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应该是2011年我第一篇正式的博客吧,真让人感动。

    我其实最近心里很虚,因为我有太多事情要做了,不是说工作,而是其它。工作上的事情我最不操心,因为这么多年下来,干顺手了,并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工作最忌拖拖拉拉,如果从一开始就认真对待,也就不会有deadline时候的一塌糊涂。

    今天是一塌糊涂的一天……公司上下弥漫着硝烟,因为大家都在填一张貌似很复杂的表格,很多鬼哭狼嚎一阵之后也还是填不好。在这样的情绪下,我肯定也会紧张兮兮的,我一紧张就会想起自己很多非工作上的大事没有做……天哪,春节赶快来吧,我要去马尔代夫散散心了。

    那天我和书凝聊天,她是我的小姑子,是蛋蛋没有血亲的妹妹。嗯,反正总之关系复杂,就不细说了。她不上班,于是我就一直跟她抱怨我上班的辛苦,以及我是一个多么凄惨的人,说着说着我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更加凄惨的人,就不点名了。

    我记得我说过关于他的一些事,但我又把他的倒霉事儿从头到尾屡了一遍,让大家来判断判断,他是不是挺凄惨地。

    一、有一次他趁着上班溜出去加油,结果加油站一个豁大的广告牌被风吹了下来,打在他脸上,把他的脸拍在了车窗上。脸肿了不说,玻璃好像也裂了,还没法跟老板解释。

    二、有一天他把车停在一堵墙前面,第二天上班时发现,车没有对着墙的三面都被挖了深达一米的大沟……联系了物业才被通知,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能把沟填上。

    三、有一次我们约他吃饭,他推说:“我家里装修忙着呢,工头要找我谈话”云云。于是我们自己去吃,结果发现他和一姑娘就坐在我们身后那桌……现在姑娘已经成他老婆了。

    四、我们集体去机场接大雁同学,开了不同的车。我们的车在机场停车场溜达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在大片停车位的情况下非钻进了一个小位。下车时我发现,隔壁车里俩人正在拥抱着亲昵,我们集体参观了一圈,大笑着离去。大雁的飞机到达,他拉着一个姑娘出现。接上大雁之后分头到达停车场,我们才惊讶地发现隔壁那辆车就是他的……

    五、一起出去玩,挤在一辆小巴里。我同去的一个同事得知他的工作单位之后激动地问:“啊,你认识不认识XXX?”XXX刚好是他前女友,痛苦分手刚满一个月。他咬牙切齿回答:“当然认识了。”结果我同事高兴地说:“啊!那是我表嫂!”……

    嗯,真是个可怜的人啊,好在他如今的日子很不错,就是再也不敢偷摸着干坏事了。

  • 转发公司里一个小朋友给我发的邮件:“不好意思通过公司邮箱发些宣传资料给您。我在这家很小的NGO(PTE)做志愿者,这次为河北永清的艾滋病人捐助冬衣的活动迄今为止进展非常缓慢,不知道您能不能在写下篇博客的时候帮忙呼吁一下。希望这个不情之请不会让您太为难,如果不方便也没关系呵呵,非常感谢。”

    我不认识这个孩子,但非常希望能够帮到这个小同事,而且我看了他们NGO的年终总结,很感动。其实只是55套冬衣而已,但如果小忙都帮不上,还谈什么大事业啊。从小做起,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活动的截止日期是1月14日。

    活动目标:

    为55名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感染者和3名艾滋孤儿筹集58套过冬套装,混搭也可以,单独的套装包括4件:帽子,军大衣/棉服,厚棉靴/雪地靴,手套

    捐助物资标准:(男女款尽量大号点的,推荐175)

    1.衣物请不要有破洞,麻烦洗干净,扣子、拉链、鞋带必须完整无缺。这件衣服应该是足够厚,在零下5度自己也可以穿出去,自己也愿意穿出去才好。

    2.御寒衣物为主,不收漂亮的或者薄衣服,强烈推荐军需劳保用品的大衣/帽子/手套/鞋,厚实/耐穿/能干活去劳保店买一件不到200元。当然,不一定绝对要求是军大衣啥的,因为这个很实用,价格也低,所以强烈推荐。如果是自己的衣服,最好能包住屁股的,要能盖住大腿就更好了,长一点的,宽松一点的。

