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个很友善的人对大雁说:“唉,我上网,也就是看看小精子的博客,可是她也不怎么写了……”让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同学们,11月月底了,12月马上就要来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要像雪球一样滚在如雪片般掉落的party里!

    我很喜欢冬天的来临,因为夏天好像完全没有什么节可以过,五一小黄金周也被取消了,除了生日聚会之外,毫无亮点。一旦进入十月,事情就会变得不同,国庆黄金周、万圣节、感恩节、圣诞节、新年、春节接踵而至,简直让人无心工作!我虽然是个中国人,理应只过中国传统节日,但人总是要没乐找乐的,所以我很奇怪那些看不起万圣节、圣诞节的人们,您们的生活得多枯燥哇?!

    所以,这个周三我会闪亮出席宝洁在国贸三期的晚宴彩妆秀,周末我准备在家组织感恩节大餐活动,由大厨猫猫同学负责烤鸡、披萨和奶酪蛋糕的制作,我自己熬罗宋汤。周日是一毛老师家的暖房爬梯,自从那个不能说的名字的人获了一个不能说名字的奖之后,一毛老师也被限制出境了,这正好让他踏踏实实在家准备爬梯。然后下周一是大仙同学的新书发布会,据说有很多老熟男人会参加,还有酒喝。

    再往后就是一波接着一波无比精彩的各种活动。我们将以慷慨激昂的欢乐姿态跳跃入必将充满惊喜的2011年!

  • 我的家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11-18

    最近的博客流行“我的~”系列哟。写一点温暖的东西吧。

    我有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小家是在二零零四年,老天保佑在房价还可以接受的时候我就买了自己的小房子。那间小房子朝西,不是南北通透的,毛坯房,但是整体构造还规整,有两室一厅,客厅被分隔成了看电视的区域和餐厅,有一个单独的小厨房和一个卫生间。

    挑上这个房子完全没有经历很长很纠结的过程,我被租房子的中介给骗了一万块钱,又被租户以各种理由赶出来,导致我那段时间非常奔波。我现在的经验是,哪怕只有二十平米,也应该有自己的小房,那种踏实感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于是我去了售楼处,刚好在十五层有一套房子还没有卖,我连实际的房型都没看,就看了一眼那栋楼的模型(房子的模型可以像抽屉一样从楼里抽出来),立刻交了订金和首付。

    整个装修的过程都是我爸妈在操心,因为我工作太忙了,还要常常出差。我当时的积蓄很微薄,只够出个首付和一部分装修,爸妈借给我十万块,让我买了家具并且装修了厨房。家具、窗帘、电器也是我妈负责挑的,她挑好之后告诉我,我再最终拍板决定,因为这毕竟是我自己的小房子。最终住进去的时候,我对房子非常满意,几乎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会在这里度过了。

    房间的墙面是淡黄色,全部的灯也都是黄光,因为我不喜欢白炽灯那种煞白的颜色,黄光能让人觉得更加温暖。沙发是棕色的皮沙发,旁边放了植物以及白色的宜家柜子,客厅里最贵就是那台42寸的等离子电视,买的时候一万七,后来迅速降价到几千块。书房里有木色的书柜和书桌,在落地窗的地方还放了一个白色的猫爬架,平时是猫啾栖息的地方。现在想想觉得那个小房子很舒服,我在里面也会觉得很安全。

    后来换了大房子,我仍旧喜欢黄色的墙纸和白门。现在住的家是我和蛋蛋精心布置过的(主要是他,我本身没有什么思路),风水和朝向超级好。所谓风水,其实就是有没有硬伤(例如窗户正对烟囱或者大楼角)以及自己住进去之后是否舒服。房间主旋律是黑色橡木的家具、黄色的墙纸、蜂蜜色的法式地板。厨房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有白色的岛,和乳白色的橱柜。每天坐在白色沙发上听音乐看书是非常美好的时光。

    猫啾的猫爬架在书房里,一个红色老式书柜的旁边,仍旧可以晒到温暖的太阳,作为同样怀旧的巨蟹猫,不知道它是否也和我们一样,时常会想起以前的那个小房子?

