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飞机 - [路上旅行]

    2011-06-23

    周二的晚上,我乘飞机从上海到沈阳。

    上海正赶上梅雨季节,在浦东,所有的高楼大厦的上半段都掩盖在浓雾中,看上去非常有魔都的感觉。不巧的是,我订了六点五十五的航班,据说前后六个小时都有雷雨。有雷雨就不可爱了,因为飞机飞不了。

    之所以订六点五十五的航班,是老板(我们叫他爷爷,以体现其权威、威严的一面。另,如果有同事看到这篇博客,请不要在公司里声张)深思熟虑的结果,六点五十五那班是吉祥航空,不是大公司也不是大飞机,但是我们下午在上海的会议大概四点半结束,订六点十分东航的嫌太早怕赶不上,订八点多的又嫌晚不愿意,所以纠结地选择了吉祥航空。

    去沈阳,只有从浦东机场出发的航班。到浦东机场的时候,看到吉祥航空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原来所有的飞机都晚点了,现在不能办理登机。

    爷爷看到这种情形立刻做出决定:“我们去买东航的机票。”东航的柜台就在隔壁,我们排队等待。这个时候有个人,在排队处东看西看,于是我知道,这人找倒霉来了。爷爷对我说:“你去问问吉祥航空那边有没有登机时间,我来排队。”于是我迅速退下,一路小跑去问,问的结果是,我们那个航班应该是从上海到青岛,然后从青岛飞回上海再去沈阳,结果现在飞机还在上海,连青岛都还没有去呢。

    我赶紧一溜小跑回到东航柜台,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爷爷正在柜台大发雷霆,因为那个东看西看的男人果然试图插队了。一顿咆哮之后,轮到我们买票了,东航下一班是九点半从上海起飞,现在飞机在广州,估计也要晚点。

    爷爷当机立断,买票,然后看吉祥航空和东航,哪里的飞机先起飞。

    八点多的时候,吉祥的飞机还没有飞去青岛,看起来遥遥无期了,于是爷爷狠下决心,把吉祥的退掉,去办东航的登机。我们要去吉祥的柜台办理晚点证明,这样才能全价退票,在柜台前,又有人试图插队,被爷爷喝退。

    吉祥的机票我们没有退掉,因为是在公司订的,所以只是开了晚点证明,之后我们去东航的柜台前办理登机。这个时候,又一个找倒霉的来了。一个中国人带着一个美国人在爷爷办理头等舱登机的时候突然插队过来问问题。如果是个短问题就算了,很不巧,他的问题非常复杂,而且一个接着一个,很显然影响了爷爷办理登机,我非常替这个人担心。

    爷爷在他的问题问到了将近1分钟的时候,整个身体扭过去俯视着对方(爷爷占了非常明显的身高优势),并且把自己的美国护照拍在了桌子上,后面这个行为是针对后面那个美国人的。问问题的两个人于是很惊恐与不解地望着他,彼此凝视了大约二十秒钟无语之后,对方退下了。

    我们办理好了东航的登机,就进了安检,爷爷去了头等舱休息室,我在登机口附近的位子上看书。爷爷企图让我也进休息室,但我觉得我还是在外面溜达溜达比较好。

    大约晚上十点多,我们得到通知,我们东航的飞机备降在了虹桥机场。于是我们可能要被大巴带到虹桥登机。而上一班大巴刚开出去,我们要等大巴回来再出发,这一来一去估计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了。

    我不怕航班晚点,晚就晚呗,反正我有书看。于是我立刻沉浸入了书中。

    十一点,突然接到爷爷的夺命追魂call,让我“立刻出来”。我非常不解,去哪啊?爷爷非常着急地说:“出来!你快出来!拿着行李!我们不等东航了!”啥?行李不是都托运了吗?于是我问:“出去哪里啊?出安检啊?”爷爷:“是的!我已经全部办好了!”

