看门牌号码:1325,在十三层,赞。我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默默和菜花,菜花回复:“不闹鬼都可惜了。”我第二天一早就去问大雁:“有没有什么异常啊?”这时候不长脑子的蛋蛋在旁边很大声地说:“大雁!你怎么住那家酒店啊?!那家酒店闹鬼很有名的!”大雁听到之后佯装镇定了一会儿,下午一再问我:“我还是换家酒店吧。”但是我抱着一颗巨大的私心一直在劝导他:“那多麻烦,没事的,我进去了大堂,完全没有敏到鬼,根本是骗人的。”

    第三天早上,大雁很早就被外面的服务员吵醒,他开门之后观察了该服务员一会儿,发现她就是敲门之后里面没人就把门打开看一下,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于是大雁怒气冲冲地对该服务员说:“你一大早这么吵干什么?!你明知道你们酒店闹鬼还一大早在这里吵!”服务员诚惶诚恐的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后来大雁对我说:“鬼总归不会敲门的咯。”我回答:“那可不一定。”

    第四天退房,大雁站在前台对前台服务员说:“你们酒店闹鬼啊?”服务员说了一句非常让人匪夷所思的话:“您住那层应该没事。”……想象无限蔓延ING。。。

  • 老颓寄给我了一本他的新书《过得去》。扉页上写着“佳川我兄批评”,我在想,这天底下,是不是只有蛋蛋把我当女的……

    在我看来,这是一本很文艺的书。大家对文艺的定义不同,凡是我觉得很精心侍弄的文字,就都是文艺的。可能在老颓看来,写出这么一本文艺的书就如同平时说话一样,但是对于我,肯定写不出这么精致的文章来。这里的每一句话,感觉都是看过无数本书之后才可以写出来的,像我这种天天只热衷于阅读时尚杂志的人,真是望其项背。也是啊,老颓以前是出书的(应该是编辑吧,我一律归为‘出书的’),看过的书不计其数,所以在《过得去》里,特地把他和他的那些作者们,单独辟出了一个章节。

    说起来,我也许曾经有机会挤进他和他的那些作者们的行列,在我的博客最红火的时候,也是博客出书最红火的时候,总是有人来和我谈出版的事情,我去咨询老颓,他很善良地对我说:“小精子,如果你出书,你去告诉出版社,我愿意做你的责任编辑。”这句话也许是他无心说着玩儿的,但对于我,我认为这是莫大的荣耀。老颓就犹如出版界高山上那颗遥不可及的星星,但是,他却愿意当我的责任编辑也!很可惜,最终没人给我出书,而我也完全不好意思打着“老颓愿意做我的责任编辑”这杆金灿灿的大旗招摇撞骗,所以至今,我还是一个草根博客,没能迈入‘作者’行列。在这里,强烈提醒一下平客同学的重视,you know what I mean。。。

    老颓众望所归生活得很好,我这个做兄弟的也算很放心。。。

    说到生活得好不好这件事,我觉得自己应该检讨,我希望自己能多听多看多感悟,而不是单纯混迹在周围这个自信而富足的小圈子里。在微博上,我有了感悟:“以前的我像是蜗牛,生活在自己壳子里小富即安自得其乐,可是微博和其他人把我生生从壳子里拽了出来,我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好可怕。”但是我反对那些认为自己穷所以极端仇富的人,因为我认为大多数人对于富人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他们甚至认为有房子的人就叫做富人,这是不对的。这些人最多最多算中产,他们是很勤劳的,他们当中多数人靠的是自己的努力来赚取的第一桶金,比如我周围的这些人。

    于是我和别人在微博上有了争论,我反对均贫富,因为均贫富就是以前的大锅饭,会导致所有人都过不上好日子,而仇富的心理本身就是一种认输,这种心理最终会导致人生的失败,因为我从来笃信只有怀揣着乐观与积极信念的人才可能取得成功,而不是那些生活中充满了抱怨与抱怨与抱怨的人,这些人最终生活只剩下抱怨,一无所获。

    但是我也在反思,这也许是我身处还不错的境地所想的,我应该像一毛老师一样,急天下之所急,我缺少一种与人互相理解的精神。人哪,就是这样,从来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来”并且会为这个问题终日探索,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基本上也要入土了。所以不如沏上一杯普洱茶,点上一炉水沉香,在春日的暖阳里,抱着还在闹情绪的猫啾一起看看这本《过得去》。