    3.强烈推荐捐出来雪地靴,那东西真暖脚。

    4.可以给孩子们送去一些完整的零食。


    捐助方式:

    1.请自行联系区域接收负责人,请自行送达到,会有人检查,不合格的会退。

    2.现金捐助标准:350RMB/人 包括:军大衣160RMB 军用棉靴80RMB 军用厚手套30RMB 军用大棉帽80RMB PTE当天到河北永清的劳保部门采购。不是必须捐350RMB,10RMB 20RMB都可以。


    活动截止日期 2011.1.14 周五截止 周末送去

    活动咨询:

    易旻昊 138-1079-1357 minhoo.yi@pte-china.org

    北京地区接收点和负责人信息:(相关负责人会负责审核以及登记合格物资的信息和捐助人信息)


    地址:三元桥地铁站C2出口或者公交三元桥站 国际港C-2001-2
    周一 到 周五 下午13:00——16:00 可以电话或者短信预约

    (请用袋子装好,PTE有宽胶带打包用)

  • 上个周五下午出发,我们部门的人坐着大巴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深入荒郊野岭,到达了一家气势雄伟地温泉度假酒店。

    公司一年一度都会组织各种年会,整个公司组织一次、大部门组织一次、小部门组织一次,听说现在超过千人的年会都要向公安局提申请了,整个公司的年会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公安局的申请,北京有好几千人呢。我觉得在申请里,有必要说明我们公司的业务性质,就是一般的审计及咨询业务,以侧面展示像我们这样的人群都是老老实实做事、踏踏实实做人的,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到时候公安局的人看到申请,顶多冷笑一声:“切,一群会计。”

    这个温泉酒店很有挑战性,在到底泡不泡温泉的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有争执。泡吧,身材就惊天大暴露了,像我这种各部位都拿不出手的患者,怎么能堂而皇之在同事们面前穿比基尼呢。不泡,那约等于承认自己身材不好没有自信,还见外。

    那家温泉酒店的餐厅真是有够难吃,席间有同事表演节目,还穿插了抽奖活动。头奖是两台IPAD。我都想好了,如果抽到了我,我就大方地讲出获奖感言:“我已经有一台IPAD了,所以我愿意把这台IPAD转让给另外的同事,放弃这次领奖机会。”我嘴里衔着一块牛肉想到此,被自己深深地感动了。结果老天爷没有给我这个做秀的机会,直接给了我一个结果,大奖被另外两位同事抽走,我只抽到了一个阳光普照奖。所以说,做人真是不能太善良。

    抽奖这件事,去年参加大部门年会,我们部门的Vicky J得了一个二等奖,是个单反照相机,今年小部门年会,我们部门的Vicky W得到了特等奖,一台IPAD。我作为我们部门的Vicky Y,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硬奖!我们部门只有三个Vicky,我脚着,下次该轮到我了!

    晚上我还是决定挑战自我去泡温泉,在一个小池子里和大宛儿一起畅谈人生,然后发现部门里没有一个男生下来泡温泉的,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尤其是有个男生是职业练健美的,这种展示自己的机会都抓不住,还怎么笑傲人生啊。我和大宛儿在池子泡了俩小时,泡得身上都起白泡了,才算聊完人生那点事儿,身心俱疲地回到房间。

    夜里十二点,收到同事短信,说一干人等正在老板房间里玩杀人,据说是一警两匪,这么不专业的玩法太挑战我杀人的专业技能了,所以我迅速进入了深度睡眠,不再问世间事。

  • 昨天一时想起做衣服的事情,就在围脖上说了一嘴,结果大家貌似反响很热烈,可见白领们有多少事情心烦。

    其实工作十几年的人早就找到了各种工作上的技巧,但是我觉得,当初我当小朋友的时候就没人告诉我这些,好像这些事别人天生知道一样。记得当时有个词叫“GAAP”,是一般会计准则的意思,PRC GAAP是中国会计准则,IAS GAAP是国际会计准则等等。可是我们小朋友根本不知道什么是GAAP,只是听大人不断说“要按照这个GAAP做”、“要按照那个GAAP调”。我当时心里就想:是GAP么?这不是一个品牌么?

