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上个礼拜周末去参加了护舒宝美美睡手绘睡衣活动。我之前画漫画完全是兴趣爱好,这下子要在大庭广众之下立刻马上作画,心里非常忐忑。

    在签名板上签名的时候,我突然狐疑了,这是给青海玉树希望小学的小孩子们画睡衣的活动也,我签名签个“小精子”,怎么觉得这么三俗呢。于是我签上了小V,但是又显得很单薄,于是只能在后面加上Vicky,变成小Vicky。。。真是很纠结。还是管我叫小V吧,现在反三俗呢,我很危险。

    来之前我就在思考绘画的图案,又要美丽又要好画才行。后来我突然想起我在围脖里转过一系列婴儿睡觉的图片,立刻做好打算,就画个婴儿睡觉+做梦,因为不是都说婴儿睡得最安稳吗?又符合护舒宝这次活动美美睡的主题,又好画。

    画前主办方给大家开会,介绍护舒宝这次要新推出的超长夜用卫生巾叫作甜睡400,穿上之后跟穿了纸尿裤一样,我很认真地听着,都听懂了。然后我看到胖兔子粥粥同学(男)也貌似很认真地听着,但是我怀疑他完全没有听懂。还有张小盒团队里面一个超级羞涩的男生,听到卫生巾三个字几乎要羞涩到桌子底下去了,不知道他看到我“小精子”的大名之后会不会喷鼻血而亡。

    真正上台画画的时候,我紧张透了,尤其当主持人念叨“博客名人小精子”的时候,我连头也不敢抬,是时候改个名字了!

    熊猫潘大吼的作者也去了,我就记住了潘大吼,忘记她叫什么了,竟然是个女生,长长的头发。我很羞涩地跟人家一聊天,发现竟然是我的师妹,就低一届。不同的是,人家学了审计之后毅然当了漫画家,而我学了审计之后毅然当了审计,我的人生真是一点儿跌宕起伏也没有,没劲透了。

    然后主持人给了我们25分钟画画,我觉得完全用不着,我五分钟就画完了,剩下的时间一直在左顾右盼,春晓画得非常慢,因为她画了一只猫在上面,然后要把整只猫的毛儿都画出来,当然慢了。我也画了一只正在睡觉的猫咪,但是是一只秃毛猫。后来蛋蛋看了我的作品之后说:“你这画的分明是我和猫啾啊!”哟嗬,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以下是活动经过。

  • 小小狼认亲 - [亲朋好友]

    2010-08-24

    老全养了一只哈士奇叫小狼,是个姑娘。有一段时间小狼貌似身体不舒服,天天爬在地上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老全,老全很着急,并且在围脖上请教大家这可能是什么问题。大家在衷心祝福小狼康复的同时非非回答说:“有可能是小狼怀孕了。”结果老全看到这条回复之后非常愤怒,长篇大论地驳斥了非非的说法,声明小狼绝对是个烈女,用满了一条围脖的一百四十个字。

    最后医生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老全真的变成了狼外公。

    四只小小狼横空出世的那天,大家纷纷要求认领,也同时集体困惑小小狼的爸爸究竟是谁。刚开始老全怀疑是邻居家的英卡,因为该英卡几次试图对小狼不轨,英卡的爸妈还很不好意思地要求领走一只小小狼。可是当小小狼生出来之后,怎么看也不像英卡了,10天就长得跟猫啾一样大,其中一只最晚出来的牙还没长全就开始咬人了。结合小狼的刚烈性格,老全认为,说不好小小狼的爸爸是只藏獒。

    俞扬认领了一只小小狼,老全经过反复推敲,同意了她的领养,因为她家里有大院子,还有游泳池,小小狼可以去过富贵的生活。其他人的领养要求,老全要一个个的核实,不靠谱的单身老男人不行、居无定所的人不行、看着心眼儿不好的人也不行。老全真的像狼外公一样,对这几只小小狼的未来非常在意。

