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天到外地出差了一天,由于离北京很近所以坐动车。我很喜欢坐动车,又快速又安全,咣当咣当的非常适合睡觉。

    到了地方之后打车去酒店,司机看上去就不太实在,由内而外的不实在,明明一转弯花六块钱就可以到的酒店,他走了二十多分钟,选择了一条又绕又堵的路。当然,上车的时候我是不知道的,所以当他的车子水箱开锅不得不停下来的时候,我还小同情了他一下。后来到了酒店,碰到其他同事才知道线路明明顺得很。虽然很生气,但是算了,下车的时候看到他水箱里的水至少有100度了,这就是多行不义必遭天遣的后果。

    中午和大家一起挤在KFC吃午饭,看到坐在对面的小朋友对工作充满热情地脸,我突然想起了小的时候。

    刚毕业那会儿又爱出差又爱加班,觉得自己每天加班到深夜然后出差一出就是俩仨月,人生可精彩了。记得那会儿和朋友一起畅想未来,我未来的一大愿望就是:“有一份好工作!”后来我迅速检讨了自己的狭隘,既然是畅想未来,那当然应该是每天睡到自然醒银子多得花不完了,我竟然都只能畅想到有一份好工作,真是被公司洗了脑了。

    工作了这些年,热情还是有,但是已经承担不了每天加班到凌晨的工作量了,而且也不喜欢出差,不喜欢开会。虽然我很善于说话,但是如果一天要说七个多小时,我下班后会变成一个很沉默的人。不过回想起以前繁忙的生活,还是有很多感悟,还是有很多回忆,还是有很多挥之不去的脸。很多人在项目结束后再也没有见过,但是我时常会想起他们,以及和他们在一起时候的点点滴滴。

    记得很久以前加完班的一个夜晚,大概凌晨四点钟,我回家后给妈妈留了一张条子在桌上,写着:“明天早上九点叫我起床。”然后就带着一脑子的合并报表昏昏沉沉地睡去。一觉醒来,妈妈坐在床边看着我,时钟已经指向早上十一点。我一下子从床上蹿起来,大声地说:“您怎么不叫我起床啊!”妈妈捋了捋我蜡黄方片儿脸上的头发,说了一句和起床完全没关系的话:“咱不干了吧。”这件事情我大概说了很多次,因为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从此之后我不会再向父母抱怨我的辛苦,因为什么辛苦也抵不上他们因为关心我所承受的辛苦。

    有时觉得累了,我会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而大哭一场,情绪沮丧得自己都觉得吃惊。哭是我调节自己抑郁情绪的良方,痛哭过之后心情会敞亮很多。可是冷静下来,我时常都在想,有朝一日,当我真的发了大财不需要一份工作了(想想都开心!),我是不是会变得很空虚,是不是会特别想念自己工作的那段日子,是不是会特别想念在办公室里鬼鬼祟祟传播八卦的那种快感?

    答案估计是肯定的,所以在还没有找到发大财出路的今天,我决定匍匐前进。

  •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要搬到东方广场住三个月。

    我对此特别期待,因为下楼之后就是星巴克,隔壁就是我工作的写字楼,于是每天早上8:30,我虽然仍旧怀着怨恨起床,但是起床后我会想到我比其他的同事还是起晚了,一种自豪感会油然而生。起床后,我下楼买杯咖啡,再也不用争分夺秒地抢出租车,而是悲伤而优雅地慢慢踱到E3写字楼,上六楼,打开房门坐下,9:00整。一切都趋于完美!

    由于我太期待了,所以上周一我对蛋蛋说:“去买几个箱子,要打包了。”上周二我对蛋蛋说:“去买几个箱子,要打包了。”……上周五我对蛋蛋说:“去买几个箱子,要打包了!!!!!”……蛋蛋的回复终于不再是:“急啥啊,我两个小时就打好了。”于是我周六一早(下午一点多吧),高兴地开始看蛋蛋打包。

    对于声称自己“两个小时就能打好”的蛋蛋同学,在收拾书架的时候,一扭身,很英勇地把腰扭了,从此只要稍微用点力气就开始龇牙咧嘴。不顶用的东西!于是我不能再磕着瓜子厌气的坐在沙发上看笑话了,一跃而起开始干活。要收拾的东西实在实在太多了,达到了惊人的程度,用了十五个超级大的搬家箱子,还有三十多个袋子以及一些零散物品。我还一件家具都没有拿走呢!光光是些细软!