    我立刻从位子上窜起来,一路跑着出了安检,满头大汗地四处找爷爷,然后发现,爷爷满头大汗地拉着自己的行李正在等我,整个衬衫都湿透了。在爷爷的指挥下,我找到了自己本来已经托运的行李,由于要转去虹桥机场,所以行李出来准备运上大巴。

    原来爷爷得到消息,吉祥航空的飞机虽然还没有从上海出发去青岛,但他们调剂了一架飞机出来直接飞去沈阳,大概十一点多就可以出发了,会比东航的虹桥机场出发早大约一个半小时。时间就是生命!爷爷一直在念叨:“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一边慨叹着办理了东航的撤销登机以及吉祥航空的登机、以及东航的退票。其间没有人插队。

    后来据爷爷讲述,他还在休息室里喝斥了一个中东人。我虽然不在现场,但那个画面实在太栩栩如生了,因为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大家都在等航空公司通知,休息室中有一个东航的服务员,非常具有大将风度,说话做事都很有条理,爷爷甚至认为,完全可以招到我们公司来。但就在这时,一个中东人开始大骂航空公司,骂也就算了,竟然还骂到了爷爷最欣赏的那名服务员的身上,说她“Useless(没用)”。不能再忍了!于是爷爷拍案而起,怒对中东人的质疑,并且斥责他对一个优秀的人才进行了人身攻击,告诉他继续这样下去出门会遭雷劈(最后这句是我杜撰的)。后来,爷爷的好心也有了回报,他总是第一时间得到航空公司的一手消息,所以才能迅速决断出退东航登吉祥的指令。

    凌晨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沈阳,并在凌晨三点多入住酒店。

  • 很多人投诉了我关于不写博客的事情。实话实说,我这个人真是超懒,事情最好能不干就不干,跟我家猫比着歇。其实早在五月底的时候,我就存了一个博客的文档,叫做“同学的红靴子”,讲小时候,我非常嫉妒一个叫鲍迎的小学同学有一双红靴子的故事。

    但是很奇怪,我一提笔要写的时候,突然间肚子很饿,都咕咕叫了,于是我明白,老天爷召唤我去吃饭,所以我就去了。第二次提笔的时候,突然间电脑死机了,一片蓝屏啊同学们!你们知道当电脑一片蓝屏的时候,那种惊吓多慎人吗!所以没办法,我只能又一次放弃了。

    刚刚,就在刚刚,我又打开了关于“同学的红靴子”的文件。下班了么,刚好抓紧写篇博客。突然间,有人敲门,我的老板走了进来,跟我说了半个小时话。

    我觉得“同学的红靴子”这个文档,很不吉利,就删掉了。

    我最近一直在学习网球,说是一直,其实上了两节课了。不是因为娜姐夺冠我才学的,而是因为,娜姐提醒我缜密地分析了一下网球这项运动,经过很久的思索,最后我把这项运动定义为:“高档”。这就行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我的东风就是我的装备。

    我去了购物中心,直奔体育用品商店,拿起了很多网球裙。这些网球裙都有问题,太花了。和我一起试衣服的一个姑娘,身上有十几个颜色,都要变成彩虹了。我很低调,不喜欢太花,所以我挑选了黑色的上衣和白色的短裤。之所以不是裙子,是因为蛋总不让,呜呜呜呜呜呜呜。

    接下来,我们找了一个教练。这个教练看起来特别纯朴,总是不好意思责备我。其实我知道我打球有多不靠谱,每当一个球飞过来的时候,我就会“哈哈哈哈”乐着去接,并且完全不注意动作,接不到我也很开心,于是满场都响彻着我哈哈哈的笑声,把拍子挥舞得扑棱蛾子一样。特别不严肃。

    但是教练一直在焦虑地鼓励我:“你已经很不错了,第二次打。”当我偶尔接了一个好球的时候,他都会非常夸张地说:“太棒了!你学得太快了!你的身体素质真是好!”我在旁边咧着嘴乐着听,心里已经完全得意忘形了起来。我是网球天才!

