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小狼认亲 - [亲朋好友]

    2010-08-24

    老全养了一只哈士奇叫小狼,是个姑娘。有一段时间小狼貌似身体不舒服,天天爬在地上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老全,老全很着急,并且在围脖上请教大家这可能是什么问题。大家在衷心祝福小狼康复的同时非非回答说:“有可能是小狼怀孕了。”结果老全看到这条回复之后非常愤怒,长篇大论地驳斥了非非的说法,声明小狼绝对是个烈女,用满了一条围脖的一百四十个字。

    最后医生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老全真的变成了狼外公。

    四只小小狼横空出世的那天,大家纷纷要求认领,也同时集体困惑小小狼的爸爸究竟是谁。刚开始老全怀疑是邻居家的英卡,因为该英卡几次试图对小狼不轨,英卡的爸妈还很不好意思地要求领走一只小小狼。可是当小小狼生出来之后,怎么看也不像英卡了,10天就长得跟猫啾一样大,其中一只最晚出来的牙还没长全就开始咬人了。结合小狼的刚烈性格,老全认为,说不好小小狼的爸爸是只藏獒。

    俞扬认领了一只小小狼,老全经过反复推敲,同意了她的领养,因为她家里有大院子,还有游泳池,小小狼可以去过富贵的生活。其他人的领养要求,老全要一个个的核实,不靠谱的单身老男人不行、居无定所的人不行、看着心眼儿不好的人也不行。老全真的像狼外公一样,对这几只小小狼的未来非常在意。

    老全确实是个好人,他曾经有一次在二环上开车,看到主路上有一只一两个月大的小白猫,他嘎然停了车,把小白猫抱回了家,等于救了它一命。小狼看到小白猫很生气,也无法理解,老全只能半夜偷偷地区喂小白猫,被小狼发现了一次,差点儿没气背过去。后来老全家里来了一个修管线的小伙子,特别喜欢这只小白猫,就给领养走了。老全是这么跟我们说得:“我觉得修管线的小伙子心会比较细,没耐心的人谁能修管线啊,所以就把小白猫给了他。”后来老全还曾经给小伙子打过电话,问小白猫的近况,据说吃得很胖了。

    冲这件事,我就认为老全是个很靠谱的善良的人,尽管他的职业是个编剧,很不靠谱。

  • 我要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都怪我懒,一直没写。所以只能先做个广告了!

  • 那天晚上去奥总家吃了他的“玉皇大帝炒饭”,很不错,竟然剩了一点点!奥总一共炒出来四份,因为吃饭的人里还有蛋蛋和千千。我眼巴巴端着盘子等着分炒饭,结果奥总说:“你那份在厨房,你自己去拿。”我一看,原来特地给我留了个大碗!

    饭后,奥总还特地给我和蛋蛋一人一个提拉米苏,这是奥总最珍惜、最喜爱的小点心,以及一人一片奥总最爱吃的珍藏版果汁牛肉干。

    我很识相的,拎了两盒寿司及一兜橘子去的,奥总尝了一口寿司,非常严肃地对我说:“我认为寿司的味道把我炒饭的味道给盖了。”我立刻回答:“那我先吃炒饭!”奥总赞许地冲我点点头。

    吃饭前,我发现茶几上有两小碗栗子,很开心,和蛋蛋一起把栗子全都默默地吃掉了。吃完炒饭我起身给自己倒水,发现奥总眼神直直地望向茶几,慢慢站起。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完蛋!吃栗子的事情被发现了!于是我立刻主动承认错误:“栗子是我吃得,但是蛋蛋吃得比我多!”结果奥总没说话,而是一个箭步蹿到千千脚下,捡起地上的一粒米饭对千千说:“这个是你掉的吧?!”……

    周二中午,一毛老师请我和豆豆在东方广场的小南国吃蟹宴,点了我最爱吃的蟹粉和蟹腿炒芦笋。豆豆怀孕了不能吃,一毛老师在减肥吃不多,几乎所有的蟹都被我给吃了!吃得肚子极涨,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都不饿。因为和我们吃饭,所以导致一毛老师之后开会迟到了一个小时……他平时非常守时(我的接触仅仅限于饭局,所以也有可能只是饭局守时),我相信这次迟到对他打击很大,因为他已经三天没有请我们吃过饭了!

