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换飞机 - [路上旅行]

    2011-06-23

    周二的晚上,我乘飞机从上海到沈阳。

    上海正赶上梅雨季节,在浦东,所有的高楼大厦的上半段都掩盖在浓雾中,看上去非常有魔都的感觉。不巧的是,我订了六点五十五的航班,据说前后六个小时都有雷雨。有雷雨就不可爱了,因为飞机飞不了。

    之所以订六点五十五的航班,是老板(我们叫他爷爷,以体现其权威、威严的一面。另,如果有同事看到这篇博客,请不要在公司里声张)深思熟虑的结果,六点五十五那班是吉祥航空,不是大公司也不是大飞机,但是我们下午在上海的会议大概四点半结束,订六点十分东航的嫌太早怕赶不上,订八点多的又嫌晚不愿意,所以纠结地选择了吉祥航空。

    去沈阳,只有从浦东机场出发的航班。到浦东机场的时候,看到吉祥航空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原来所有的飞机都晚点了,现在不能办理登机。

    爷爷看到这种情形立刻做出决定:“我们去买东航的机票。”东航的柜台就在隔壁,我们排队等待。这个时候有个人,在排队处东看西看,于是我知道,这人找倒霉来了。爷爷对我说:“你去问问吉祥航空那边有没有登机时间,我来排队。”于是我迅速退下,一路小跑去问,问的结果是,我们那个航班应该是从上海到青岛,然后从青岛飞回上海再去沈阳,结果现在飞机还在上海,连青岛都还没有去呢。

    我赶紧一溜小跑回到东航柜台,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爷爷正在柜台大发雷霆,因为那个东看西看的男人果然试图插队了。一顿咆哮之后,轮到我们买票了,东航下一班是九点半从上海起飞,现在飞机在广州,估计也要晚点。

    爷爷当机立断,买票,然后看吉祥航空和东航,哪里的飞机先起飞。

    八点多的时候,吉祥的飞机还没有飞去青岛,看起来遥遥无期了,于是爷爷狠下决心,把吉祥的退掉,去办东航的登机。我们要去吉祥的柜台办理晚点证明,这样才能全价退票,在柜台前,又有人试图插队,被爷爷喝退。

    吉祥的机票我们没有退掉,因为是在公司订的,所以只是开了晚点证明,之后我们去东航的柜台前办理登机。这个时候,又一个找倒霉的来了。一个中国人带着一个美国人在爷爷办理头等舱登机的时候突然插队过来问问题。如果是个短问题就算了,很不巧,他的问题非常复杂,而且一个接着一个,很显然影响了爷爷办理登机,我非常替这个人担心。

    爷爷在他的问题问到了将近1分钟的时候,整个身体扭过去俯视着对方(爷爷占了非常明显的身高优势),并且把自己的美国护照拍在了桌子上,后面这个行为是针对后面那个美国人的。问问题的两个人于是很惊恐与不解地望着他,彼此凝视了大约二十秒钟无语之后,对方退下了。

    我们办理好了东航的登机,就进了安检,爷爷去了头等舱休息室,我在登机口附近的位子上看书。爷爷企图让我也进休息室,但我觉得我还是在外面溜达溜达比较好。

    大约晚上十点多,我们得到通知,我们东航的飞机备降在了虹桥机场。于是我们可能要被大巴带到虹桥登机。而上一班大巴刚开出去,我们要等大巴回来再出发,这一来一去估计至少要一个半小时了。

    我不怕航班晚点,晚就晚呗,反正我有书看。于是我立刻沉浸入了书中。

    十一点,突然接到爷爷的夺命追魂call,让我“立刻出来”。我非常不解,去哪啊?爷爷非常着急地说:“出来!你快出来!拿着行李!我们不等东航了!”啥?行李不是都托运了吗?于是我问:“出去哪里啊?出安检啊?”爷爷:“是的!我已经全部办好了!”