    老全确实是个好人,他曾经有一次在二环上开车,看到主路上有一只一两个月大的小白猫,他嘎然停了车,把小白猫抱回了家,等于救了它一命。小狼看到小白猫很生气,也无法理解,老全只能半夜偷偷地区喂小白猫,被小狼发现了一次,差点儿没气背过去。后来老全家里来了一个修管线的小伙子,特别喜欢这只小白猫,就给领养走了。老全是这么跟我们说得:“我觉得修管线的小伙子心会比较细,没耐心的人谁能修管线啊,所以就把小白猫给了他。”后来老全还曾经给小伙子打过电话,问小白猫的近况,据说吃得很胖了。

    冲这件事,我就认为老全是个很靠谱的善良的人,尽管他的职业是个编剧,很不靠谱。

  • 我要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都怪我懒,一直没写。所以只能先做个广告了!

  • 蛋蛋认识张凯轶同学纯属偶然。

    凯轶其实和我一样在东方广场上班,不过他还在蛋蛋以前住的小区里开了一家川菜馆,凯轶的老婆是无比贤惠能干的四川妹子。有一次蛋蛋一个人去吃饭,点了三个人的份量,于是凯轶把他看成是VIP大客户,和他攀谈了起来,并且一直都有联系。后来凯轶在四惠铁路附近开了一家森林烧烤,我极爱吃那里的烤肉和凉面,去了好几次。

    凯轶绝对是个文艺青年,文艺到去老掌沟这种荒蛮野地也必须要拿着DV随时记录下自己的心路历程。有一次赶上老掌沟的天气很好,看着车外的美景,凯轶内心无比激动,拿着DV跳下车子冲着蓝天作拥抱状大喊:“大自然!我爱你!!!”这种事,真的只有很文艺的人才能做得出吧。

    后来凯轶有了儿子,取名舒克,我隐约还记得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舒克与贝塔》,他希望儿子像舒克一样自在开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凯轶的MSN名字改为“层层怀想蔓延开来”,我猜这个名字应该和他儿子有关吧。有次和他吃饭,他告诉我们 每天早上儿子起床之后他就会给儿子背诵一大段书,他还当时就“哐哐”的背了一段,好像是赵子云几进几出救阿斗的故事,那叫一 声情并茂,我都听呆了。

    我突然写凯轶,是因为他出人意料地在上周五的“天天向上”栏目出现了,不是他一个人,而是和他一起的“演演戏”剧社成员们。

    凯轶和几个朋友一起组了一个剧社,叫“演演戏”,我看了他们剧社的两部话剧:《到现在还没想好》以及《七年之痒》。前一部是飞鱼秀喻舟的姐姐喻江作的编剧,我当时和一群人一起看的,大家都觉得很好。后一部是他们自己原创的,前不久刚刚在某个小剧场里演过一次。我真是超级羡慕凯轶,为什么同样是在写字楼里上班的,人家怎么就能有时间去演话剧呢。凯轶找过我几次,让我出演在话剧中的一些小角色,我真是心痒痒很想去,但因为每天下午四点就要开始大排,公司不会允许的,就与这些机会失之交臂。

    我大学时就很爱演话剧,一直有个话剧登台的梦想,所以我很理解凯轶对于话剧的热爱。之前那么多次演出,都是剧社自己排练、租场地然后让亲戚朋友来看。努力工作然后把钱花在自己的梦想上,比那些通常努力工作却没有梦想的人要幸福很多。

    九月是“演演戏”话剧社的非职业剧社演出季,九月八号到九月十九号《桃花盛开》以及《七年知痒》轮番登陆解放军歌剧院,我让凯轶把卖票的链接发给我,我说要在博客上贴出来,他竟然不肯,他说这样的一篇博客就不真诚了就像广告了。只有文艺的人才会说出这种话吧。但是无论怎样,我希望看到这篇博客的人可以去关注“演演戏”剧社,可以去关注他们的话剧,这是一群有梦想的年轻人,为了话剧走到一起,