    家里最后一个被搬走的是猫啾,它边嚎叫着:“天下大乱啦!!”边躲进了窗帘后面。搬家公司的人在我家里折腾了三个小时,都没发现它的存在。被我从窗帘后面揪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土,脏透了。猫啾伤感地看着空空的房间,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

    小奥在东方广场里住了很久了,他完全热爱这里,那天我们吃饭聊天,他对我和豆豆公说:“我每天晚上11点还可以穿着拖鞋去楼下的电影院看场电影!不用担心打不到车、不用担心回家太晚,你想象不到这种美好!”豆豆公听完无比羡慕地问:“挖赛,真好,是你直接刷公寓的卡就能进电影院吗?”……看来大家对“美好”的定义深度都不一样,奥总虽然可以穿着拖鞋看电影,那也是穿着拖鞋买票看的……

    刚刚奥总给我打了电话,热情洋溢地邀请我去他家吃晚饭,他说,他要做玉皇大帝炒饭给我吃!我刚开始婉转地告诉他,我晚饭吃很多的,可能他的炒饭不够,但是奥总说,他可以放十几个鸡蛋进去~既然奥总这么热情,我决定还是同意了,先下去吃十个包子,然后就准备去奥总家啦~

  • 冷静,保持冷静……

    我前天写好了一篇博客,用word存在电脑里,然后我就高兴地去各种玩了,我觉得我那篇博客写得很好,打算昨天发的。然后,昨天上午,我就高兴地托秘书把电脑送去IT升级系统了……今天想起来,赶紧去查了一下,我果然神机妙算啊!新写的博客不见了!

    好吧,智者的一生……总是要经历很多劫难的……

    因此现在的我,仰着头,在使劲想自己到底写了些什么,但是脑子里一如既往一片空白,看来只能新写一篇了。我心里真是特别恨,特别特别恨。

    这几天,大家上班的情绪好像都不高,估计受到了马上要新年的影响吧,我也是。我一直在向大家宣传各种发大财的理念,因为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有些同事们本来还在享受着快乐的打工生活,现在好了,都像我一样苦恼了。

    马文一直在问我很多问题,他在msn上叫做“王胖胖”,明明自己瘦得像相片一样,却起了这么个名字,看到我就很想打他。可惜啊,他已经不是我的同事了,现在想要欺辱他并不太容易,不过我不会气馁的。他马上要进录音棚去录圣诞歌曲,这是公司安排的,他问我应该唱什么歌,并且给了我几首歌进行选择,我看了一下他选出来的歌,无一例外,全部惨兮兮。中心思想都是“你为什么不爱我”以及“你爱我为什么要走”之类的,我就跟他说:“圣诞歌曲,你当然要唱欢快一点的了!”结果他还是选了一首“你为什么不来听我的演唱会”之类的。

    我的同事小小周,长着一张“开兰博基尼”的脸。这是王大仙儿的原话。王大仙儿还是算准了一些事情的,所以我们对他越来越尊敬了。既然他说小小周是“开兰博基尼”的脸,那么小小周就真的有可能在未来开上兰博基尼哟。我端详着小小周,心里想:这张脸有什么特别呢?除了比我的还大以外?

    每天中午吃饭,大家都要进行小组讨论。讨论的议题很多,当然都是八卦。我很珍惜每一次的讨论时间,每次都投入到积极的讨论中去,无论议题是不是我熟悉的。有一次同事们讨论“蜗居”,我也积极参与了,详细分析了剧情以及对各个人物进行了细致而理智的评价。但其实,他们都不知道,我一眼蜗居都没有看过,我所有信息都是自己旁敲侧击听来的,然后汇总变成了自己的观点。多好的干咨询的人才啊!

    外面天黑了,我也该下班了,最近状态不错!继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