  • 我跟很多在身边的东西都很亲,除了猫啾、蛋蛋、付地啾(我的车)以外,我的每台电脑也都有名字。

    公司里发的电脑都是黑的,它们被统称为大黑,因为公司的电脑总会换来换去,因此我跟大黑们没有太深的感情。倒是我家里有很多台我一时冲动也好、深思熟虑也好自己买的电脑,都承载着我除了工作以外的其他业余爱好事项,比如下载美剧、上淘宝、写博客、保存照片等等。

    我的第一台自己用的笔记本电脑是Dell的,Dell在我手里绝对是活生生的硬广告,用了五六年从来没有出过任何毛病,并且在蛋蛋也开始用它之后,它要干的活儿就比伺候我一个人多得多了,连蓝屏都没有过,非常值得称道。这台小Dell是某年圣诞节某人送给我的圣诞礼物,也是迄今为止我得到的最昂贵的圣诞礼物,那年月哪台电脑不得上万啊。

    唉,不知道为啥,让我想起了那青葱般的岁月~想起了我当初每天写一篇千字博客的光荣历史……

    但是性能款外形都不够炫,所以我陆陆续续迷上了各种花花的上网本。有外观是女孩子漫画的、有Vivien Tam限量外形版的,8过遗憾地是,上网本实在性能太差,连写博客都有一定困难,非常适合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到外面喝咖啡的时候使用。然后,IPAD杀入重围进入我的视线,毫不犹豫一举拿下,替代所有美丽的上网本,成为装B之佳品。再然后,蛋蛋悲痛的宣布,我的小Dell已经被我们用绝了,虽然还是没坏,但里里外外已经装得满满当当。

    于是我又请了一台Dell进来,最新的Inspiron 13Z,黑色钢面非常酷,与年纪很大的小白(我那台小白dell)相得益彰,放在一起我简直觉得小钢就是回来迎娶小白的(Sorry,我一直都有妄想症)。小钢的键盘很好用,目前速度很快,终于可以挽救被工作重担压得喘不过来气的小白了,它们之间会不会爆出火花?会不会发现小钢原来是小白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姐弟(因为都是Dell出来的,所以很难说是不是某个环节出自一个工人之手)?我们且听下回分解……

  • 最近总是不能及时写博客,因为太忙了。今天晚上八点钟还要开会,趁着开会前写出一篇来,说说我的书。

    我出书的过程是很艰辛的,从博客刚红那时候开始,就有人跟我谈出书的事情,可是谈着谈着,他们就都消失入了茫茫人海,不见了,我很伤心。主要原因不怪别人,怪我。我对于出书这件事一直不上心,而我不是那种运气特好的人,自己不上心的话,就没人给我上心了,于是书一再难产。况且我在博客里就一直宣传吃喝玩乐,虽然和和谐社会保持了高度一致,但没有主旋律,大家不看好。

    后来,非非同学,头顶带着巨大的光环出现了。

    非非认为,我应该把自己工作的故事写出来。让很多人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人是没有家庭背景、没有天赋、没有过硬八字的三无人员,却能够通过脚踏实地的努力让自己过得还不错,而在如今竞争激烈的社会里,其实大部分人是没办法一步登天的,只能踏踏实实自己去努力、奋斗、快乐而积极的生活着。

    工作是我在博客里很少提及的部分,因为很多事情不太方便说。但是为了这本书,我还是重头回忆了自己从安达信开始到现在的工作历程,写出了很多小故事。只是想讲一讲,每个人的背后,可能都有一大堆的辛酸,只是在于你怎么去面对。出版社的排版出来之后,我又重新读了关于工作的文章,觉得还需要再修改,因此出版日期也许还会再拖一阵子。

