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晚上参加了宝洁彩妆品牌Maxfactor(蜜丝佛陀)的彩妆秀。

    老实说我之前都不知道Maxfactor的中文名字原来是蜜丝佛陀,偶尔在时尚杂志中看到蜜丝佛陀的产品介绍,还在想应该把这个品牌找来试试看。结果家里已经一大堆了。

    彩妆秀之前,默默非常慎重地询问了我的穿着,非常害怕我穿着上班的衣服就去了,特地告诉我要穿得怀神(fashion)一点儿,绝对不能穿着上班的套装去,但也不能太庄重,因为是妆容秀,不是服装秀。擦!真拿我们白领当时尚白痴了哪!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导致我对于穿什么出场非常纠结。 当默默告诉我还给我安排了第一排的座位,坐在嘉人杂志主编旁边的时候,我更加缺乏方向感了。

    蛋蛋是个很奇特的人。他平时在朋友面前总是以破T EE破短裤出场,只有我才了解他内心其实对于时尚是很有自己一套看法的,但时尚的衣服总是会束手束脚,不如破TEE和破短裤来的轻巧。他看到我踌躇的样子,直接扎进我的衣柜,挑出了一条黑裙子,以及一双我上班完全无法穿的马丁靴。

    他对自己的搭配百般满意,认为完全可以在时尚秀场内拔得头筹。

    作为一名审计师出身的白领,出于谨慎性的原则,我还是咨询了一下我在围脖上认识的时尚编辑们。编辑们认为,裙子配马丁靴果然比裙子配罗马高跟凉鞋更出彩。

    于是晚上,我闪亮登场了!哦对不起,这应该是一篇以Maxfactor彩妆秀为主要课题的博客,我又忍不住喧宾夺主了。

    Maxfactor推出了一款据说非常赞的睫毛膏,效果堪比假睫毛,是Maxfactor的彩妆女皇设计的,现场嘉宾每人领取了一支,还可以送给朋友一支。我在朋友栏里填写了我姐姐的名字,因为她很在乎这种小恩小惠,如果知道了我在这种关键时刻没想着她,该跟我急了。默默在秀场里完全顾不上我,快忙成章鱼保罗了,安排了嘉人的主编邓立照顾我,还好有她否则我尴尬死了。

    照片全在围脖上,我今天试用了Maxfactor送了一套彩妆,效果很不错。

  • 坐火车 - [路上旅行]

    2010-07-26

    周末坐动车组回北京,上车的站是经停站。

    上车后发现隔壁坐了个外国老太太,正在打电话,大意是说:“有人上车了,我大概要换个位子了。”听起来老太太买的应该是站票,美国人。她穿着一件碎花上衣,纯白色的头发,背部有点佝偻,从外表看大概得有六七十岁了。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不停地用铅笔写着什么,当列车报站的时候,她还会翻出一张貌似很复杂的英文版地图,把站名记录下来,一看就很有出远门的经验。

    上车后不久,列车员来查票了。当走到我身边的时候,老太太一脸严肃地继续看着一本Lisa See写的英文小说,貌似并不知道列车员的意图。作为一个稍许懂点英文的外企白领,我助人为乐的品质又爆发了,用英文提醒了一下老太太:“查票了。”在那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老太太脸上的愤怒一闪而过,似乎对于我会说英文这件事很不开心。。。

    随后,老太太拿出一张车票在我眼前一晃而过,我用我的精光爆射大圆眼凌厉地捕捉到,她手里那张票并不是本次车的车票。。。列车员似乎很怕和外国人交流,完全没看,手一挥就逃也似的离开了我们。我猜她也是靠着这种方法混上这趟车的。然后我和老太太彼此无话一直到下车。

    下车后,老太太拎着两个包健步如飞地蹿向了出租车排队的地方,矫健地插在我前面,当她发现正经出租车没有了的时候,立刻寻获了一个黑车司机,并继续用英文与黑车司机交流,而黑车司机的英文流利水平完全不输给我,我只能惭愧地站在一旁等着。后来价格没有谈拢,老太太在北京的烈日下大踏步走向远方。我真是怀疑,对中国国情如此了解的她是不是根本就是会说中文的,只是坚持不说而已。

