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多人投诉了我关于不写博客的事情。实话实说,我这个人真是超懒,事情最好能不干就不干,跟我家猫比着歇。其实早在五月底的时候,我就存了一个博客的文档,叫做“同学的红靴子”,讲小时候,我非常嫉妒一个叫鲍迎的小学同学有一双红靴子的故事。

    但是很奇怪,我一提笔要写的时候,突然间肚子很饿,都咕咕叫了,于是我明白,老天爷召唤我去吃饭,所以我就去了。第二次提笔的时候,突然间电脑死机了,一片蓝屏啊同学们!你们知道当电脑一片蓝屏的时候,那种惊吓多慎人吗!所以没办法,我只能又一次放弃了。

    刚刚,就在刚刚,我又打开了关于“同学的红靴子”的文件。下班了么,刚好抓紧写篇博客。突然间,有人敲门,我的老板走了进来,跟我说了半个小时话。

    我觉得“同学的红靴子”这个文档,很不吉利,就删掉了。

    我最近一直在学习网球,说是一直,其实上了两节课了。不是因为娜姐夺冠我才学的,而是因为,娜姐提醒我缜密地分析了一下网球这项运动,经过很久的思索,最后我把这项运动定义为:“高档”。这就行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我的东风就是我的装备。

    我去了购物中心,直奔体育用品商店,拿起了很多网球裙。这些网球裙都有问题,太花了。和我一起试衣服的一个姑娘,身上有十几个颜色,都要变成彩虹了。我很低调,不喜欢太花,所以我挑选了黑色的上衣和白色的短裤。之所以不是裙子,是因为蛋总不让,呜呜呜呜呜呜呜。

    接下来,我们找了一个教练。这个教练看起来特别纯朴,总是不好意思责备我。其实我知道我打球有多不靠谱,每当一个球飞过来的时候,我就会“哈哈哈哈”乐着去接,并且完全不注意动作,接不到我也很开心,于是满场都响彻着我哈哈哈的笑声,把拍子挥舞得扑棱蛾子一样。特别不严肃。

    但是教练一直在焦虑地鼓励我:“你已经很不错了,第二次打。”当我偶尔接了一个好球的时候,他都会非常夸张地说:“太棒了!你学得太快了!你的身体素质真是好!”我在旁边咧着嘴乐着听,心里已经完全得意忘形了起来。我是网球天才!

    很好,我要继续练下去。

  • 继续做个广告先~~我的书《快乐小V的水晶骰子》: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这是一篇关于幸福的专栏。

    有人曾经问我:“什么事情会让你不幸福?”我想了想,觉得有很多事情都会短暂地影响到我的幸福感。比如:头发被风吹乱、观察到脸上最近毛孔粗大、发现下眼底开始出现细纹、很漂亮的裙子却没有配到好鞋子、工作遇到小阻碍、宠物最近出现不明呕吐症状等等。所有这些小事情,都会影响到我的幸福指数。我是个很奇怪的人,反而如果人生中出了大事,我会把这些小烦恼抛开,集中精力于解决问题,也就忘记了自己的幸福与不幸福。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贴着镜子仔细观察自己的脸。大概所有女生都有这个爱好,就是喜欢照镜子,并且用镜子仔细观察脸部的每一寸肌肤。虽然这么做其实是在给自己添堵,但我就是忍不住。我家浴室还放了一面非常大的放大镜,我在照自己的时候,简直感觉每一个毛孔都可以放上去一个盆栽(写到此我战栗了一下)。

    观察脸完毕之后,我有些沮丧,因为观察自己所产生的副作用就是,会让我非常不情愿地想起我的年纪。于是我对我家蛋总说:“唉,明年我就要XX岁了也。”只见蛋总放下手里正在看的书,凝视了我两秒钟,然后回答:“您今年就 XX岁了好吗。”这句话一出口,我正悠闲地倒在沙发上看电视,那个瞬间,我恍惚了一下,然后想起自己的出生年份,用2011年相减,发现,他说的是对的。

    我缓缓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大哭。

    这绝对是一个影响幸福的打击,不过好在我在接受打击的同时也会清醒认识到这是一个我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了。所以我起身离去,钻进洗手间开始做紧致皮肤的面膜,以及进行各种脸部按摩运动。