    后来斗胆问了一个面善的senior,人家才告诉我GAAP是怎么回事。因此当后来有小朋友再进公司,我会先把这些缩写词给人家解释一遍。我也觉得奇怪,这么古怪的一些用语,为什么有人就会觉得我们天生就会呢?是故意不告诉我们以表示自己的资深么?

    说远了。

    我以前在公司里,很不注意穿着,经常乱穿,级别低的时候很少有人管。我曾经穿了一条宽腿大裤子和一件艳红色紧身毛衣上班,被当时的高级经理当街拦下提出口头警告。现在级别高一些了,天天和老板抬头不见低头见,因为服装这件事被诟病实在不值得,所以很注意。在专业公司里,牛仔裤、哈笼裤、七分裤、凉拖、露背装、超短裙、棉鞋(例如UGG)、大毛衣都是不能出现的。

    那天看到同事阿曼达穿了一件很好看的衬衫,就随口问了一句哪里买的,她告诉我在三里屯3.3三楼的裁缝店做的,我就特地去了一趟。我很喜欢阿曼达的穿衣风格,不古板又让人无法诟病。那天她穿了一双帮比较低的灰色矮跟靴子,腿上是一条瘦腿的黑裤子,上衣就是我喜欢的一件棕色小衬衫,外面罩了一件灰色的毛衣开衫,很舒服很好看。

    那家裁缝店其实看着很土,而且衣服的款式非常单调,但衬衫胜在便宜,有无数料子可以选择,包工包料100或者150元一件。我其实还做了一件西服外套,效果很一般而且贵,要800元,就不推荐了。我人比较瘦,所以难买到合适衣服,裁缝店是可以一直试,试到满意为止的,今后就以满意的尺寸为准,可以一直挑料子做下去。至于开衫,优衣库有200多有100多的,建议买200多的,质地柔软一些,而且建议买大一点,我平时穿S号,但套在衬衫外面,一定要M号才好看。

    唉,我先叨叨这么多吧,我也不是时尚届的人,穿衣也没什么特别心得,只是看别人穿着好看我就好个打听,生命在于打听。

  • 等灰机 - [路上旅行]

    2010-12-12

    周五北京大风,据说瞬间风力超过十级,把T3航站楼的屋顶都给掀了,导致我从大连回来的航班延迟了八个小时,凌晨一点才到北京。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结果了,我完全没有被航班出奇地晚点打倒,而是下了飞机就飞奔到簋街吃了手擀面,凌晨三点发出上周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周六照样起床喝了太妃榛果拿铁,去看了林宥嘉的演唱会,并且在晚间跟朋友们玩了XBOX KinnectPS Move,对比了两者之间的不同发了围脖。

    这就是生活。

    上周一直在大连出差,中途去了一趟长春。很多人提议说大连的日餐很不错,于是从长春回来我就提议请项目组的同事们一起吃。她们特替我省钱,严格按照每个人100元的标准找了一家性价比看起来最好的,离酒店也很近。我们吃了各种生鱼、天妇罗、烤鳗鱼、海鲜火锅和乌冬面,吃得肚歪。我最喜欢在出差的时候和同事们吃饭了,很快乐的一件事。

    周五下午两点,我们到了机场,窗外天气非常阴沉,那个时候我们还完全不知道北京这么大风呢,还悠哉游哉地喝咖啡、聊大天儿,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等得脖子都疼了,还没见任何要出发的迹象。直到有两班去北京的飞机都取消了,我们才紧张起来,因为同行的都是女生,不是女生就是女朋友在首都机场等着的男生,大家各种归心似箭。所以当很多人放弃了继续等待选择在大连再住一晚的时候,我们坚决地留了下来。