    在火车上还有一件事给了我很大启发。

    前排有两个女人吵架,坐在后面位子的女人貌似刚一开始很占理,一直气愤地辱骂前面位子的女人,具体原因不详。前面位子的女人一言不发,后面位子的女人则越骂越生气。后来乘警过来协调,周围群众也对后面位子女人的话痨表示了不满。这让我想到,女人最生气就是骂人的时候拳头打在棉花上,所以今后遇到这种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坐在前面跟隔壁聊天,例如“哇,她还在骂也,真是好有力气”、“这句话刚刚骂过,她怎么也没点儿新鲜的”或者“越骂越不精彩了,我们完全可以开始睡觉了。”声音刚好大到后面能够听见,还要夹杂开心地笑声,不把骂人的人气吐了血才怪。

    周五的快乐男生我是在外地酒店看的,周六回到家先看了浙江卫视的什么“麦霸总动员”还是什么,一个女生唱歌老跑调了。蛋蛋过来看了一眼问:“不是快乐男生么,怎么是个女的?”我回答:“这是麦霸总动员。”后来看这个实在没意思,我把台转到青海卫视看花儿朵朵。某女生在唱歌,蛋蛋过来看了一眼说:“这个男的唱得不错,比刚才那个跑调的女的强。”我回答:“这是花儿朵朵,这是女生。”。。。。

  • 特别不文艺 - [看这看那]

    2010-07-19

    我买了两本村上春树的《1Q84》,假装文艺青年,因为文艺青年一定要有两本书:《1Q84》以及《独唱团》。两本我都有了,结果发现文艺青年们现在已经在追求《1Q84》的译本了,得林奕华译的才行,施小炜译的不带玩儿。真洋啊。而《独唱团》我则只看了韩寒本人写的那篇文章,就被蛋蛋抢走了,以他慢得惊人的阅读速度看完了整本之后对我说:“真好看啊,啧啧。”

    我总是被人误会为文艺青年,主要是因为我认识一帮者名的老男人,以前总是跟他们吃饭。后来真正的文艺女青年们或者当了这些老男人的妹妹、侄女,或者嫁给了这些老男人们。而像我这种伪文艺的,最多还只能算是个饭友儿,连饭局常委都算不上。

    我长这么大一本琼瑶的书都没有看过,张爱玲还是在去年爬四姑娘山的时候在成都宽巷子里烂着买了一本,觉得特别好看。所以我真是特别不文艺。

    这两天看《1Q84》,一口气读了两本,心中暗爽:“我终于也能读下来一本村上春树的小说了!”以前看卡夫卡或者挪威森林,怎么也读不下去。因为我特别烦看大段大段的内心独白或者景物、思想描写,一旦遇到这些就直接跳过,结果整本书不剩啥了。这次看《1Q84》,发现还不错也,情节渐入佳境,竟然也出现了连环女杀手的角色设计,而且题材复杂到我竟然要动脑子了。

    不知道村上老师什么时候能出第三本,我都等不及了哪。

  • 今天的天气真是太赞了,从我办公室望向窗外,什么也看不清,全是水气。我的办公室里有个湿度计,史无前例地显示“适度偏湿”。

    这种天气让我觉得,我完全可以懒散起来。

    最近北京的天气一直是这样的,很阴沉,却总也不下雨。偶尔飘几滴也是很含蓄地下小小一阵子。我以前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一点儿不痛快,但是现在很喜欢,凉快而且觉得温馨,感觉是给自己的懒散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的环境。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整个天都黑了,我很激动地在教室里望着窗外,有一种很奇怪的很“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我给我的玩具熊猫和娃娃们盖被子的时候也会有。是一种感觉自己蜷缩在一个小角落里的安全感。我后来回想那天的事情,觉得应该是日食,因为实在太黑了。但后来其他同学回忆说不是,只是乌云压顶,下了一场大雨。

    不知道乌云的理论基础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黑色的云呢?