    我们的人生总是在发生各种不幸福的小事情,那些都是小挫折,实在没什么了不起的。我最近在和朋友们在重温《老友记》,因为和朋友们在一起已经七八年了,很有老友记里六个朋友的感觉,每次看到他们六个欢乐的小玩笑或者感人的小温情,都会很有“心有戚戚焉”的感觉。Ross是里面最注重自己外表的一个男生,每次看到他去做烤瓷牙最后牙齿白得吓走新任女友、以及去做晒黑灯结果前面晒了两次背部没有晒到变成阴阳人的桥段,都会哈哈乐个不停。我想这就是我的小幸福。

     

    那么男生会因为什么事情影响幸福指数呢?我问了周围的一些男同事们,发现男生真是脆弱,他们竟然清晰地记得日常生活中的那一点点小事,并且为此不爽。比如,老婆的长头发总是缠在面盆的小盖子上导致水放不下去、女朋友出门化妆要一个小时再花一个小时挑衣服等得非常烦躁、出差的时候女同事花了太多时间游荡在商场的护肤品区、正在欢畅地打着游戏突然被老板电话打断……等等。

    但让我吃惊的是,做一个精油SPA、在办公室里种一盆小花、以及被女友邀约着一起做面膜竟然也能让男生的幸福感提升起来。那个被女友一起邀约面膜的男同事说:“我从来没有做过面膜哎,每次她做面膜的时候都要静气凝神地躺在那里,不说话也不笑,我觉得非常烦。后来她拉我跟她一起,刚开始我很抵触,这怎么是一个老爷们儿该干的事儿呢!最后拗不过她,就和她一起做了一张,那十分钟跟练功一样,就是我们手拉手冥想,做完了觉得真舒服!”

     所以你看,一件本来让他不幸福的事情,变了一种做法,结果变成了让幸福指数提升的事情,多奇妙啊。

     我们的人生总是在经历一些小的幸福与小的不幸福。它们的交替出现成为了人生跌宕起伏的一部分,也是人生值得记忆的一部分。想想看,一个没有小高潮的人生该是多么无聊啊。所以一个积极人,应该直面那些小的不幸福,然后用一个个小的幸福让自己的人生变得眩目起来。

  • 继续做个广告先~~我的书《快乐小V的水晶骰子》: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清明节小长假,跟没过一样。就比平常的周末多一天,谁感受得到啊,清明节也必须要黄金周一下才来得爽,人鬼同庆,阴阳大团圆。

    这几天北京的天气倒是超级好,难得不刮风也不乌秃秃,树木都有了绿色的影子,我们就组织了大家去温榆河边烧烤。

    蛋总负责选择地点,菜花默默负责买饮料水果,书凝负责买调料,我负责买肉。约大家周一中午集合,周一早上,蛋总十点半急寥寥起床,惺忪着睡眼以及脑袋上竖着两根被压扁的头发就开始坐在电脑前查呀查。我问他:“查什么呢?”蛋总回答:“嗯?查去哪里烧烤。”我提前一个星期就告诉他今天要烧烤了。

    大家纷纷到了我家,蛋总基本也睡醒了,又开始高兴起来,电脑也不查了,在大家面前摆摆样子浇花收拾屋子。我就问他:“到底去哪里烧烤呀?”蛋总回答:“嗯?就去温榆河吧,随便找个地方。”

    五人(人名,不是指五个人)负责买蔬菜,有天在饭桌上,他听到有人说了一嘴,韭菜烤起来好吃,所以竟然在超市里买了四把韭菜!结结实实的四把。我们热烈地讨论这些韭菜该怎么处理,蛋总问:“你们说什么呢?”我回答:“今天烧烤五人买了四把韭菜。”蛋总立刻瞪圆了眼睛吃惊地问:“啥?!是要包饺子吗?!”