    我在围脖上也激烈地说过,我隔壁座位的那位不相识的男青年很爱放屁,这让我的等待更加难熬。我也不想在博客上说这么不优雅的事情,但没办法,伤我伤得太深了。

    在等待登机的时候,他就站在我前面。我正在和同事们聊着什么的时候,突然一股臭味冲进了我的鼻腔。由于我离他很近,那感觉,很像是吃了一口臭cheese,厚重的臭味从鼻腔蔓延开来,钻入了呼吸道,再蔓延到整个肺里,然后又从肺里冲了出来,进入鼻腔,变成普通的屁味。

    有那么一会儿,我完全迷失了,要晕倒。如果我晕倒了,那么不知道我是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被屁熏晕的人啊?能申请吉尼斯了吧。

    很不幸,当我到了飞机上,我发现他就坐在我隔壁,而他也没让我失望,一路放了三个屁。大概你们觉得,三个,太少了点吧。但记住,是三个保质保量的屁啊,杀伤力很大。

    凌晨一点,我终于到了北京,冲下飞机就和蛋蛋去吃了簋街的手擀面。这家手擀面就叫手擀面,在一家性用品商店隔壁,很好吃,在吃得时候我完全没有想起来那些屁。记得要吃茄子汆面或者尖椒汆面,赞啊!大吃大喝之后大脑皮层兴奋了,我又回家去加了一会儿班,发了很重要的邮件,才睡觉。

  • 天寒地冻 - [路上旅行]

    2010-12-07

    真没有想到东三省已经这么冷了。

    我还信心满满地穿了一件我认为最厚的棉外衣,结果到了客户,客户都纷纷同情地表示要立刻带我出去买羽绒服。我的同事们更加夸张,还带了棉裤来。在穿秋裤都要很低调地今天,他们竟然带了棉裤来!不会是免裆的吧?女同事们都有帽子,有个女同事不仅有帽子、围脖、羽绒服、棉皮鞋,还觉得不尽兴,在我要买靴子的时候也赶紧凑着跟我一起逛逛,要再买个雪地靴。

    我新买的靴子还是暖和的,至少能护到脚踝,我差一点就动心穿裙子来了,还好没有干那么失心疯的事。

    旅途中我带了一本《荆棘鸟》,这是继我很小时读过之后的又一次复习,想不到竟然看入迷了。那本《荆棘鸟》已经很破旧,厚厚一本,印刷也没有现在的书籍精美,但却让我欲罢不能。看到动情处心里痒痒的,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燃起了重读各种书的想法。小时候看了很多书,例如《简爱》、《呼啸山庄》、《红楼梦》什么的,都是我在小学的时候读的,只是看个大概齐,注重的是情节,而不是内中人物的心理历程,没有什么共鸣。这次重看《荆棘鸟》,非常理解拉尔夫神父和梅吉的那种纠结。只能说,理解万岁。

    出差这一个星期,我和同事们在一间小会议室里,这是一栋商住两用的楼房,窗外是各种交通工具:房间是华丽丽的海景房,所以能看到货船和渡轮,楼下就是火车站的货运站,时不常还有飞机飞过。客户准备了很多零食放在会议室,有乐天派、小橘子、香蕉和话梅,而会议室隔壁就是厨房,每到快中午的时候,整个会议室就弥漫着饭香。大家就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忙碌地工作着,到快下班的时候就开始热烈地讨论去哪里吃饭。

    这是一幅多么纯朴的集体出差的图景啊,我从一毕业就开始对这幅图景很熟悉也很喜欢,因为我第一个主要客户就是东北的,常年在冰天雪地里出差,但是会议室和酒店里很暖和,同事们在一起也很融洽,如果再能碰上一个善良的客户,那真是再苦一点也值得。

    听说大连海鲜不错,应该去哪里吃涅?