    日子,过得去就行了;回忆,回不去也罢。

  • 最近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03-24

    最近还是干了很多事情的,但都是没劲的事情,所以打算分享一些心得。

    搬家搬了两个星期,搬家真是一件苦差事,把东西打包起来然后再拿出来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打包了十三个箱子,到后来我想整箱整箱的扔掉。尤其是我的衣服,五箱衣服里大约有四箱半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很多衣服与我是多年来的第一次重逢。搬家的时候是请了搬家公司的,但是收拾就要自己收拾,听说有些比较好的搬家公司,例如Santa Fei(是这么拼么)之类的,收费虽然贵,但不仅可以帮你整理装箱,还可以按照你的要求搬到新处放到该放的位置。

    家里基本整理得差不多了,为了能够在宽敞的厨房里悠闲地吃个早餐,我挣扎着每天都要早起十五分钟。客厅里摆了桂花,满屋都是喷香的。莱太花卉对面几家饰品店都在打折,基本是打四折,强烈建议喜欢异域风情饰品的同学们过去看看,我买了一个油木雕刻的很沉的小胖象,大约有一米高,据说是湿婆大神的形象,感觉跟它非常有缘,很喜欢摸它圆圆的小胖肚子。

    最近因为比较忙,所以睡得少,每天起床脸色都蜡黄,天天都要敷面膜。我的皮肤其实是很不好滴,但是这不妨碍我推荐一些护肤品给大家。我属于底子薄基础差,年轻时候青春痘满脸开花,现在留了很多毒痘大坑,但是我仍旧坚持不懈地在护肤这条路不断尝试与奋斗着,就像我姐一样。

    上次在国际机场买了一些Origin,听说也要进中国了,这个品牌胜在便宜。有一款“Drink up”的补水面膜我觉得非常好,用完之后脸上湿湿的很舒服,一大管才100多块钱。

    然后在淘宝上被人推荐了两款Afu的面膜:

    参华新生提纯面膜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0db2-cdfdbf9e79455d19a1eccd3e2d1823ea.htm

    玫瑰鲜花焕颜面膜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0db2-ff14d852a534813438cb73cd44008087.htm

    这两天我轮着用了几次,觉得对脸确实有提亮和美白的效果,似乎前面一款的效果更好,用完脸色非常好,嫩嫩的,还有收缩毛孔的作用。后面一款是花瓣的面膜,而我不喜欢用花瓣的面膜,觉得抹在脸上有些怪怪的,但这一款味道非常好闻,洗掉面膜后感觉人白了很多,是美白佳品。女生还是要白,尤其像我这种本来根本晒不出小麦色皮肤的。主要是前段时间去海边还是晒黑了,最近睡得又不好,非常需要晚间的面膜保养。而我发现,经常使用的面膜买便宜的就行,用多少都不心疼,并且由于用得勤所以效果很好,贵在坚持。还用了他家的阿芙玫瑰面部活肤精华,说句实话,补水效果很不错,第二天洗脸时觉得脸都还润润的,而且我的鼻翼两侧本来有油脂粒,用了一段时间好像没有了。但是这个外包装实在看着不像精华素,瓶子装得也太简朴了,刚开始我都没敢用……不过我姐说了,什么护肤品都没用,到最后还是得上“大拉皮儿”。

    最后再推荐Westin Store的天梦之床套装,床垫非常舒服,枕头、枕套、被子、被套、床裙都非常舒服,看着舒服也用得舒服,导致这几天我都是沾枕头就着,现在出差,完全睡不惯酒店的床,腰酸背痛。还有华贸三楼有一家家具店,叫做“Harbor House”,强烈推荐给喜欢美式风格家具但是又嫌“美克美家”又贵又花的同学。这家美式家具颜色肃静而且纯实木,我买了一个绝版的红色做旧的大柜子,送货的人很专业,很好很好。

    以上推荐纯属自愿都没收钱!!

    我要到周五才能回北京了,离我美丽的家那么远,离我傻乎乎的蛋蛋那么远,离已经在我妈家和其他猫打成一团的猫啾那么远,我好想念他们。

  • 因为春节和蛋蛋、默默、小贾、菜花初三出发一起去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沙巴),先在新加坡吃两天,然后去沙巴吃四天。知道有些看博客的同学们似乎很熟悉那边的饭馆,所以希望征集这俩地方的好饭馆,尤其是新加坡的大排档。请留下详细地地址及必点菜~~多谢多谢啦~

    小奥同学周四就出发去纽约度假了,不跟我们去四季如夏的南方。据说美国地区正在下大暴雪,唉~可怜的人,只能好自为之自求多福啦!另外,春节儿童之家征集志愿者,我帮忙做个广告:http://www.cwlc.org.cn/n1331c68.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