    我的责任编辑是小于,很酷的一个女-----人。连遭遇了在围脖上露了一下背影被人看成是男人这种事情,她都没有伤心,这样的人,必成大器。

    我脚着,这应该是一本很温暖的书,让人看了高兴、舒服、充满力量,我希望它能伴着咖啡的热香在冬日的暖阳里带去一些圣诞节来临的欢快。它离喷着墨香出来的日子不远了,里面那些和朋友的欢快记忆,以及对过去的温情想念,是我留给自己、朋友、你们最好的礼物,也是我送给父母最好的礼物。所以我要求小于一定要在第一页用大大的字写出“送给我最爱的父母”,说不出的爱就写下来,让他们看到。

  •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是个很好的周末,我忍住了没吃大闸蟹,并且还喝到了鱼眼咖啡。不够特别美好的是,周一就出差了。

    我最喜欢周六,早上可以睡懒觉,夜晚也不会因为第二天要上班而绝望。一般周六下午都要睡到两三点,但这个周六我十二点多就起床了,因为天气太好了,我躺在床上,阳光直晒到我的脸,晚上睡觉前又没抹防晒霜,于是我思前想后完全睡不着,就起床了。先趁着暖和抓住猫啾给它洗了澡。它原本的洗澡计划是订在暖气来了之后,不过既然屋子里温度这么高,不如就洗了算了。猫啾很不开心,大声吼叫着。

    然后我梳洗打扮,穿了美美地衣服出门喝咖啡。我特别喜欢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喝咖啡,坐在outside,的伞底下(注意我的停顿),和朋友们讨论八卦,太开心了。那天蛋蛋破天荒出门开会了,我就单独约了书凝一起,她是我在澳洲的朋友,我今后再去澳洲玩就全靠她了,因为她知道各种悉尼吃喝玩乐的地方。她最大的爱好就是喝咖啡,从早喝到晚。不过最震的其实是她妈,她妈最不喜欢书凝叫她“妈”,也不喜欢我们叫她“阿姨”,她在北京其实有个响当当的绰号(就不提了),所以我们都叫她……“妹姐”……很纠结的称呼的说。

    书凝最喜欢三里屯Village,那里现在也是很多人都最喜欢的地方。我带她去了鱼眼咖啡,一家我总听说却从来没机会去的咖啡馆。每次去都赶上采访、拍摄、暂时关门什么的。不过这次成功,店家问我是不是小精子,还送了一杯卡布奇诺给我。我对咖啡从来没有什么品味,所以不方便评价好坏(各位,我对于自己的推荐其实很负责,尽管有很多让我帮忙推荐的朋友,但我坚持只推荐他们的产品中,我认为确实好的部分。),我让书凝喝了那杯卡布奇诺,她的评价是:“真的不错,因为中国奶源的问题,国内的很多卡布奇诺打不出真正好口感的奶沫,但这家的奶沫很不错。”

    说到推荐,我还要推荐Maxfactor的睫毛膏,很粗一大支的那个,两头有点细,中间很粗。但是这支睫毛膏我之前没有推荐的原因是我觉得它的膏太稀了,涂上之后我辛苦夹弯的睫毛都直了。但后来我发现,这支睫毛膏在拆封后需要放一段时间(一两个星期?),之后再用,效果非常赞,属于越放越好型。不仅可以很好定型,并且加密加粗。

    喝完咖啡之后就去了鼎泰丰,因为妹姐有鼎泰丰的卡,可以随便吃,我们赶紧点了蟹粉小笼和小笼以及狮子头等,愉快地大吃了一通。万圣节我们没有特别过,因为有人不在北京,要求我们到时候一起进行“万圣节后Party”,于是我们就很低调地过了这个万圣节,而准备在之后的某一天出其不意地万圣一下……

    然后,我就出差了。

  • 秋冬季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10-28

    秋冬季来了,我开始认真思考我应该在办公室里穿什么。

    夏季在办公室里的衣服其实比较好搭配,实在不爱穿正装就拎件连衣裙配个西服上衣,办公室里放双工作鞋,到了公司再换上。下班的时候把西服上衣一脱,夹脚拖鞋替换工作鞋,随意逛街或者约人吃饭都合适。

