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发公司里一个小朋友给我发的邮件:“不好意思通过公司邮箱发些宣传资料给您。我在这家很小的NGO(PTE)做志愿者,这次为河北永清的艾滋病人捐助冬衣的活动迄今为止进展非常缓慢,不知道您能不能在写下篇博客的时候帮忙呼吁一下。希望这个不情之请不会让您太为难,如果不方便也没关系呵呵,非常感谢。”

    我不认识这个孩子,但非常希望能够帮到这个小同事,而且我看了他们NGO的年终总结,很感动。其实只是55套冬衣而已,但如果小忙都帮不上,还谈什么大事业啊。从小做起,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活动的截止日期是1月14日。

    活动目标:

    为55名因为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感染者和3名艾滋孤儿筹集58套过冬套装,混搭也可以,单独的套装包括4件:帽子,军大衣/棉服,厚棉靴/雪地靴,手套

    捐助物资标准:(男女款尽量大号点的,推荐175)

    1.衣物请不要有破洞,麻烦洗干净,扣子、拉链、鞋带必须完整无缺。这件衣服应该是足够厚,在零下5度自己也可以穿出去,自己也愿意穿出去才好。

    2.御寒衣物为主,不收漂亮的或者薄衣服,强烈推荐军需劳保用品的大衣/帽子/手套/鞋,厚实/耐穿/能干活去劳保店买一件不到200元。当然,不一定绝对要求是军大衣啥的,因为这个很实用,价格也低,所以强烈推荐。如果是自己的衣服,最好能包住屁股的,要能盖住大腿就更好了,长一点的,宽松一点的。

    3.强烈推荐捐出来雪地靴,那东西真暖脚。

    4.可以给孩子们送去一些完整的零食。


    捐助方式:

    1.请自行联系区域接收负责人,请自行送达到,会有人检查,不合格的会退。

    2.现金捐助标准:350RMB/人 包括:军大衣160RMB 军用棉靴80RMB 军用厚手套30RMB 军用大棉帽80RMB PTE当天到河北永清的劳保部门采购。不是必须捐350RMB,10RMB 20RMB都可以。


    活动截止日期 2011.1.14 周五截止 周末送去

    活动咨询:

    易旻昊 138-1079-1357 minhoo.yi@pte-china.org

    北京地区接收点和负责人信息:(相关负责人会负责审核以及登记合格物资的信息和捐助人信息)


    地址:三元桥地铁站C2出口或者公交三元桥站 国际港C-2001-2
    周一 到 周五 下午13:00——16:00 可以电话或者短信预约

    (请用袋子装好,PTE有宽胶带打包用)

  • 上个周五下午出发,我们部门的人坐着大巴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发,深入荒郊野岭,到达了一家气势雄伟地温泉度假酒店。

    公司一年一度都会组织各种年会,整个公司组织一次、大部门组织一次、小部门组织一次,听说现在超过千人的年会都要向公安局提申请了,整个公司的年会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公安局的申请,北京有好几千人呢。我觉得在申请里,有必要说明我们公司的业务性质,就是一般的审计及咨询业务,以侧面展示像我们这样的人群都是老老实实做事、踏踏实实做人的,掀不起什么大风浪了。到时候公安局的人看到申请,顶多冷笑一声:“切,一群会计。”

    这个温泉酒店很有挑战性,在到底泡不泡温泉的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有争执。泡吧,身材就惊天大暴露了,像我这种各部位都拿不出手的患者,怎么能堂而皇之在同事们面前穿比基尼呢。不泡,那约等于承认自己身材不好没有自信,还见外。

    那家温泉酒店的餐厅真是有够难吃,席间有同事表演节目,还穿插了抽奖活动。头奖是两台IPAD。我都想好了,如果抽到了我,我就大方地讲出获奖感言:“我已经有一台IPAD了,所以我愿意把这台IPAD转让给另外的同事,放弃这次领奖机会。”我嘴里衔着一块牛肉想到此,被自己深深地感动了。结果老天爷没有给我这个做秀的机会,直接给了我一个结果,大奖被另外两位同事抽走,我只抽到了一个阳光普照奖。所以说,做人真是不能太善良。

    抽奖这件事,去年参加大部门年会,我们部门的Vicky J得了一个二等奖,是个单反照相机,今年小部门年会,我们部门的Vicky W得到了特等奖,一台IPAD。我作为我们部门的Vicky Y,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硬奖!我们部门只有三个Vicky,我脚着,下次该轮到我了!