    大家各种聚齐,我们就出发了。蛋总开他的老白。

    这里我为老白平反一下, 其实老白很靠普,只是每次被开去的地方实在太险恶,换了别的车大概连进都进不去就坏在外面了。这次开老白去温榆河,就什么事情也没出,我们还因为要躲一个限高的标志,所以下了路,走河滩。五人第一次看到老白越野,吓得大呼小叫,因为开着悍马的他觉得下河滩的路太陡,老白会翻车的。

    这次的老白很神气,下河滩的时候,路边有很多人照相。

    我们带了充气大帐篷,用电动的充气机,两三分钟一顶帐篷就好了,可以勉强当作一室一厅来用,还有个充气垫子 。买不起房子的同学可以考虑一下这个。

    我们烤了肉串、鸡翅、牛扒、蘑菇等各种东西(唯独没想起来烤韭菜),期间五人(人名,不是指五个人)钻入帐篷内睡了半个小时觉,惊走飞鸟无数,甚至把天上飞机过去的隆隆声都压倒了。等到他起来,我们又吃完了一个西瓜,然后和他学习了一下剑道。我发现剑道这个东西,没什么的,就是要跳起来之后吼叫一声,声音越响越好。

    不错,很快又要周五了。

  • 真祝福 - [不抱怨的世界]

    2011-04-06

    做个广告先~~我的书终于在当当网上独家销售了: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由于是独家,所以暂时没有其他渠道可以购买,实体店还要晚一点儿才能上哪。书的内容不是博客合集,而是有新增的职场部分。

    最早是不吃米饭老师(原名平客),帮我联系了新星出版社,商量出书的事儿,但是我没有把新的内容写好,由于老徐的博客书销量很低,所以直接导致我们这些靠博客起家的人出书有了难度。我一直拖到2010年才陆陆续续把职场的新增部分补齐,对从博客中摘抄的部分文章也作了更新,才跟新星签了合同。

    很多人觉得我在四大工作很空。其实做到现在这个级别,空是不可能的,做不出成绩也没有人会认可你,所以我没办法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本书上。这个时候,非非老师头戴巨大的光环出现了,她表示要代理我出书的一切事务。非非真是太靠谱了,有头脑有精力有斗志,我完全是属于整件事中拖后腿的那个人。

    书出来的过程因为有非非而不算艰辛,我一直憋着没跟我父母讲,就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某个周日,我带书回家。忍着内心的荡漾递给爸妈说:“我的书出了。”心情和我几年前要出书的时候截然不同,记得那个时候我很激动,一直在梦想着自己的书出了是什么样子,现在这个梦想实现了,但由于中间隔了太多年,所以一点儿没有激动地感觉,只是希望给父母一个惊喜。

    我爸妈都不动声色地拿走了书。我爸用特别“他”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喜悦,就是一直坐在沙发上看啊看,一句话也不说。我爸眼神儿不好,平时连电视都不让他看,所以我一直在对他说:“您别看了,别把眼睛看坏了。”但是我爸不听,坚持看了很久,嘴角带着他常见的那种淡淡的微笑出来说:“那人是中医学院的,不是北医。”说的是我书里一篇文章提到的小细节。

    我妈则一直在做饭,从始至终没有提到任何关于书的事情,那本书连碰都没有碰一下。我当时很崩溃这种反应,蛋总都怀疑是不是我妈提前已经知道我出书的细节了,不然怎么能那么淡定呢?但是我们走了之后,第二天,收到我妈关于此书的读后感短信三条。

    我姐的反应更加特别一点儿,煽呼大雁立刻开个论坛,让各色人等上网造我的谣、煽动不同人的粉丝互掐、造谣之后再辟谣、组织粉丝肉搏战等等。如果她煽呼成功了,那你们将在监狱里看到继续笔耕不辍的我。

    大雁对于这本书的销售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甚至于晚上加班统计各种团购,给每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分配指标,统计大家所需要的特色签名,记各种小账等等。他深夜还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让我感动良久,是另外一个宁波朋友的:“我的朋友大雁一高兴,说送我小精子的书,我说不用送,自己买以示喜爱和尊重。下午和葱闲坐,回忆了林林总总的网络惊艳,多少美艳的、才华横溢的,昙花一现。最后经年,沉淀在我们生活里,与我们人生有所连接的,就因为两个字“人品”。邪魅一笑,或者倾城;然真实的人生最美丽,厚道诚恳者得真祝福。”

  • 真祝福 - [不抱怨的世界]

    2011-03-31

    做个广告先~~我的书终于在当当网上独家销售了: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1052000 由于是独家,所以暂时没有其他渠道可以购买,实体店还要晚一点儿才能上哪。书的内容不是博客合集,而是有新增的职场部分。