    我立刻从位子上窜起来,一路跑着出了安检,满头大汗地四处找爷爷,然后发现,爷爷满头大汗地拉着自己的行李正在等我,整个衬衫都湿透了。在爷爷的指挥下,我找到了自己本来已经托运的行李,由于要转去虹桥机场,所以行李出来准备运上大巴。

    原来爷爷得到消息,吉祥航空的飞机虽然还没有从上海出发去青岛,但他们调剂了一架飞机出来直接飞去沈阳,大概十一点多就可以出发了,会比东航的虹桥机场出发早大约一个半小时。时间就是生命!爷爷一直在念叨:“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一边慨叹着办理了东航的撤销登机以及吉祥航空的登机、以及东航的退票。其间没有人插队。

    后来据爷爷讲述,他还在休息室里喝斥了一个中东人。我虽然不在现场,但那个画面实在太栩栩如生了,因为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大家都在等航空公司通知,休息室中有一个东航的服务员,非常具有大将风度,说话做事都很有条理,爷爷甚至认为,完全可以招到我们公司来。但就在这时,一个中东人开始大骂航空公司,骂也就算了,竟然还骂到了爷爷最欣赏的那名服务员的身上,说她“Useless(没用)”。不能再忍了!于是爷爷拍案而起,怒对中东人的质疑,并且斥责他对一个优秀的人才进行了人身攻击,告诉他继续这样下去出门会遭雷劈(最后这句是我杜撰的)。后来,爷爷的好心也有了回报,他总是第一时间得到航空公司的一手消息,所以才能迅速决断出退东航登吉祥的指令。

    凌晨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沈阳,并在凌晨三点多入住酒店。

  • 那个猛男 - [路上旅行]

    2011-05-11

    继续做个广告先~~我的书《快乐小V的水晶骰子》: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五一的时候,默默菜花他们集体去重庆了,那个唱红歌的地方,我没有去,因为蛋总说,要带我去“看天鹅,挖玛瑙”。

    看天鹅、挖玛瑙也,听起来比去重庆神气多了,于是我每天都在问,到底去哪里看?哪里挖?蛋总神气地回答:“塞罕坝。”哦,好吧,一个……跟老掌沟一样的地方……

    不过我还是去了,能挖到玛瑙,说不定我可以提早退休。传说那里有死火山,因此当地人总是能挖到水晶或者玛瑙。我担心地对蛋总说:“哇塞,要是挖到里面有个大苍蝇或者恶心的大甲虫的玛瑙可怎么办。”蛋总歪头想了想,然后严肃地回答我:“你说的那个是琥珀好不好。”这些东西我真是搞不清楚!

    结果整个旅程枯燥无味,我就不说了。

    旅程中,有一个帅哥,身高得有一米八五,大长腿,长得虎虎生风。我看好他,准备介绍给菜花。因为我听到他打电话跟人说:“我五一出来是为了躲我前女友的,省得她老缠着我。”我琢磨了一下,觉得这个人看起来也很喜欢大虫子的样子,应该能跟钢板腿菜花玩到一起去。

    我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所以对他特别关注。到后来我觉得,不行,不能介绍给菜花。

    这人也太Man了。别人接房屋中介的电话,也就是说一句:“没有。”直接挂掉。他在山上接了一个,脸色先是一变,然后眉头皱了一下,接着说:“你TMD别再打了,我Cao你大爷的。”我当时就觉得,这人也太Man了。

    之后大家一起吃鱼,说起养的宠物,他说他养了一只金刚鹦鹉,张起翅膀来有一米多,为了不让鹦鹉闷,还养了一只八哥。他家得多闹啊,不过说明人有爱心。

    接着他说:“宠物生病就不能去宠物医院,那是害死宠物的地方!”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大家纷纷称是。然后他接着说:“我曾经养了一只乌龟,后来它总是吐,越来越不行越来越不行,我就……”我们大家都不断点头,我猜肯定是送到宠物医院,然后不治身亡,他想龟心切,所以对宠物医院没有好感。结果他接着说:“我就把它给解剖了。”……我下巴都掉了!