    昨天晚上,我和蛋蛋列了我们想要达到的十个梦想,小到去一趟西藏,大到开着帆船环游世界,我把这十个梦想端正地写在一个小本子里,作为对未来生活的期望。现在我恐怕要再加一个梦想上去了:演一部自己喜欢的话剧。

  • 《瑞丽伊人风尚》杂志最近举办了一个“寻找榜样OL”的评选活动。可以通过这个来展现你们的美丽www.rayli.com.cn/mag/OL2010

    OL,就是Office Lady,职业妇女,我这样的人。作为一个老白领,我多符合OL的标准啊,在写字楼里工作、穿套装、需要严格遵循行业职业操守。要在十年以前,我一定义无反顾参加评比了,因为以前的我特别喜欢参加各种评比,这次看到这个活动,我心如止水,还是把荣誉让给她们年轻人吧。。。

    这么多年OL的生活走下来,我其实有很多感悟,干得越久越发现,自己不是一个当家庭妇女的料子。我并不是一个工作狂,每当繁忙的工作如山般而至的时候,我内心的悲痛也会如洪水般倾泻而来,边工作心中边怨恨:为什么我就不能做个家庭妇女,每天没有压力的买菜做饭呢?不是我一个人这么想,我有很多同事也这么想,但是理智的我很清楚,这种想法只是在重压下的一种冲动,即便压力再大、工作再多,我其实也从没想过赋闲在家。

    有时候我很自豪自己是个专业女性,因为我的工作非常需要知识和经验的积累。在写字楼里上班,夏天不热冬天不冷,周围有许多可爱的同事,一起吃饭、一起八卦、一起工作,遇到不懂的问题可以钻研创造,自己开发工作流程和工作框架,这是一份有创造力的工作,一旦难关被攻破,心情立刻大靓。如果不是有时候工作压力太大,生活是很美好的。

    我唯一有些不爽的,就是上班必须穿朴素的套装。我以前在博客里也说过,OL根本不可能像电影版《杜拉拉升职记》里描述的一样,每天穿着鲜艳的小礼服裙上班,跟走秀似的。这不是真正的OL的生活。大部分OL的服装主色是黑白灰,偶尔衣服上带些亮色就会被人刮目相看。我常常因为服装不合格被老板批评,但即便如此,心情不好时我仍旧会穿嫩绿或者艳红色的衬衫上班。

    无论加班多晚或者在外出差,一定要做足皮肤上的功课,护肤水、面霜、晚霜、精华素、眼霜、面膜一样也不能少。我就很后悔年轻时候不懂事,一加班到凌晨就倒头睡不洗脸,绝对后患无穷。那个时候的我很邋遢,早上起来闭着眼睛穿衣服,上衣裤子哪儿哪儿都不搭。后来被香港同事影响,发现她们虽然也很晚睡觉,但第二天永远精致地出现在你面前,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道、头发齐整、优雅漂亮,和自己的邋遢完全是两个境界。于是开始检讨自己的生活仪态,慢慢也开始悟出OL应该越活越美丽的境界。

    前几天在围脖上,我放了一张高跟鞋的照片,说人总是慢慢长大的,我直到三十岁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很多人留言问我:“高跟鞋和你所要的生活有什么关联?”我回答:“这双高跟鞋,造型漂亮优雅,虽然有犀利的高跟,却落地很稳,亦如生活。”

  • 我的爱好很广泛,除了喜好奚落人以外,还喜欢看各种无聊的剧集,包括港剧、日剧、美剧、日系漫画等等。王大宛儿同学也喜欢看各种剧集,并且她生平有个梦想,就是投身漫画事业,而她看过完整版的《宫心计》,我的《宫心计》看到第21集,貌似还有三集就全剧终了。于是今天我们有如下对话:

     

    我:“宫心计太没劲了,我完全无聊才看的,2324集竟然下载不下来。”

    大宛儿:“哦,后面也没什么,金铃疯了。”

    我:“哦?”

    大宛儿:“啊?你不知道啊?三好出宫了,和高显扬在一起。”

    我:“那倒不意外,我猜到了。”

    大宛儿:“嗯。高显扬失忆了。”

    我:“啊?”