    很好,我要继续练下去。

  • 那个猛男 - [路上旅行]

    2011-05-11

    继续做个广告先~~我的书《快乐小V的水晶骰子》: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五一的时候,默默菜花他们集体去重庆了,那个唱红歌的地方,我没有去,因为蛋总说,要带我去“看天鹅,挖玛瑙”。

    看天鹅、挖玛瑙也,听起来比去重庆神气多了,于是我每天都在问,到底去哪里看?哪里挖?蛋总神气地回答:“塞罕坝。”哦,好吧,一个……跟老掌沟一样的地方……

    不过我还是去了,能挖到玛瑙,说不定我可以提早退休。传说那里有死火山,因此当地人总是能挖到水晶或者玛瑙。我担心地对蛋总说:“哇塞,要是挖到里面有个大苍蝇或者恶心的大甲虫的玛瑙可怎么办。”蛋总歪头想了想,然后严肃地回答我:“你说的那个是琥珀好不好。”这些东西我真是搞不清楚!

    结果整个旅程枯燥无味,我就不说了。

    旅程中,有一个帅哥,身高得有一米八五,大长腿,长得虎虎生风。我看好他,准备介绍给菜花。因为我听到他打电话跟人说:“我五一出来是为了躲我前女友的,省得她老缠着我。”我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个人看起来也很喜欢大虫子的样子,应该能跟钢板腿菜花玩到一起去。

    我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所以对他特别关注。到后来我觉得,不行,不能介绍给菜花。

    这人也太Man了。别人接房屋中介的电话,也就是说一句:“没有。”直接挂掉。他在山上接了一个,脸色先是一变,然后眉头皱了一下,接着说:“你TMD别再打了,我Cao你大爷的。”我当时就觉得,这人也太Man了。

    之后大家一起吃鱼,说起养的宠物,他说他养了一只金刚鹦鹉,张起翅膀来有一米多,为了不让鹦鹉闷,还养了一只八哥。他家得多闹啊,不过说明人有爱心。

    接着他说:“宠物生病就不能去宠物医院,那是害死宠物的地方!”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大家纷纷称是。然后他接着说:“我曾经养了一只乌龟,后来它总是吐,越来越不行越来越不行,我就……”我们大家都不断点头,我猜肯定是送到宠物医院,然后不治身亡,他想龟心切,所以对宠物医院没有好感。结果他接着说:“我就把它给解剖了。”……我下巴都掉了!

    啥?解剖了?!还没死呢!!他看到我吃惊的样子,很Nice的说:“你养宠物,要负责任,总要知道它是怎么死的,后来,我在它肚子里找到了一根皮筋。”……

    我当是就想,不行,这不行,不能介绍给菜花了。

    后来,他还吃了他家养的十条食人鱼(养这个东西就很奇怪),据说炖得汤蛮好喝得。他深情地对我们说:“你养宠物,对它有感情,所以,它应该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他这个性格,完全遗传了他妈。据说他养过一只兔子,后来由于出门,让他妈照看一下。回家的时候问:“我的兔子呢?”他妈回答:“我给你收拾了,在冰箱里。”……

    不行,绝对不能介绍给菜花了,她哪里斗得过他妈呀!回头也在冰箱里了!

    于是,带着非常遗憾的心情,我结束了这次旅行,心中怀着对八哥和金刚鹦鹉的担心,回到了北京,抚摸着我的猫啾。

  • 我太爱写流水账了,因为不用动脑子。但不好的是,流水账很难起名字。经过多年的思考,我今年终于决定,以后所有的流水账博客,就起名为“流水账”。

    马文养的薄荷要死掉了。在这里Mark一下。马文又神奇地成为了我的同事,坐在我后面的房间,于是我开始每天外出都要锁门了。他那天抱来一盆薄荷,非常欣喜地养在屋子里。我立刻就不高兴了,因为明明我房间里的植物最多,有两盆白掌、一盆巴西木和一盆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非常耐活怎么也不死的植物。可是现在,马文的薄荷抢了它们的风头。