    啥?解剖了?!还没死呢!!他看到我吃惊的样子,很Nice的说:“你养宠物,要负责任,总要知道它是怎么死的,后来,我在它肚子里找到了一根皮筋。”……

    我当是就想,不行,这不行,不能介绍给菜花了。

    后来,他还吃了他家养的十条食人鱼(养这个东西就很奇怪),据说炖得汤蛮好喝得。他深情地对我们说:“你养宠物,对它有感情,所以,它应该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他这个性格,完全遗传了他妈。据说他养过一只兔子,后来由于出门,让他妈照看一下。回家的时候问:“我的兔子呢?”他妈回答:“我给你收拾了,在冰箱里。”……

    不行,绝对不能介绍给菜花了,她哪里斗得过他妈呀!回头也在冰箱里了!

    于是,带着非常遗憾的心情,我结束了这次旅行,心中怀着对八哥和金刚鹦鹉的担心,回到了北京,抚摸着我的猫啾。

  •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我很怕水,不知道的现在该知道了。

    之前在大堡礁,遭遇下雨和刮风,海浪啪啪的,我穿着救生衣漂在水里,身体笔直成一条线,僵硬地竖着,高昂着头,就是不敢让脸进水,当时那个怕啊,觉得海怪就要来了!那次之后我几乎暗下决心再也不去海边了。

    后来去马来西亚的时候,大家都深潜,我也壮着胆子深潜,在练习时,蛋蛋碰了我的面具一下,导致我漂在水里嚎啕大哭。也许你会说,那么怕干吗还老去海边啊,因为我这个人拧把,不甘心。其实每次去海边,都有些许进步,比如在马来西亚,我超越自己深潜了八米呢。但潜水和浮潜不同,潜水是不需要会游泳的,因为身上的衣服就是救生衣。

    这次在麻袋,刚开始两天我都是救生衣伺候的,但是麻袋的海面真是平静,大家都静静地浮潜,而且几乎只有我穿着救生衣,碧波荡漾的海面上因为我出现了一大块桔黄色的斑点,我觉得很不好意思。蛋蛋企图让我脱了救生衣浮潜,并且信誓旦旦说拉着我。但是下海之后由于过于紧张,当场来了个大腿抽筋,疼得我哟,说什么也必须得要救生衣了。

    有一天中午,我躺在水屋露台上看海边的小鱼,突然间在深浅水交接的地方出现了两条美丽的海豚,它们乌溜溜的背鳍有节奏地跃出海面,然后海里的小鱼们开始躁动起来,争相跳出了海面逃跑,阳光下这些活络络的景致显得那么美!我突然为自己感到很悲哀,海豚一定很看不起穿着救生衣的我吧?!

    蛋总正在房间里睡大觉。我默默地站起了身,凝视着广阔无垠的海面,我又看到了三个在浮潜的人。他们拍成一行,在海底悬崖边缓缓行进,轻轻拍打着脚蹼,显得特别美丽而优雅。不行!我不能再被救生衣束缚了!

    我开始思索。五分钟之后思索完毕。

    我拿着救生衣带好面镜、呼吸管和脚蹼下海了。请注意,是拿着,不是穿着。我用双手先铺在救生衣上,把脚蹼抬起,让身体漂浮在海里,然后我慢慢的把救生衣推开一些,适应身体下沉的过程以及半个头部浸在水里的过程,然后再把救生衣推开一些,再推开一些……直到我只攥住了救生衣的边缘。在边缘处有腰带,我尝试着只拿着腰带以防万一。整个过程大概也就持续了十几分钟,然后我冷静地在水里分析出:只要我有面镜和呼吸管,沉入海底的可能性几乎为0。而且,体力不支了就直接浮在海面上休息,海只会把你往岸边推,是不会把你往深海推的,除非很不幸遇到了漩涡。

    然后我就拉着救生衣游到了水屋的梯子那里,把救生衣拴在梯子上,自己快乐的游走啦!