    晚上我还是决定挑战自我去泡温泉,在一个小池子里和大宛儿一起畅谈人生,然后发现部门里没有一个男生下来泡温泉的,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尤其是有个男生是职业练健美的,这种展示自己的机会都抓不住,还怎么笑傲人生啊。我和大宛儿在池子泡了俩小时,泡得身上都起白泡了,才算聊完人生那点事儿,身心俱疲地回到房间。

    夜里十二点,收到同事短信,说一干人等正在老板房间里玩杀人,据说是一警两匪,这么不专业的玩法太挑战我杀人的专业技能了,所以我迅速进入了深度睡眠,不再问世间事。

  • 昨天一时想起做衣服的事情,就在围脖上说了一嘴,结果大家貌似反响很热烈,可见白领们有多少事情心烦。

    其实工作十几年的人早就找到了各种工作上的技巧,但是我觉得,当初我当小朋友的时候就没人告诉我这些,好像这些事别人天生知道一样。记得当时有个词叫“GAAP”,是一般会计准则的意思,PRC GAAP是中国会计准则,IAS GAAP是国际会计准则等等。可是我们小朋友根本不知道什么是GAAP,只是听大人不断说“要按照这个GAAP做”、“要按照那个GAAP调”。我当时心里就想:是GAP么?这不是一个品牌么?

    后来斗胆问了一个面善的senior,人家才告诉我GAAP是怎么回事。因此当后来有小朋友再进公司,我会先把这些缩写词给人家解释一遍。我也觉得奇怪,这么古怪的一些用语,为什么有人就会觉得我们天生就会呢?是故意不告诉我们以表示自己的资深么?

    说远了。

    我以前在公司里,很不注意穿着,经常乱穿,级别低的时候很少有人管。我曾经穿了一条宽腿大裤子和一件艳红色紧身毛衣上班,被当时的高级经理当街拦下提出口头警告。现在级别高一些了,天天和老板抬头不见低头见,因为服装这件事被诟病实在不值得,所以很注意。在专业公司里,牛仔裤、哈笼裤、七分裤、凉拖、露背装、超短裙、棉鞋(例如UGG)、大毛衣都是不能出现的。

    那天看到同事阿曼达穿了一件很好看的衬衫,就随口问了一句哪里买的,她告诉我在三里屯3.3三楼的裁缝店做的,我就特地去了一趟。我很喜欢阿曼达的穿衣风格,不古板又让人无法诟病。那天她穿了一双帮比较低的灰色矮跟靴子,腿上是一条瘦腿的黑裤子,上衣就是我喜欢的一件棕色小衬衫,外面罩了一件灰色的毛衣开衫,很舒服很好看。

    那家裁缝店其实看着很土,而且衣服的款式非常单调,但衬衫胜在便宜,有无数料子可以选择,包工包料100或者150元一件。我其实还做了一件西服外套,效果很一般而且贵,要800元,就不推荐了。我人比较瘦,所以难买到合适衣服,裁缝店是可以一直试,试到满意为止的,今后就以满意的尺寸为准,可以一直挑料子做下去。至于开衫,优衣库有200多有100多的,建议买200多的,质地柔软一些,而且建议买大一点,我平时穿S号,但套在衬衫外面,一定要M号才好看。

    唉,我先叨叨这么多吧,我也不是时尚届的人,穿衣也没什么特别心得,只是看别人穿着好看我就好个打听,生命在于打听。

  • 我很久没有认真看过书了,因为前段时间天天看美剧。

    这几天买了一些书,《一辈子做女孩》是因为看过英文版《EAT PRAY LOVE》,后半部分讲瑜伽的,之前没有看懂,所以特地买了中文版来看。翻译得很一般。我想想英文版也一般,否则我应该能坚持把书看完的。目前家里有两本书,貌似应该好看却一点也不好看的,一本叫做《耶稣裹尸布之谜》,另一本叫做《隐之书》。那本《隐之书》,真是比圣经还厚,我看了十分之一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而《白夜行》是我一直想看的书,因为口碑很好,大家纷纷推荐,但有一部分人提醒我这是一本很黑暗的书,看过之后让人很崩溃,所以我一直想不好要不要看。我看书是很纠结的,结尾不能太差、情节紧张刺激、文笔幽默流畅,这是我挑书的几大要素。所以哈利波特深得我爱。我听说JK罗琳又放下活话儿说哈利波特可能续写了,我早料到她得走这么一步,这种一辈子的摇钱树,搁谁断了谁都心疼。

    其实《白夜行》没有那么崩溃,因为我看来看去觉得那种黑暗我今生今世不可能碰到了。

    封面很好看的《女少年》是秋微寄给我的,我一口气看完。整本书很幽默,非常写实,偶有动情之处让我在家里哇哇大哭,我也权当排毒了。说实话我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看的书了,让人放不下,看着心里有些隐隐的同感,有点小纠结,有点小伤心,可又没有什么大喜大悲之处,就是在淡淡的叙述里,一个女少年的形象鲜活于纸上。之所有这么有共鸣,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曾经是女少年吧。