    话说回来,我丝毫不理解为什么其他人的房间里没有植物,我这几盆植物觉得一点不足够,等我打听好什么植物更容易活,还要继续放进来。仙人掌是不行的,仙人掌类的植物都需要阳光,我这里没有。

    哦,马文的薄荷。

    马文那天拿回来那盆薄荷的时候,特别高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去看了一下,闻了闻,真是充满了薄荷的清香。马文说:“我很喜欢这盆薄荷,是我亲自挑选的。”我闻着满屋的薄荷香,实在羡慕,于是回去和蛋总大闹了一场,质问他为什么当初完全没有提出可以买薄荷。

    于是蛋总陷入了Research中,之后断言,马文的薄荷不能养在我们的办公室里,因为需要强光照。于是我每天都在关注着事态的进展,可是想不到,比我估计的都顺利。

    那天我路过马文的办公室,突然间看到了那盆本来郁郁葱葱充满了朝气的薄荷。现在的它,低垂着头,根部发黄,叶子发黑,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我赶紧问:“你的薄荷好像缺水啊。”马文痴呆的望着我回答:“你说啥?”原来,他把那小盆薄荷放在了电话后面,然后就全然忘记了自己买过薄荷的这件事,也没有发现薄荷已经枯萎了。

    赞。

    马文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难过得都要哭了,对我说:“我很喜欢这盆薄荷,是我亲自挑选的。”在我的指导下,马文的小薄荷现在还苟延残喘的活着,只有三棵苗长了出来,整体看起来像是谢了顶的老头,只有几根毛立着。不过好歹是薄荷,等那几根毛长得差不多了,我打算去揪点叶子来泡水喝。

  • 继续做个广告先~~我的书《快乐小V的水晶骰子》: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这是一篇关于幸福的专栏。

    有人曾经问我:“什么事情会让你不幸福?”我想了想,觉得有很多事情都会短暂地影响到我的幸福感。比如:头发被风吹乱、观察到脸上最近毛孔粗大、发现下眼底开始出现细纹、很漂亮的裙子却没有配到好鞋子、工作遇到小阻碍、宠物最近出现不明呕吐症状等等。所有这些小事情,都会影响到我的幸福指数。我是个很奇怪的人,反而如果人生中出了大事,我会把这些小烦恼抛开,集中精力于解决问题,也就忘记了自己的幸福与不幸福。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贴着镜子仔细观察自己的脸。大概所有女生都有这个爱好,就是喜欢照镜子,并且用镜子仔细观察脸部的每一寸肌肤。虽然这么做其实是在给自己添堵,但我就是忍不住。我家浴室还放了一面非常大的放大镜,我在照自己的时候,简直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可以放上去一个盆栽(写到此我战栗了一下)。

    观察脸完毕之后,我有些沮丧,因为观察自己所产生的副作用就是,会让我非常不情愿地想起我的年纪。于是我对我家蛋总说:“唉,明年我就要XX岁了也。”只见蛋总放下手里正在看的书,凝视了我两秒钟,然后回答:“您今年就 XX岁了好吗。”这句话一出口,我正悠闲地倒在沙发上看电视,那个瞬间,我恍惚了一下,然后想起自己的出生年份,用2011年相减,发现,他说的是对的。

    我缓缓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大哭。

    这绝对是一个影响幸福的打击,不过好在我在接受打击的同时也会清醒认识到这是一个我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了。所以我起身离去,钻进洗手间开始做紧致皮肤的面膜,以及进行各种脸部按摩运动。

    我们的人生总是在发生各种不幸福的小事情,那些都是小挫折,实在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最近在和朋友们在重温《老友记》,因为和朋友们在一起已经七八年了,很有老友记里六个朋友的感觉,每次看到他们六个欢乐的小玩笑或者感人的小温情,都会很有“心有戚戚焉”的感觉。Ross是里面最注重自己外表的一个男生,每次看到他去做烤瓷牙最后牙齿白得吓走新任女友、以及去做晒黑灯结果前面晒了两次背部没有晒到变成阴阳人的桥段,都会哈哈乐个不停。我想这就是我的小幸福。