    多么简单!等到蛋总从午睡中醒来时,我正在和菜花在海沟边看大海鳗呢!以前穿着救生衣,我哪里都敢去,因为不会沉,现在在做了上述功课之后,我不穿救生衣也照样哪里都敢去,因为根本不会沉!蛋总想要沉下去给珊瑚拍张照片,都要蹶着屁股折腾好久,沉下去其实才是最需要技术的事情。

    之后我们参加了另外一个岛的浮潜活动,被船拉着出海,到一个岛附近下水。我们在深水区下海,深不见底,我依然决然没穿救生衣,直接冲入水中,跟着大家一起在更加深的海底悬崖边上浮潜。 记得,去浮潜带脚蹼很重要,否则你会被洋流推着走。而且在你实在想把脑袋抬起来的时候,脚蹼让你很容易地踩水。

    那片海域无人居住,那里的鱼群那叫一个排场!还有一条我怀疑比我都重的大灰鱼翻着眼睛看我。 后来我看到在我们优美的浮潜队伍中有一个人拉着一根绳子,绳子上系着一个游泳圈,后面有个人,穿着救生衣拉着游泳圈。我当时就想,这一定是个残疾人!真是身残志坚、可歌可泣啊!后来事实证明不是,嘎嘎嘎,这个人之所以穿着救生衣还要拉着救生圈,就是因为他没带脚蹼,跟不上大家。呵呵呵呵……我不会告诉你们我为啥笑的。

    能够不穿救生衣浮潜几乎是我本次麻袋之行最大的壮举,让我太兴奋了。

    浮潜必备的三样东西:面镜、呼吸管、脚蹼。酒店有面镜租借,但面镜要适合脸型,我最怕就是面镜进水,这样很没有安全感,当初在大堡礁就是因为借的面镜进水,让我对那个地方至今没什么感觉。这三样东西在新光天地就有卖,但我在专门的潜水用品商店买的,面镜400-500,呼吸管200-300,脚蹼大概200多。因为是自己的东西,可以一直用,所以建议挑选好一些的品牌,可以不起雾、防水性能好。

    浮潜特别提醒:全身都要擦防晒霜,建议穿件T-Shirt下海,可以保护后背。以下照片均是由普通索尼卡片机拍摄,外面加了一个防水塑料套。

  • 哈罗~~各位眼前黑了很久吧?!

    我终于从美伦美奂的人间仙境马尔代夫回来了,在写正经博客前,我一定要郑重地向大家说一句心里话:“我去了很多美丽的海岛,但眼前景色能让我震撼的,目前只有马尔代夫。所以,不自己体验一把是你的错,但不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就是我的错!”我去过泰国、马来西亚、澳洲好多海边,其实各有各的好,但和马尔代夫相比,东南亚的海就完全是浮云了。一毛老师曾经将大溪地和马尔代夫做比较,大溪地胜在物种多样,有火山也有海洋,但如果单就海洋而言,他觉得还是马尔代夫胜出。

    最让我感到高兴的,是我这次回来并没有以往长期休假之后立刻上班的失落感,而只是不停地回忆在那里的美妙感觉,每次想起心里都很踏实很喜悦,那是一种对心灵的洗涤,我相信急功近利的人去了那里,心也会沉静下来。

    但是麻袋的选岛和选酒店非常重要,如果这两样没有选好,那无法极致领略麻袋的美,而且这种地方就是奔着奢华去的,千万不能图便宜,应该在自己能够承担的最大范围内选择最好的酒店和岛。下面我来讲讲在你选岛和酒店时需要注意些什么(注:我是第一次去,难免没有比较,所以也不能全听我的,毕竟每个人思路不一样。)