    周日晚上出差到东三省,我一下飞机就觉得自己完蛋了,就穿了一双单鞋,脚一冷全身都冷,所以我今天晚上就蹿到百货商店里买了一双靴子。走前我信誓旦旦对同事说:“我要买双棉靴子,特别暖和那种。”结果我最终拎回来的那双,是灰色麂皮面的,侧面有亮闪闪的水晶扣,单皮,看起来一点不保暖。我同事问我:“这鞋跟你现在脚上那双有什么不同啊。”我趾高气昂回答:“我这双是高帮的靴子啊,踩在雪里脚不会湿的,我完全就是需要这样一双靴子。”但其实,这边根本没下雪。

  • 上周六我决定请大家在家吃饭,因为周四没有时间过感恩节,所以周六补过。

    周六那天刮很大的风,我简直担心同学们会宅在家里不出来。但我的担心很多余,土摩托老师为了证明自己真的配叫土摩托这个称号所以顶着六级大风骑着摩托来了,中间迷路三回,听到他绝望地在电话里说:“我彻底迷路了。”的时候,我怎么也无法把迷路这件事和高大宽厚的土摩托老师联系到一起。好不容易到了我家,土摩托老师说:“你家真难找啊。”我体贴地回答:“是的,一般都会迷路的。”但其实,没人因为找我家而迷过路。

    这个周末本来蛋蛋不在的,所以我才灰常高兴地纠集了那么多人来玩。结果蛋蛋听到之后偷偷地修改了自己所有的行程,不仅固执地留了下来,并且还要证明自己是这个家里不可或缺的。所以他跑到宜家买了600块钱的蜡烛,要办蜡烛派对。回家后花了四十分钟放蜡烛、点蜡烛,由于过程过于繁琐因此还冲我发脾气无数。之后蛋蛋要求家里不许开灯,于是所有人都必须摸着黑进门,然后摸着黑吃饭,虽然家里点了几十个蜡烛,但终归还是很暗的。。。。不过有一点很好,非常暖和,同学们的毛衣都穿不住了。

    由于是感恩节派对,因此我计划吃西餐。经过慎重考虑,我给猫猫打了一个电话。

    我对猫猫说:“周六来我家吃饭?”猫猫很开心:“好啊好啊。”我:“吃烤鸡、披萨、罗宋汤和自制蛋糕。”猫猫:“你做饭啊?”我:“我只会做罗宋汤。”猫猫仍旧很开心:“其余的我都会做!”  轮到我开心了:“好啊,那你做。”我非常宽慰地挂了电话,静待周六地来临。当然,后来得知猫猫准备所有的材料准备到周六到凌晨一点时,我多少有些愧疚的。

    效果很好,猫猫的饭太好吃了,当然我的罗宋汤也很不错。当大家都无比敬仰地围观猫猫做饭时,我得意地对小于说:“你看,我请的大厨不错吧。”小于无奈地看着我:“你总是能把赞扬揽到自己头上。”

  • 有个很友善的人对大雁说:“唉,我上网,也就是看看小精子的博客,可是她也不怎么写了……”让我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同学们,11月月底了,12月马上就要来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要像雪球一样滚在如雪片般掉落的party里!

    我很喜欢冬天的来临,因为夏天好像完全没有什么节可以过,五一小黄金周也被取消了,除了生日聚会之外,毫无亮点。一旦进入十月,事情就会变得不同,国庆黄金周、万圣节、感恩节、圣诞节、新年、春节接踵而至,简直让人无心工作!我虽然是个中国人,理应只过中国传统节日,但人总是要没乐找乐的,所以我很奇怪那些看不起万圣节、圣诞节的人们,您们的生活得多枯燥哇?!

    所以,这个周三我会闪亮出席宝洁在国贸三期的晚宴彩妆秀,周末我准备在家组织感恩节大餐活动,由大厨猫猫同学负责烤鸡、披萨和奶酪蛋糕的制作,我自己熬罗宋汤。周日是一毛老师家的暖房爬梯,自从那个不能说的名字的人获了一个不能说名字的奖之后,一毛老师也被限制出境了,这正好让他踏踏实实在家准备爬梯。然后下周一是大仙同学的新书发布会,据说有很多老熟男人会参加,还有酒喝。

    再往后就是一波接着一波无比精彩的各种活动。我们将以慷慨激昂的欢乐姿态跳跃入必将充满惊喜的2011年!