    我又望向窗外,哇塞,感觉世界都凝固在一颗果冻里,一切更加雾蒙蒙,真是好喜欢啊。估计今天会下一场大雨,然后明天,就是讨厌的晴天了吧。

  • 最近没有好电影看,大雁一直在闹腾着看新版《红楼梦》并且说知识分子都看过《红楼梦》的原著,当他知道我对红楼梦的了解有限时,暴怒了一阵,说以后交朋友要慎重了,得先进行红楼梦知识问答活动。但问题是,我爸妈肯定算知识分子,但是肯定没看过《红楼梦》原著,而我姐么,连女文青都算不上,但她可是看《红楼梦》看了不下十几遍。于是我突然间意识到,大雁和我姐,似乎性格上挺像的,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

    有朋友去见了个大师问命运,由于大师远在南方,所以该朋友把我的生辰八字给要走了,帮我也看了一下,据说我命里火很旺,但是缺水和金。于是大师告诉我的朋友,我最适合干两件事:1.泡澡和游泳;2.穿金戴银。所以今后,如果我不是穿金戴银花枝招展地出现在办公室里,就是在家里的浴缸里低调地泡澡ING。。。真是冰火两重天的人生啊。

    前两天和一位著名的老师吃饭,我对他说,当初你们校园民谣最早巡演的时候,我上高三,参加了学通社,还去看过。老师刚开始只是很稳健地“嗯嗯”两声,扒拉了两口饭之后突然抬头双目圆睁:“怎么可能!那是1994年!你怎么可能已经上高三了!”我特地甄别了一下,确实是“怎么已经上高三”而不是“怎么才上高三”,为此我心情靓丽了好几天。强烈推荐各种我已经推荐过的面膜和粉底!

    最近没有什么好电视,世界杯也不是天天有,何况我唯一坚定支持的阿根廷已经被淘汰了,所以晚上看美剧,隔三差五和蛋蛋在小区里跑跑步。猫啾由于是长毛猫,又不肯剪毛所以被热得够呛,每天半死不拉活的把自己平铺在地上。昨天晚上去看平客老师之前极力推荐的话剧,买票还颇费了我一些周折。

    我没有记清话剧的名字,反正就是走来走去,所以我在网上激烈地查询了一阵《向左走,向右走》,怎么也查不到。我发短信给非非:“怎么买不到《向左走向右走》的票啊。”非非回答:“是《向上走向下走》吧?”然后我就遁地了。

    这部话剧果然很好看,主演据说是一帮八零后。我最近看了很多话剧,太多话剧用当今的网络俏皮话当噱头了,看着看着就腻了。这部剧完全没有这类俗不可耐的噱头,每个人都在很认真地演戏,每个人的演技都非常好,而且也是很搞笑的剧,我就不说出笑点了,总之在演到某处的时候我都笑瘫了,因为灰常灰常意外的搞笑。

    收到了大雁寄来的《独唱团》。还欠一样快递,三表说好寄给我的变形虫TEE还没到。

  • GAME OVER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07-05

    我一直在纠结周六晚上看不看阿根廷对德国。我其实不想看,但是这场比赛的时间实在太完美了,刚好在吃完饭及甜品之后可以消遣的时间里,都找不到任何不看的理由。

    于是,晚上十点,我准时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打开了电视,五分钟之后,我把电视毅然决然地关上,拉着蛋蛋下楼遛弯。。。有时候我觉得,我支持哪个球队哪个球队输,这可能是我的问题,然后我又觉得,我这么想是不是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所以我打算在楼下溜达完上半场,再看看是否场上比分有所好转。

    我家的小区有很多个组团,不同的组团是不同国家的设计师设计,但是没有阿根廷组团。为了表示对阿根廷的祝福,我特地到西班牙组团下面溜达了一大圈,我老觉得西班牙跟阿根廷很像,所以替代一下好了。

    其中一个叫做德国组团,是德国设计师设计的,当我溜达到德国组团下面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尖叫声!我的心情沉到了谷底!因为不知道为啥,我当时脑子瓦特了,忽然觉得德国组团就是德国人住的组团,既然德国人在欢呼,那也就意味着我的阿根廷又完蛋了。后来我又心情沉重地溜达了几步忽然想起,不对啊,德国组团还是住的中国人,而且中国人支持阿根廷的多。

    想到此,我一下子不想遛弯了,大步流星往家走,打开电视一看,下半场刚开始,还是1:0,但这总归是个新的开始,我的根廷还有希望!