    选岛和酒店对于我而言是十分艰难的选择,因为我们这次出访麻袋的阵容是:我和蛋总、默默和小贾以及菜花和书凝。除了我和蛋总以外,另外四个是纯洁朋友关系,所以他们的要求是不能住水屋,因为水屋只有大床房,但是他们要求浮潜必须要好。我和蛋总的要求则是:必须住五星级水屋,浮潜也必须要好。

    想在一个岛上满足上述条件其实不那么容易。

    在网上有个古老的麻袋酒店分级,按照奢华程度一共分为十级,一般去麻袋至少应该选择在奢华程度在前五级的酒店,后五级不要考虑。但那个分级清单不够更新了,有些岛上的酒店(其实一般一个岛上一个酒店)已经完成了升级,例如DIVAVADOO、还有Meedhupparu等,这些酒店的分级排名应该已经调整到前面。我们就住在Meedhupparu上,这个岛上之前只有一家四星别墅酒店: Adaaran select Meedhupparu,但升级后岛上建立了一个五星级的水屋酒店:Adaaran Prestige Water Villa。两家酒店区域严格划分,而Water Villa水屋下面就是该岛的最佳浮潜点。

    但是如果你做了足够的research,你就会发现,很多超级奢华酒店都不在A类浮潜岛上,例如WFour season什么的,都在C类浮潜岛。A类浮潜岛是珊瑚礁很好、鱼很多,而C类浮潜岛则有好沙滩,可以晒晒太阳,但浮潜效果不好。在浮潜这个问题上,蛋蛋和菜花是坚决不会退让的,必须是A类浮潜岛。于是几乎我就找到了一个符合全部条件的岛:Meedhupparu。有四星沙滩别墅也有五星水屋,并且是A类浮潜岛。Meedhupparu新建的水屋和以前的别墅酒店完全是两个世界,连园林都是分开的。

    我想说,这真是一个好选择,唯一对我们不太方便就是沙滩别墅的客人不能进入五星水屋的酒店区域,餐厅和沙滩也完全是分开的,导致我们和菜花他们一般只能在海里相见。

    我们刚到水屋的时候,私人管家会带领我们先参观房间。水屋就是建在海里的小别墅,从水屋可以直接跃入海中。几乎只要是五星水屋,就会有个私人管家,负责我们在岛上所有的衣食住行。我们的价格是Golden All Inclusive(金牌全包价),酒店里的早中晚饭和酒水饮料都不会再花钱。强烈建议用这种价格,这样就可以非常爽的大吃大喝不用顾忌钱(只是刚开始顾忌一下)。

    房间外面是正对海面的专属大露台,露台上有露天按摩浴缸、一张双人的大榻和一张桌子两把椅子。晚上可以在榻上躺着看星光。所以几乎每天我们都是早上在房间外面的露台上享用丰盛早餐,中午吃饭喝咖啡,沉静地坐在餐厅看海鸟和跃出水面的鱼,下午回房间浮潜,从水屋的楼梯直接潜入海里,晚上烛光晚餐加酒吧happy

    有人说水屋很吵,因为有海浪的声音,那些建在沙滩上的水屋可能有这个问题,因为大海吵基本就吵在海浪拍打沙滩上了。但我们的水屋建在有珊瑚礁的地方(其实大多数水屋在修建时都会破坏些生态,因为珊瑚礁很脆弱),离沙滩有段距离,夜里非常安静。水屋的二十米开外就是一个海里的悬崖,深浅水交界的地方鱼非常多。

    据说我们岛上的厨子是全马尔代夫最好的。这一点我深表认可。很多朋友建议我们带了方便面,说岛上伙食不好,但其实一包也没吃,因为餐厅的饭太香了。不是自助餐,而是set menu,晚餐有三道沙拉、三道汤、面包、六道主菜、三道甜点可以选择,每天的menu都不一样。我们住了五天,没吃过重样的东西。各种鸡尾酒、果汁和红酒、白酒、香槟都是想喝多少喝多少。