    冬天就不行了,因为没有百搭的连衣裙穿。冬天的办公室很暖和,而外面则很寒冷,很多人穿着棉裤挤地铁,到了公司之后呼呼出大汗,这点很要不得。我有个同事非常逗,竟然穿着滑雪裤上班,滑雪裤一般都很花,粉粉的一大坨,走在路上当个路人甲都挺让人侧目的。当然,她到了公司就把滑雪裤换下来了,否则老板看到会直接勒令回家换装。

    这就是OL的苦啊,冰火两重天的生活。

    我一般采用的方法是:忍。。。。好在不总是在路上走着,我会在正装外面裹一件厚厚的大衣,戴上大围脖,尽量闯过最寒冷的户外阶段,到了公司就把厚大衣脱掉,里面是适合办公室温度的衣服。

    秋冬季最百搭的OL装我觉得是高领紧身毛衣,白色、灰色、藏蓝、黑色都可以,质地一定要好,羊毛或者羊绒。可不是那种松松垮垮的毛衣,是紧身的,穿在西服里,又暖和又好看,下面搭配西装裤、铅笔裙都好看,热得时候可以把西服外套脱掉,里面曲线毕露又不失优雅,啧啧,如果长头发再把头发盘起来,就更加赞了。

    我不喜欢穿正装裙配靴子,看起来不伦不类,而且靴子其实很容易暴露腿部弱点,也很难挑到又低调又好看的样式和颜色。因此即便是冬天,我还是用裙子搭配高跟船鞋,所以有双不厚但暖和的天鹅绒长筒袜至关重要。我在日本买过一双,质量真是好好,又很暖和。不过还是不建议冬天长期穿裙子,毕竟会冻到膝盖。

    每次精神不振就会看时装片,时装片里经常会有令人惊艳的榜样OL,其衣着堪称经典。前几天看《穿Prada的女魔头》,觉得里面的穿着其实也完全可以在写字楼里穿,只是会因为版型太好或者颜色不是黑白灰而遭人侧目。不过如果我能有所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选安娜海瑟薇在电影中的那些各种裙子、大衣和高跟鞋填满我一个普通OL的衣柜。

    冬天来了我还是比较高兴地,因为各种尘封了半年的美丽大衣终于可以出柜了。。。瑞丽杂志经过一年多寻找的“榜样OL”们走上颁奖盛典穿的会是什么呢?真是等不及1125日就想知道。。。

  • 我最近思考了很多事,其实。

    首先是关于这张脸的。我有个好朋友从澳洲回来,老公是澳洲的整形外科医生,告诉我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她们澳洲人的很多胸都是做出来的!”这位先生在悉尼的诊所,有专供明星出入的小后门,据说某澳洲著名女明星的胸是他老师的手笔。不过现在老师年纪大了,看不得那么多胸了,他终于成长起来。

    我咨询了人家很多问题,得出的结论基本是,光靠面霜是挽救不了一张脸的,再贵的面霜也不行,必须使用更尖端的科技,例如注射Botox和玻尿酸。而国外的明星使用的是……我靠,那个词我忘记了,大概是自身细胞生长之类的。自体皮肤移植的技术基本不用(就是所谓的把屁股上的皮撕下来贴脸上,我就不明白,脸上的皮都不能要了的人,您丫屁股上的皮能好到哪里去啊?)。

    我和澳洲医生夫妇愉快地吃了一场大闸蟹,他们在家做东请客。响当当的大闸蟹,六两一只我吃了八只。第二天跟一位严肃地佛学爱好者吴同学吹起这件事,人家很严肃地对我说:“大闸蟹会报复你的。”啊?我惊了,于是告诉他,每次蒸都不是我蒸,大闸蟹看不到我,是不是就不知道是我吃了它们?吴同学说:“不是的,你和大闸蟹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它总有一天能够找到你。”而且,我悲哀地知道,我只有一种方法可以摆脱大闸蟹的报复,就是在它报复我之前……成佛……