  • 我的家 - [不抱怨的世界]

    2010-11-18

    最近的博客流行“我的~”系列哟。写一点温暖的东西吧。

    我有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小家是在二零零四年,老天保佑在房价还可以接受的时候我就买了自己的小房子。那间小房子朝西,不是南北通透的,毛坯房,但是整体构造还规整,有两室一厅,客厅被分隔成了看电视的区域和餐厅,有一个单独的小厨房和一个卫生间。

    挑上这个房子完全没有经历很长很纠结的过程,我被租房子的中介给骗了一万块钱,又被租户以各种理由赶出来,导致我那段时间非常奔波。我现在的经验是,哪怕只有二十平米,也应该有自己的小房,那种踏实感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于是我去了售楼处,刚好在十五层有一套房子还没有卖,我连实际的房型都没看,就看了一眼那栋楼的模型(房子的模型可以像抽屉一样从楼里抽出来),立刻交了订金和首付。

    整个装修的过程都是我爸妈在操心,因为我工作太忙了,还要常常出差。我当时的积蓄很微薄,只够出个首付和一部分装修,爸妈借给我十万块,让我买了家具并且装修了厨房。家具、窗帘、电器也是我妈负责挑的,她挑好之后告诉我,我再最终拍板决定,因为这毕竟是我自己的小房子。最终住进去的时候,我对房子非常满意,几乎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就会在这里度过了。

    房间的墙面是淡黄色,全部的灯也都是黄光,因为我不喜欢白炽灯那种煞白的颜色,黄光能让人觉得更加温暖。沙发是棕色的皮沙发,旁边放了植物以及白色的宜家柜子,客厅里最贵就是那台42寸的等离子电视,买的时候一万七,后来迅速降价到几千块。书房里有木色的书柜和书桌,在落地窗的地方还放了一个白色的猫爬架,平时是猫啾栖息的地方。现在想想觉得那个小房子很舒服,我在里面也会觉得很安全。

    后来换了大房子,我仍旧喜欢黄色的墙纸和白门。现在住的家是我和蛋蛋精心布置过的(主要是他,我本身没有什么思路),风水和朝向超级好。所谓风水,其实就是有没有硬伤(例如窗户正对烟囱或者大楼角)以及自己住进去之后是否舒服。房间主旋律是黑色橡木的家具、黄色的墙纸、蜂蜜色的法式地板。厨房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有白色的岛,和乳白色的橱柜。每天坐在白色沙发上听音乐看书是非常美好的时光。

    猫啾的猫爬架在书房里,一个红色老式书柜的旁边,仍旧可以晒到温暖的太阳,作为同样怀旧的巨蟹猫,不知道它是否也和我们一样,时常会想起以前的那个小房子?

  • 我跟很多在身边的东西都很亲,除了猫啾、蛋蛋、付地啾(我的车)以外,我的每台电脑也都有名字。

    公司里发的电脑都是黑的,它们被统称为大黑,因为公司的电脑总会换来换去,因此我跟大黑们没有太深的感情。倒是我家里有很多台我一时冲动也好、深思熟虑也好自己买的电脑,都承载着我除了工作以外的其他业余爱好事项,比如下载美剧、上淘宝、写博客、保存照片等等。

    我的第一台自己用的笔记本电脑是Dell的,Dell在我手里绝对是活生生的硬广告,用了五六年从来没有出过任何毛病,并且在蛋蛋也开始用它之后,它要干的活儿就比伺候我一个人多得多了,连蓝屏都没有过,非常值得称道。这台小Dell是某年圣诞节某人送给我的圣诞礼物,也是迄今为止我得到的最昂贵的圣诞礼物,那年月哪台电脑不得上万啊。

    唉,不知道为啥,让我想起了那青葱般的岁月~想起了我当初每天写一篇千字博客的光荣历史……

    但是性能款外形都不够炫,所以我陆陆续续迷上了各种花花的上网本。有外观是女孩子漫画的、有Vivien Tam限量外形版的,8过遗憾地是,上网本实在性能太差,连写博客都有一定困难,非常适合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到外面喝咖啡的时候使用。然后,IPAD杀入重围进入我的视线,毫不犹豫一举拿下,替代所有美丽的上网本,成为装B之佳品。再然后,蛋蛋悲痛的宣布,我的小Dell已经被我们用绝了,虽然还是没坏,但里里外外已经装得满满当当。

    于是我又请了一台Dell进来,最新的Inspiron 13Z,黑色钢面非常酷,与年纪很大的小白(我那台小白dell)相得益彰,放在一起我简直觉得小钢就是回来迎娶小白的(Sorry,我一直都有妄想症)。小钢的键盘很好用,目前速度很快,终于可以挽救被工作重担压得喘不过来气的小白了,它们之间会不会爆出火花?会不会发现小钢原来是小白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的姐弟(因为都是Dell出来的,所以很难说是不是某个环节出自一个工人之手)?我们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