    现在晚上如果不加班,我就会在家里看《死神》,一部里面有超多帅哥可以和《圣斗士》相媲美的动画片。很久以前我就想看来着,但是一直没腾出空,现在看到一百多集了。这里要特别感谢我的同事大宛儿(虽然叫大宛儿但其实很秀气),她听说我在看《死神》之后,提醒我到六十多集男主角一护从尸魂界救出露琪亚之后的四十多集都非常难看,最好不要看,节省了我很多时间。

    我现在最喜欢里面的十番队队长冬狮郎,这个银色头发的小学生实在太酷了~看片子还学了很多日文,比如,“十番队队长”的发音就是“十番dei dei长!”“了解”的发音就是“了Gai!”“不可能!”就是“8磕能!”分明就是外地口音莫。

    昨晚竟然加班到凌晨五点,今天继续,好久没有这样过了啊。

  • 大舅的70岁 - [亲朋好友]

    2009-11-08

    我大舅和我爸都是属兔的,今年都七十了。他们性格上有些不一样,我爸爸很低调很沉静,而我大舅则由于人生阅历的关系很豪放。因此我爸爸和我们一起很温馨地度过了他的七十大寿,我大舅则大摆宴席,像过春节一样。

     

    我很喜欢我的大舅,他身上有种非常凛然的气场,宏大却不盛气凌人。而在我所认识的超过五十岁的人里,他是最最与时俱进的,和年轻人一样的思想以及和年轻人一样的心态。在和他的谈话中,你能感觉到时间带给他的睿智,但是感觉不到时间悠然流逝的老迈。在我姥姥和姥爷过世之后,大舅成了家里最大的长辈,每年春节、中秋之类的,都要组织大家进行各种团聚。

     

    他和家里的年轻人混得最好,带着我们一起玩,而我们也很喜欢和他一起玩。

     

    凡是这样的人,必然会经过一些蹉跎的岁月。我大舅知道我喜欢写字,所以发给我了一些自己写的文章,里面是他自己纪录的人生经历。怎样离开了北京,怎样又回到了北京,怎样经过了一段艰难的时代,怎样从事业中脱颖而出。其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描写姥姥家的那棵大榕树,看着看着我就哭了。大舅让我帮他改改他写的东西,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改,因为文章里是一个七十岁人的人生纪录,我没有走过这七十岁,怎么改得好呢。

     

    大舅原本来是在北京的,但是同僚出了事情,大检查也涉及到了他,有人举报说,他收了别人一枚金戒指,查来查去,发现什么也没有。那个时候我小,但是已经知道了他的泰然。后来大舅去了别的城市,离北京很近,小而舒服。他非常满意这个选择,在那个城市里悠然自得的安顿下来,做好自己的事情。

     

    大舅最满意的就是他的事业,而且一直教育我们小一辈要努力奋斗。我一直在努力而且在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会向大舅请教。当然,我姐完全没有听他的话,虽然我姐几乎是这个家里我大舅最为忠实的粉丝。

     

    在今天的七十大寿会场上,我迟到了,我姐一直在焦急地等我,她从来没有这么期盼我。因为给大舅买寿桃每个人要摊100块钱,我姐替我先把钱给垫上了,她今天最大的愿望其实并不是我大舅能过一个完美的生日,而是希望我能把那100块钱赶紧还给她。表姐(大舅的女儿)给大舅挑了一块非常古朴的江诗单顿作为生日礼物(和我姐形成极大反差),他很喜欢,我也觉得那块表非常适合他,老而弥坚,永远经典而不过季。

     