    我相信那些大牌酒店们的水屋应该都具备这种素质或者比我们住的好,因为Adaaran毕竟不是大牌酒店集团,床垫和枕头不太舒服,这是我最不满意的,不过我仍旧舍不得Meedhupparu,想要带我爸妈再来一趟。在水屋住了五晚,一点不觉得腻。

    我所有的酒店预订都没有走旅行社,而是在www.booking.com  上订的,水屋是950美金一晚。听起来有点小贵,但一顿晚餐就是100美金的素质,加上红酒什么的,我觉得这个价格超值,不过不用booking.com订,我们的价格订贵了,听说还有更加便宜的代理,上岛之后就是在岛上做SPA花了点钱,留了点小费而已了。不过由于有45分钟水飞,所以水飞往返价格还要315美金。大雁刚刚查了一下,据说7月份现在订才757美金。

    接下来,我要放上水屋的照片。其实这个水屋不特别,全麻袋的五星水屋都是这种档次,那美伦美奂的景色哟……未来您还将收看到:完美麻袋之旅之克服恐惧看花鱼!以及之大旅程的小事情两篇。海底的照片在下张里放。

  • 我眼前一黑 - [路上旅行]

    2011-01-19

    在长春出差,刚下楼吃晚饭,想来想去选了酒店里一家日本菜,因为就我一个人,日本菜量少,可以多吃几种。

    日本菜么,一般都有自助,如果是两个人,大家互相吹捧着鼓励着吃,绝对是吃自助值当,但就我一个人的话,我决定不浪费,先看看自己想吃什么,再决定是自助还是单点。饭店的招牌上写:“活海胆刚到。”哇,我最爱吃海胆了,有一次菜花过生日我们吃多佐自助,我得吃了十盘海胆。

    于是我当机立断,海胆我是必须吃滴,那么我就海胆的价格为起点,如果海胆很贵,我就点自助,如果便宜,我就单点。我翻开菜单查啊查,艰难地发现海胆那里写着“时价”。于是我矜持地问服务员:“你们海胆多少钱?”我听到服务员回答:“二十。”“来一只。”二十,可不贵啊。“那自助呢?”“二百一位。”

    接下来我又点了一个烤银鳕鱼,六十元,一个锅烧乌冬面,四十元。算上海胆,一共一百二十元。我觉得够吃了,于是决定不自助。

    其实我还想喝点清酒,但300毫升的最便宜的清酒也要五十元一壶,加上这个五十元,我的价格就直奔二百元,就不如自助了。我在椅子上纠结了一阵子,决定不喝,因为反正我喝三口基本就醉倒。其实我还想点壶松茸汤,可是松茸汤一壶四十元,加上这个四十元,价格一百六十,我稍微再吃个大虾就超二百了,那就不如自助了。我在椅子上纠结了一阵子,沙发皮都让我坐皱了,最终决定不喝。艰苦朴素、勤俭持家么。

    为了保持一百二十元的价格,我连烤银杏都没有舍得点。果然果然,锅烧乌冬面我都没有吃完(因为不好吃),还好没有自助,不浪费。

    饭后结账,服务员拿来单子,麻痹的,海胆的价格听错了:共计一百八十元。我眼前一黑。

  • 等灰机 - [路上旅行]

    2010-12-12

    周五北京大风,据说瞬间风力超过十级,把T3航站楼的屋顶都给掀了,导致我从大连回来的航班延迟了八个小时,凌晨一点才到北京。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结果了,我完全没有被航班出奇地晚点打倒,而是下了飞机就飞奔到簋街吃了手擀面,凌晨三点发出上周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周六照样起床喝了太妃榛果拿铁,去看了林宥嘉的演唱会,并且在晚间跟朋友们玩了XBOX KinnectPS Move,对比了两者之间的不同发了围脖。