    大宛儿:“是啊,三好后来拉着和他生的孩子见到他了。”

    我:“啥?!他俩生孩子了?!”

    大宛儿:“啊?你不知道啊?你看到三好当皇帝妃子那段儿了吗?”

    我:“啥?!没有啊!”

    大宛儿:你连那里都没看到啊!

    我:“那马大将军呢?”(我深深后悔问了这句话)

    大宛儿:“和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出宫了。”

    我:“啥?!他不是个太监么!”

    大宛儿:“哦,你说布吉祥啊!他死了!”

    我:我不是说布吉祥。。。。

    大宛儿:“哦!马大将军死了,我刚说的那个是万将军。”

    我:………………

     

    SO。。。我觉得我前面二十一集都白看了,原来后面两集承载了这么多的故事情节,而王大宛儿这个剧透狂人,在短短的三分钟里已经讲完了宫心计全剧终。。。

  • 虽然我还坚持在看《宫心计》,但这部剧除了起了个好名字以外,从第八九集开始越来越让人不能够集中精神了。

    里面的角色比我还能说话,所有的作奸犯科都是用嘴说出来的,下到宫女太监上到皇上妃嫔普遍没什么脑子,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而且奇了怪了,每个人虽然平素说闲话都一套一套的,但当场就能解释清楚的误会在当场必没人解释,或者是要解释却怎么也张不开口,表情好似在憋一条大便。

    本来后宫应该是尔虞我诈的地方,但各位宫女妃嫔由于酷爱说话,心里有点什么小伎俩都得在第一时间得意的告知他人,都连王爷假装痴呆躲过追杀这么大件事,王爷都可以随随便便跟一个宫女儿掏心窝子。用蛋蛋的话说:“丫跟一个宫女儿说得着这个吗?!”

    大段大段的对白有时候我听着觉得好累啊,因为对白被赋予了太多意义,所有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作奸犯科以及真相大白,都是凭着各个人的一张嘴哇啦哇啦说出来的。还不如放俩说书的在里面直接讲故事呢。最老气是审判徐妈妈那段儿,众人假装死鬼骗供词儿,这个桥段在包青天、杨家将里被用了不知道多少回了,竟然还在宫心计里出现,我以为自己穿越回十九世纪了。

    唯一可圈可点的就是服饰还算尚可,貌似华丽丽,可以勉强当个时装剧来看。

  • 宫心计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08-04

    很多人提醒我不要天天呆在家里变黄脸婆,我非常虚心地接受了群众的意见,立刻给自己争取到了参加蜜丝佛陀彩妆秀和李宁时尚品牌活动的机会。在没有活动参加的日子里,我在家看《宫心计》。

    传说中的这个TVB大戏真是起了个好名字,这个名字看上去就感觉是尔虞我诈得死去活来的一部片子,结果我看了六集,发现里面的人都傻乎乎的,只要两个人说到点儿秘密,一定有第三个人躲在窗户根儿下面偷偷听到了。这样的桥段反复出现十好几遍了。不过里面没有太多委屈纠结的情节,看着比较爽快,心里不堵。我就是看上了这一点,所以每天晚上都坚持看两集。

    这几天晚上凉快,我恢复了在楼下跑步。

    在小区的院子里种了很多树,蛋蛋一直在纠结这些都是什么树。终于有一天,他发现树上系了一张小卡片,在风中飘来荡去。蛋蛋踮着脚尖就着月光使劲看啊看,就是看不清卡片上的字。于是他跳上小台子,一把抓住了风中飘荡的小卡片。我站在台子下等待着他的解说,结果他一言不发的从台子上跳下来,闷闷地走了,我跟在后面不断追问:“写什么啦写什么啦?”蛋蛋郁闷地回答:“已喷农药,请勿靠近。”……

    这个段子我在围脖里也写了,但是那区区140个字没能让我把蛋蛋那种不靠普的风情写出来,所以这里又写了一遍。

    今天北京下了雨,雨后的北京终于爽利点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