    我觉着,成佛这个事情,似乎不大靠谱了,因此我只能少吃几只大闸蟹……

    回公司之后和大宛儿谈起,大宛儿说,有一天她欢快地吃海底捞,涮各种活虾吃。旁边一个学佛的同事看着锅对她们说:“你们知道这叫什么么?”大宛儿很幼稚地回答:“火锅啊!”该同事严肃地说:“不对,这是血池地狱啊,那些鱼虾在惨叫,只是你们听不到而已。”我彻底被惊着了的说……

    我和大宛儿两个人都很胆小,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春暖花开之时组织去一趟九华山,不为自己祈福,只为自己吃过的鱼虾螃蟹祈福,真心希望它们能早登极乐、心宽体胖……

  • 哎呀哎呀,我还在写拉萨那点事儿,我自己都着急了,但是还没有写完呢。在拉萨的中途去了一趟纳木错,海拔四千多米的一个湖。

    说纳木错是湖其实都不贴切,我觉得简直就是海,还有海浪拍打沙滩的画面,让人恍惚忘记这是在高原。但纳木错的气候条件有点恶劣,大风、很冷,于是我出现了高原反应。别人都去爬山照相的时候,我坐在屋里休息,一只小燕子突然飞了进来,落在屋里房顶上的电线上。刚开始我很替它担心,担心它是误飞进来的。后来发现它很安稳地在电线上睡着了,我就猜它应该每天晚上都到藏民的屋子里去睡觉吧。

    纳木错的那一晚很难受,外面不停地听到狗叫,叫了一个整晚,由于高反导致的头疼也疼了整晚。晚上吃饭,上的菜看上去都很可疑,黑糊糊一大片。和我们同车的几个广东人吃得非常欢。一个叫小明的男生(真的叫小明),中途出去,拎了一个蛋糕回来(天知道他怎么在纳木错变出的蛋糕!),对另外一个叫奶茶的女生说:“明天是你生日,但明天就没有那么多人了,所以今天预祝你生日快乐。”

    全场鼓掌。大家都很震惊小明这么有心,因为小明和奶茶应该就是来西藏才认识的。我微笑着看着这一切,得出了“我老了”的结论。

    第二天一早,本来大家纷纷说去看日出的,结果下了小雪。我打开门的一刹那,屋里的小燕子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冲向了外面的茫茫雪空。瞬间谣言四起“大雪封山一个礼拜”“方便面到时候100快钱一碗”“能烧的桌子椅子都给烧了”等等,让所有人非常惶恐,四处找司机要求立刻出发离开。我连被热茶都没喝上,就被拱上了车。

    回来的一路颇为艰辛,不过司机很有经验,唱着歌就把车开回来了。我们也和同车的广东朋友告了别,不知道小明和奶茶会否有下文。

    之后就发生了诡异地事情。

    去木如寺买藏纸佛经时,我看到门口有一只黑色的小猫,在拉肚子,看样子快不行了。我心里很难受,进寺就给这只小猫祈福,希望它能好起来。出门的时候发现小猫挣扎着走了两步去喝酸奶,心里稍许宽慰。结果我走出木如寺到小昭寺的路上,突然肚子痛得不行,一步也走不了,在地上蹲了一会儿就暴走回了酒店上厕所,这一上……就是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期间还疑似发烧了一阵子。

    回来和一位同事说起这件事,精通各种佛法蛊术的他用了一个很鬼恐怖的名字:破娃大法。该同事教导我,路遇动物及穿戴奇怪的人,不可以总是盯着他们看,因为这些人或者动物可能是正在修行的人或者妖,看久了人家会不高兴,我就会生大病……我心里这叫一个冤枉啊,这才叫好心当作驴肝肺呢。

    不好意思啊各位,一个拉萨的事情,竟然让我写了三个星期。主要我太懒,每天晚上回了家就着急看《Lost》,总也没有时间写。我会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