    这就是生活。

    上周一直在大连出差,中途去了一趟长春。很多人提议说大连的日餐很不错,于是从长春回来我就提议请项目组的同事们一起吃。她们特替我省钱,严格按照每个人100元的标准找了一家性价比看起来最好的,离酒店也很近。我们吃了各种生鱼、天妇罗、烤鳗鱼、海鲜火锅和乌冬面,吃得肚歪。我最喜欢在出差的时候和同事们吃饭了,很快乐的一件事。

    周五下午两点,我们到了机场,窗外天气非常阴沉,那个时候我们还完全不知道北京这么大风呢,还悠哉游哉地喝咖啡、聊大天儿,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等得脖子都疼了,还没见任何要出发的迹象。直到有两班去北京的飞机都取消了,我们才紧张起来,因为同行的都是女生,不是女生就是女朋友在首都机场等着的男生,大家各种归心似箭。所以当很多人放弃了继续等待选择在大连再住一晚的时候,我们坚决地留了下来。

    我在围脖上也激烈地说过,我隔壁座位的那位不相识的男青年很爱放屁,这让我的等待更加难熬。我也不想在博客上说这么不优雅的事情,但没办法,伤我伤得太深了。

    在等待登机的时候,他就站在我前面。我正在和同事们聊着什么的时候,突然一股臭味冲进了我的鼻腔。由于我离他很近,那感觉,很像是吃了一口臭cheese,厚重的臭味从鼻腔蔓延开来,钻入了呼吸道,再蔓延到整个肺里,然后又从肺里冲了出来,进入鼻腔,变成普通的屁味。

    有那么一会儿,我完全迷失了,要晕倒。如果我晕倒了,那么不知道我是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被屁熏晕的人啊?能申请吉尼斯了吧。

    很不幸,当我到了飞机上,我发现他就坐在我隔壁,而他也没让我失望,一路放了三个屁。大概你们觉得,三个,太少了点吧。但记住,是三个保质保量的屁啊,杀伤力很大。

    凌晨一点,我终于到了北京,冲下飞机就和蛋蛋去吃了簋街的手擀面。这家手擀面就叫手擀面,在一家性用品商店隔壁,很好吃,在吃得时候我完全没有想起来那些屁。记得要吃茄子汆面或者尖椒汆面,赞啊!大吃大喝之后大脑皮层兴奋了,我又回家去加了一会儿班,发了很重要的邮件,才睡觉。

  • 天寒地冻 - [路上旅行]

    2010-12-07

    真没有想到东三省已经这么冷了。

    我还信心满满地穿了一件我认为最厚的棉外衣,结果到了客户,客户都纷纷同情地表示要立刻带我出去买羽绒服。我的同事们更加夸张,还带了棉裤来。在穿秋裤都要很低调地今天,他们竟然带了棉裤来!不会是免裆的吧?女同事们都有帽子,有个女同事不仅有帽子、围脖、羽绒服、棉皮鞋,还觉得不尽兴,在我要买靴子的时候也赶紧凑着跟我一起逛逛,要再买个雪地靴。

    我新买的靴子还是暖和的,至少能护到脚踝,我差一点就动心穿裙子来了,还好没有干那么失心疯的事。

    旅途中我带了一本《荆棘鸟》,这是继我很小时读过之后的又一次复习,想不到竟然看入迷了。那本《荆棘鸟》已经很破旧,厚厚一本,印刷也没有现在的书籍精美,但却让我欲罢不能。看到动情处心里痒痒的,有种说不清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燃起了重读各种书的想法。小时候看了很多书,例如《简爱》、《呼啸山庄》、《红楼梦》什么的,都是我在小学的时候读的,只是看个大概齐,注重的是情节,而不是内中人物的心理历程,没有什么共鸣。这次重看《荆棘鸟》,非常理解拉尔夫神父和梅吉的那种纠结。只能说,理解万岁。