     

    那么男生会因为什么事情影响幸福指数呢?我问了周围的一些男同事们,发现男生真是脆弱,他们竟然清晰地记得日常生活中的那一点点小事,并且为此不爽。比如,老婆的长头发总是缠在面盆的小盖子上导致水放不下去、女朋友出门化妆要一个小时再花一个小时挑衣服等得非常烦躁、出差的时候女同事花了太多时间游荡在商场的护肤品区、正在欢畅地打着游戏突然被老板电话打断……等等。

    但让我吃惊的是,做一个精油SPA、在办公室里种一盆小花、以及被女友邀约着一起做面膜竟然也能让男生的幸福感提升起来。那个被女友一起邀约面膜的男同事说:“我从来没有做过面膜哎,每次她做面膜的时候都要静气凝神地躺在那里,不说话也不笑,我觉得非常烦。后来她拉我跟她一起,刚开始我很抵触,这怎么是一个老爷们儿该干的事儿呢!最后拗不过她,就和她一起做了一张,那十分钟跟练功一样,就是我们手拉手冥想,做完了觉得真舒服!”

     所以你看,一件本来让他不幸福的事情,变了一种做法,结果变成了让幸福指数提升的事情,多奇妙啊。

     我们的人生总是在经历一些小的幸福与小的不幸福。它们的交替出现成为了人生跌宕起伏的一部分,也是人生值得记忆的一部分。想想看,一个没有小高潮的人生该是多么无聊啊。所以一个积极人,应该直面那些小的不幸福,然后用一个个小的幸福让自己的人生变得眩目起来。

  • 继续做个广告先~~我的书《快乐小V的水晶骰子》: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清明节小长假,跟没过一样。就比平常的周末多一天,谁感受得到啊,清明节也必须要黄金周一下才来得爽,人鬼同庆,阴阳大团圆。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倒是超级好,难得不刮风也不乌秃秃,树木都有了绿色的影子,我们就组织了大家去温榆河边烧烤。

    蛋总负责选择地点,菜花默默负责买饮料水果,书凝负责买调料,我负责买肉。约大家周一中午集合,周一早上,蛋总十点半急寥寥起床,惺忪着睡眼以及脑袋上竖着两根被压扁的头发就开始坐在电脑前查呀查。我问他:“查什么呢?”蛋总回答:“嗯?查去哪里烧烤。”我提前一个星期就告诉他今天要烧烤了。

    大家纷纷到了我家,蛋总基本也睡醒了,又开始高兴起来,电脑也不查了,在大家面前摆摆样子浇花收拾屋子。我就问他:“到底去哪里烧烤呀?”蛋总回答:“嗯?就去温榆河吧,随便找个地方。”

    五人(人名,不是指五个人)负责买蔬菜,有天在饭桌上,他听到有人说了一嘴,韭菜烤起来好吃,所以竟然在超市里买了四把韭菜!结结实实的四把。我们热烈地讨论这些韭菜该怎么处理,蛋总问:“你们说什么呢?”我回答:“今天烧烤五人买了四把韭菜。”蛋总立刻瞪圆了眼睛吃惊地问:“啥?!是要包饺子吗?!”