    小外甥通通坐到我的旁边,拿着三个气球,对我说:“佳佳姨,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啊,我都想回家了。”我对他说:“因为堵车啊,那你再陪我呆一会儿呗。”然后我就很慈祥地看着他,通通也很仔细地观察我。良久,通通突然面露恐惧地对我说:“你是佳佳姨吗?!”他好像永远记不住我的长相,上一次管我叫“阿尔法老师”。

     

    蛋蛋也去参加了我舅的七十大寿,被我家的表哥表姐表妹一通狂灌。我姐为了能让蛋蛋多喝两杯因此自己率先喝了两杯,之后就不省人事了。这种完全损人而不利己的精神,实在太值得我们学习了。

     

    现在,我暖暖地坐在家里喝着茶写着博客,猫啾在我旁边呼呼地睡着大觉。不知道我七十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像大舅一样对自己的人生非常满意?像我爸爸一样有着一颗沉静而随意的心?还是有着无数的遗憾不知道从何弥补?想到这里,猫啾突然醒了,它眯着眼睛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嘴角挂着微笑。

  • 我爸爸是19391011日生的,但是我怀疑他其实是1010日生的,因为我爸曾经不经意地提起过。在那个遥远的年代,大概和双十节同一天生出来的人都有被蹂躏的可能,所以为了划清界线,我爸把生日改成了晚一天。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我最爱无风起浪了。

     

    1011日那天,我带着我爸妈一起出来吃饭,还有我姐、我姨一家子人。其实在吃饭的前一天,我在家里大哭了一场,从晚上十点开始哭一直哭到了凌晨。因为我完全不能够接受我爸七十岁了的事实,他在我心里,永远是那么那么那么年轻的样子。不过这种伤心,在我第二天见到我爸之后就立刻消散了,他其实还是那副样子,儒雅的、快乐的、平淡的、很像温家宝的……样子。

     

    我爸一直在念叨,说自己头发白了。没有全白,是花白,我爸的头发以前是乌黑发亮的,油脂分泌极为旺盛,眉毛也是乌黑发亮的,跟抹了鞋油一样。现在呢,那些乌黑发亮的头发仍旧乌黑发亮,只是层层叠叠的,出现了很多白头发。我爸试验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先是用那种染发剂,结果头发是黑了,头皮开始过敏,长了很多小泡。看偏方说用黑豆磨成粉,沾上水变成糊糊抹在头发上也行,我爸就也试验了,效果怎么样不知道,但是头发根根直立,跟“家有好男儿”似的。

     

    我妈在家里是负责做饭的,于是,家里的饭能淡出鸟来。我妈总是振振有词地说,要少吃盐少吃盐,不过也不能完全不放盐啊。要知道,我爸可是个四川人,不能吃盐、不能吃辣,对他来说有多痛苦。所以上次,我在家给我爸妈做了一顿饭,我妈一直在说我做得味道太重了,不过我看到我爸吃得碗里一粒米饭也不剩,把剩下的汤也全部喝光了。

     

    这次带他们出来,我特地挑了四川菜,点了毛血旺和水煮牛蛙,被大家一抢而光。

     

    我爸妈都是喜欢新鲜事物的人,还要求我带着他们去过迪厅,进去之后,我爸妈一人点了一瓶啤酒,像模像样的喝着,大家都对他们俩很侧目。后来,我妈的心脏要跟着鼓点一起蹦出来了,我和我姐就赶紧带着他们撤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嚷嚷过去迪厅的事儿。

     

    我爸曾经要过我博客的地址,我想了想还是没有给,因为给了他们地址,我就更加不能在博客里发牢骚了,或者写那些我出去玩碰到的危险事儿,会让他们担心的。尤其是我爸,虽然他不善言辞,但是心思其实很重,并且感情细腻而丰富,看电视都会偷偷地哭。有时候我认为,我继承了我爸的感情细腻以及我妈的表达能力,并且极大地进行了发挥。

     

    本来该在我爸70大寿那天写这篇文章,可是想想也无所谓,对于父母而言,文字不是唯一表达情感的方式,多看看他们,多问候他们,多关心他们才是最正经的事儿。一写到我的父母,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就会沉静下来,大概因为他们就是有那种让人沉静下来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