    出差这一个星期,我和同事们在一间小会议室里,这是一栋商住两用的楼房,窗外是各种交通工具:房间是华丽丽的海景房,所以能看到货船和渡轮,楼下就是火车站的货运站,时不常还有飞机飞过。客户准备了很多零食放在会议室,有乐天派、小橘子、香蕉和话梅,而会议室隔壁就是厨房,每到快中午的时候,整个会议室就弥漫着饭香。大家就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忙碌地工作着,到快下班的时候就开始热烈地讨论去哪里吃饭。

    这是一幅多么纯朴的集体出差的图景啊,我从一毕业就开始对这幅图景很熟悉也很喜欢,因为我第一个主要客户就是东北的,常年在冰天雪地里出差,但是会议室和酒店里很暖和,同事们在一起也很融洽,如果再能碰上一个善良的客户,那真是再苦一点也值得。

    听说大连海鲜不错,应该去哪里吃涅?

  • 哎呀哎呀,我还在写拉萨那点事儿,我自己都着急了,但是还没有写完呢。在拉萨的中途去了一趟纳木错,海拔四千多米的一个湖。

    说纳木错是湖其实都不贴切,我觉得简直就是海,还有海浪拍打沙滩的画面,让人恍惚忘记这是在高原。但纳木错的气候条件有点恶劣,大风、很冷,于是我出现了高原反应。别人都去爬山照相的时候,我坐在屋里休息,一只小燕子突然飞了进来,落在屋里房顶上的电线上。刚开始我很替它担心,担心它是误飞进来的。后来发现它很安稳地在电线上睡着了,我就猜它应该每天晚上都到藏民的屋子里去睡觉吧。

    纳木错的那一晚很难受,外面不停地听到狗叫,叫了一个整晚,由于高反导致的头疼也疼了整晚。晚上吃饭,上的菜看上去都很可疑,黑糊糊一大片。和我们同车的几个广东人吃得非常欢。一个叫小明的男生(真的叫小明),中途出去,拎了一个蛋糕回来(天知道他怎么在纳木错变出的蛋糕!),对另外一个叫奶茶的女生说:“明天是你生日,但明天就没有那么多人了,所以今天预祝你生日快乐。”

    全场鼓掌。大家都很震惊小明这么有心,因为小明和奶茶应该就是来西藏才认识的。我微笑着看着这一切,得出了“我老了”的结论。

    第二天一早,本来大家纷纷说去看日出的,结果下了小雪。我打开门的一刹那,屋里的小燕子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冲向了外面的茫茫雪空。瞬间谣言四起“大雪封山一个礼拜”“方便面到时候100快钱一碗”“能烧的桌子椅子都给烧了”等等,让所有人非常惶恐,四处找司机要求立刻出发离开。我连被热茶都没喝上,就被拱上了车。

    回来的一路颇为艰辛,不过司机很有经验,唱着歌就把车开回来了。我们也和同车的广东朋友告了别,不知道小明和奶茶会否有下文。

    之后就发生了诡异地事情。

    去木如寺买藏纸佛经时,我看到门口有一只黑色的小猫,在拉肚子,看样子快不行了。我心里很难受,进寺就给这只小猫祈福,希望它能好起来。出门的时候发现小猫挣扎着走了两步去喝酸奶,心里稍许宽慰。结果我走出木如寺到小昭寺的路上,突然肚子痛得不行,一步也走不了,在地上蹲了一会儿就暴走回了酒店上厕所,这一上……就是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期间还疑似发烧了一阵子。

    回来和一位同事说起这件事,精通各种佛法蛊术的他用了一个很鬼恐怖的名字:破娃大法。该同事教导我,路遇动物及穿戴奇怪的人,不可以总是盯着他们看,因为这些人或者动物可能是正在修行的人或者妖,看久了人家会不高兴,我就会生大病……我心里这叫一个冤枉啊,这才叫好心当作驴肝肺呢。

    不好意思啊各位,一个拉萨的事情,竟然让我写了三个星期。主要我太懒,每天晚上回了家就着急看《Lost》,总也没有时间写。我会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