  • 我很久没有认真看过书了,因为前段时间天天看美剧。

    这几天买了一些书,《一辈子做女孩》是因为看过英文版《EAT PRAY LOVE》,后半部分讲瑜伽的,之前没有看懂,所以特地买了中文版来看。翻译得很一般。我想想英文版也一般,否则我应该能坚持把书看完的。目前家里有两本书,貌似应该好看却一点也不好看的,一本叫做《耶稣裹尸布之谜》,另一本叫做《隐之书》。那本《隐之书》,真是比圣经还厚,我看了十分之一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而《白夜行》是我一直想看的书,因为口碑很好,大家纷纷推荐,但有一部分人提醒我这是一本很黑暗的书,看过之后让人很崩溃,所以我一直想不好要不要看。我看书是很纠结的,结尾不能太差、情节紧张刺激、文笔幽默流畅,这是我挑书的几大要素。所以哈利波特深得我爱。我听说JK罗琳又放下活话儿说哈利波特可能续写了,我早料到她得走这么一步,这种一辈子的摇钱树,搁谁断了谁都心疼。

    其实《白夜行》没有那么崩溃,因为我看来看去觉得那种黑暗我今生今世不可能碰到了。

    封面很好看的《女少年》是秋微寄给我的,我一口气看完。整本书很幽默,非常写实,偶有动情之处让我在家里哇哇大哭,我也权当排毒了。说实话我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看的书了,让人放不下,看着心里有些隐隐的同感,有点小纠结,有点小伤心,可又没有什么大喜大悲之处,就是在淡淡的叙述里,一个女少年的形象鲜活于纸上。之所有这么有共鸣,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曾经是女少年吧。

    周日晚上出差到东三省,我一下飞机就觉得自己完蛋了,就穿了一双单鞋,脚一冷全身都冷,所以我今天晚上就蹿到百货商店里买了一双靴子。走前我信誓旦旦对同事说:“我要买双棉靴子,特别暖和那种。”结果我最终拎回来的那双,是灰色麂皮面的,侧面有亮闪闪的水晶扣,单皮,看起来一点不保暖。我同事问我:“这鞋跟你现在脚上那双有什么不同啊。”我趾高气昂回答:“我这双是高帮的靴子啊,踩在雪里脚不会湿的,我完全就是需要这样一双靴子。”但其实,这边根本没下雪。

  • 上周六我决定请大家在家吃饭,因为周四没有时间过感恩节,所以周六补过。

    周六那天刮很大的风,我简直担心同学们会宅在家里不出来。但我的担心很多余,土摩托老师为了证明自己真的配叫土摩托这个称号所以顶着六级大风骑着摩托来了,中间迷路三回,听到他绝望地在电话里说:“我彻底迷路了。”的时候,我怎么也无法把迷路这件事和高大宽厚的土摩托老师联系到一起。好不容易到了我家,土摩托老师说:“你家真难找啊。”我体贴地回答:“是的,一般都会迷路的。”但其实,没人因为找我家而迷过路。

    这个周末本来蛋蛋不在的,所以我才灰常高兴地纠集了那么多人来玩。结果蛋蛋听到之后偷偷地修改了自己所有的行程,不仅固执地留了下来,并且还要证明自己是这个家里不可或缺的。所以他跑到宜家买了600块钱的蜡烛,要办蜡烛派对。回家后花了四十分钟放蜡烛、点蜡烛,由于过程过于繁琐因此还冲我发脾气无数。之后蛋蛋要求家里不许开灯,于是所有人都必须摸着黑进门,然后摸着黑吃饭,虽然家里点了几十个蜡烛,但终归还是很暗的。。。。不过有一点很好,非常暖和,同学们的毛衣都穿不住了。

    由于是感恩节派对,因此我计划吃西餐。经过慎重考虑,我给猫猫打了一个电话。

    我对猫猫说:“周六来我家吃饭?”猫猫很开心:“好啊好啊。”我:“吃烤鸡、披萨、罗宋汤和自制蛋糕。”猫猫:“你做饭啊?”我:“我只会做罗宋汤。”猫猫仍旧很开心:“其余的我都会做!”  轮到我开心了:“好啊,那你做。”我非常宽慰地挂了电话,静待周六地来临。当然,后来得知猫猫准备所有的材料准备到周六到凌晨一点时,我多少有些愧疚的。

    效果很好,猫猫的饭太好吃了,当然我的罗宋汤也很不错。当大家都无比敬仰地围观猫猫做饭时,我得意地对小于说:“你看,我请的大厨不错吧。”小于无奈地看着我:“你总是能把赞扬揽到自己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