    大家各种聚齐,我们就出发了。蛋总开他的老白。

    这里我为老白平反一下, 其实老白很靠普,只是每次被开去的地方实在太险恶,换了别的车大概连进都进不去就坏在外面了。这次开老白去温榆河,就什么事情也没出,我们还因为要躲一个限高的标志,所以下了路,走河滩。五人第一次看到老白越野,吓得大呼小叫,因为开着悍马的他觉得下河滩的路太陡,老白会翻车的。

    这次的老白很神气,下河滩的时候,路边有很多人照相。

    我们带了充气大帐篷,用电动的充气机,两三分钟一顶帐篷就好了,可以勉强当作一室一厅来用,还有个充气垫子 。买不起房子的同学可以考虑一下这个。

    我们烤了肉串、鸡翅、牛扒、蘑菇等各种东西(唯独没想起来烤韭菜),期间五人(人名,不是指五个人)钻入帐篷内睡了半个小时觉,惊走飞鸟无数,甚至把天上飞机过去的隆隆声都压倒了。等到他起来,我们又吃完了一个西瓜,然后和他学习了一下剑道。我发现剑道这个东西,没什么的,就是要跳起来之后吼叫一声,声音越响越好。

    不错,很快又要周五了。

  • 真祝福 - [不抱怨的世界]

    2011-04-06

    做个广告先~~我的书终于在当当网上独家销售了: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由于是独家,所以暂时没有其他渠道可以购买,实体店还要晚一点儿才能上哪。书的内容不是博客合集,而是有新增的职场部分。

    最早是不吃米饭老师(原名平客),帮我联系了新星出版社,商量出书的事儿,但是我没有把新的内容写好,由于老徐的博客书销量很低,所以直接导致我们这些靠博客起家的人出书有了难度。我一直拖到2010年才陆陆续续把职场的新增部分补齐,对从博客中摘抄的部分文章也作了更新,才跟新星签了合同。

    很多人觉得我在四大工作很空。其实做到现在这个级别,空是不可能的,做不出成绩也没有人会认可你,所以我没办法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本书上。这个时候,非非老师头戴巨大的光环出现了,她表示要代理我出书的一切事务。非非真是太靠谱了,有头脑有精力有斗志,我完全是属于整件事中拖后腿的那个人。

    书出来的过程因为有非非而不算艰辛,我一直憋着没跟我父母讲,就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某个周日,我带书回家。忍着内心的荡漾递给爸妈说:“我的书出了。”心情和我几年前要出书的时候截然不同,记得那个时候我很激动,一直在梦想着自己的书出了是什么样子,现在这个梦想实现了,但由于中间隔了太多年,所以一点儿没有激动地感觉,只是希望给父母一个惊喜。

    我爸妈都不动声色地拿走了书。我爸用特别“他”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喜悦,就是一直坐在沙发上看啊看,一句话也不说。我爸眼神儿不好,平时连电视都不让他看,所以我一直在对他说:“您别看了,别把眼睛看坏了。”但是我爸不听,坚持看了很久,嘴角带着他常见的那种淡淡的微笑出来说:“那人是中医学院的,不是北医。”说的是我书里一篇文章提到的小细节。

    我妈则一直在做饭,从始至终没有提到任何关于书的事情,那本书连碰都没有碰一下。我当时很崩溃这种反应,蛋总都怀疑是不是我妈提前已经知道我出书的细节了,不然怎么能那么淡定呢?但是我们走了之后,第二天,收到我妈关于此书的读后感短信三条。

    我姐的反应更加特别一点儿,煽呼大雁立刻开个论坛,让各色人等上网造我的谣、煽动不同人的粉丝互掐、造谣之后再辟谣、组织粉丝肉搏战等等。如果她煽呼成功了,那你们将在监狱里看到继续笔耕不辍的我。

    大雁对于这本书的销售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甚至于晚上加班统计各种团购,给每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分配指标,统计大家所需要的特色签名,记各种小账等等。他深夜还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让我感动良久,是另外一个宁波朋友的:“我的朋友大雁一高兴,说送我小精子的书,我说不用送,自己买以示喜爱和尊重。下午和葱闲坐,回忆了林林总总的网络惊艳,多少美艳的、才华横溢的,昙花一现。最后经年,沉淀在我们生活里,与我们人生有所连接的,就因为两个字“人品”。邪魅一笑,或者倾城;然真实的人生最美丽,厚道诚恳者得真祝福。”

  • test

    2011-04-06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