    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

  • 今天我休假,吼吼吼,吼吼吼。

    但是,我其实不是很愉快。每次世界杯的时候,为了能让自己有点儿参与感,我总要挑选一个球队支持。我嘛,你们知道的,什么热闹都爱凑。在遥远的罗伯特巴乔年代,我因为他忧郁的迷人蓝眼睛而支持了意大利队(我没记错吧?巴乔是意大利队的没错吧?),结果点球大战的时候,迷人蓝眼睛把球踢飞了,那一刻,我的心碎成八瓣儿了。

    这次的世界杯,我一直琢磨不好支持谁,虽然巴西据说很强大,但是我怎么那么不待见巴西队呢。我是个心理素质极差、好胜心极强的人,因此我必须选择一只强大的队伍支持,否则我会一直别扭着。所以当昨晚,解说说西班牙目前世界排名第一、大牌云集阵容强大、连胡十二场球、和瑞士的比赛从未输过、刚刚获得了欧冠之后,我释然了,西班牙是多么好的一只需要我来支持的球队啊,帅哥多、胜算大。

    结果哪?!结果哪?!结果哪?!!!!

    我千挑万选终于挑好了我支持的球队,丫第一场就给输了!!刚开始的时候,我美美地拿了一杯冰镇蜂蜜水,放好锅巴、话梅,胜券在握地专注地支持着西班牙,并且还很满意他们的控球率。结果事实证明,他们只喜欢控球不喜欢进球!虽然我是刚刚开始支持西班牙,但是我的心理暗示很强大,所以当瑞士踢进第一个球的时候,我的心又碎成八瓣儿了。

    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一只默默爱着的球队:阿根廷。只是根廷从来没有让我顺心过,所以我都不敢大肆宣扬自己的这种爱慕,因为我强大的心理暗示会让我感到我就是个阿根廷人,完全受不了他们输球的刺激。

    今早上围脖,看到有人说,其实足球就是游戏,每场球的输赢都是庄家订好的。那我又觉得有点点希望了,既然大家都看好巴西队,说不定巴西能爆出个冷门被淘汰呢,然后我的阿根廷逆流而上得个冠军,也不是不可能的。

  • 一卷三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06-11

    上周末发生了很让人觉得愉快的事情。

    我邀请了几个同事来家里打麻将,我做饭给她们吃。鼻涕胡负责带麻将,其余人负责打。由于有同事临时不能来或者来了也不能打(比如王大宛),我就又叫上了菜花和默默。默默的到来为我的成功周末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由于我要做饭,所以打到六点多大家都饿得不行了,我才慢吞吞的从桌子边站起来把自己的位子让给默默。那个时候我赢了二十块钱,这对我这个逢赌必输的散财童子而言是非常难得的,我很珍惜。于是我要求把二十块钱拿走。默默不同意,他申请继续用我的本钱打,输了算我的,赢了也算我的。当时我真的要去做饭了,因此没有过多纠缠。

    在我炒土豆的时候,得到桌子那边的噩耗,默默刚刚点了人家一炮,人家胡了个七小对。在我炒虎皮尖椒的时候,突然间又听到默默叫我,我很无奈地从厨房探出身子,以为他又点炮了,真是拿我的钱不当钱啊。谁想到默默这次是摸到了“混儿杠”!!“混儿杠”也!!杠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儿,更何况还是混儿的!我立刻拿着炒勺冲出厨房严肃地宣布了规则:混儿杠就不需要胡牌了,其他三家直接出钱。

    我麻将打得不行,但是规则可记得很牢,如果谁不信我,我立刻可以拿出一版2007年版的北京麻将规则出来,就在我的电脑里,白纸黑字清清楚楚。于是,吃饭之前,我成功地成为了唯一的赢家。饭后默默就去玩自己的IPAD了,我继续自己输,但怎么输也没有把默默刚刚替我赢的都输回去。

    说到IPAD,我一个同事在用,他给我看过,我觉得特别好,回家之后跟蛋蛋说:“IPAD特别好。”蛋蛋问:“怎么好?”我说:“天气预报都是带影像的!然后还能玩开汽车!”蛋蛋看着我说:“这就叫好啊?”我自己想了想,真是,这就叫好啊。昨天大猫儿跟我说:“IPAD特别好!”我内心冷笑一声问:“怎么好?”大猫儿回答:“玩植物大战僵尸很方便!”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