    最早是不吃米饭老师(原名平客),帮我联系了新星出版社,商量出书的事儿,但是我没有把新的内容写好,由于老徐的博客书销量很低,所以直接导致我们这些靠博客起家的人出书有了难度。我一直拖到2010年才陆陆续续把职场的新增部分补齐,对从博客中摘抄的部分文章也作了更新,才跟新星签了合同。

    很多人觉得我在四大工作很空。其实做到现在这个级别,空是不可能的,做不出成绩也没有人会认可你,所以我没办法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本书上。这个时候,非非老师头戴巨大的光环出现了,她表示要代理我出书的一切事务。非非真是太靠谱了,有头脑有精力有斗志,我完全是属于整件事中拖后腿的那个人。

    书出来的过程因为有非非而不算艰辛,我一直憋着没跟我父母讲,就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某个周日,我带书回家。忍着内心的荡漾递给爸妈说:“我的书出了。”心情和我几年前要出书的时候截然不同,记得那个时候我很激动,一直在梦想着自己的书出了是什么样子,现在这个梦想实现了,但由于中间隔了太多年,所以一点儿没有激动地感觉,只是希望给父母一个惊喜。

    我爸妈都不动声色地拿走了书。我爸用特别“他”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喜悦,就是一直坐在沙发上看啊看,一句话也不说。我爸眼神儿不好,平时连电视都不让他看,所以我一直在对他说:“您别看了,别把眼睛看坏了。”但是我爸不听,坚持看了很久,嘴角带着他常见的那种淡淡的微笑出来说:“那人是中医学院的,不是北医。”说的是我书里一篇文章提到的小细节。

    我妈则一直在做饭,从始至终没有提到任何关于书的事情,那本书连碰都没有碰一下。我当时很崩溃这种反应,蛋总都怀疑是不是我妈提前已经知道我出书的细节了,不然怎么能那么淡定呢?但是我们走了之后,第二天,收到我妈关于此书的读后感短信三条。

    我姐的反应更加特别一点儿,煽呼大雁立刻开个论坛,让各色人等上网造我的谣、煽动不同人的粉丝互掐、造谣之后再辟谣、组织粉丝肉搏战等等。如果她煽呼成功了,那你们将在监狱里看到继续笔耕不辍的我。

    大雁对于这本书的销售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甚至于晚上加班统计各种团购,给每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分配指标,统计大家所需要的特色签名,记各种小账等等。他深夜还给我发了一个短信,让我感动良久,是另外一个宁波朋友的:“我的朋友大雁一高兴,说送我小精子的书,我说不用送,自己买以示喜爱和尊重。下午和葱闲坐,回忆了林林总总的网络惊艳,多少美艳的、才华横溢的,昙花一现。最后经年,沉淀在我们生活里,与我们人生有所连接的,就因为两个字“人品”。邪魅一笑,或者倾城;然真实的人生最美丽,厚道诚恳者得真祝福。”

  • 公司上个星期开年会。说出去朋友们都觉得很奇怪,怎么三月份开年会啊。由于行业特殊,年底和年初,刚好是我们最忙的时候,三月底才算是看到点儿淡季的影子,所以算在这个时间开年会。这个时间不好,因为我一点儿也没有内心兴奋的感觉,当老板们在台上欢天喜地抽奖的时候,我都会恍惚一下,啥?又要过春节了吗?反应过来春节刚过之后,就会伴随着怅然若失般的落寞。

    这次年会有法式宫廷般的着装。我的同事们都对年会进行了很认真地准备,王大宛儿化妆重新化了两次,因为前两次化得不成功,所以气得连年会都要不参加了。好彩第三次化的不错,所以她还是清新亮丽地出现在了年会上。

    以前我参加公司年会,年年都有同事穿露背大晚礼,我特别钦佩她们的勇气,但是自己不敢穿,也懒得买,所以我永远是年会里,特别不出头的一个。但我也会认真对待,选择一件比平时上班稍好看的小礼服穿上。我特别害怕众人瞩目的情况,所以虽然我写出来的文字很drama,但在大庭广众之下,我宁愿站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去凝视别人,而不是别人凝视我。这种恐惧很深刻地体现在了抽奖环节。

    我在年会从来没有抽到奖,痛定思痛,我认为是由于我内心不想中奖。

    首先,我不想中小奖,因为中了小奖,就失去中大奖的机会了。每一次我都唾沫星子横飞地跟同事们说:“看吧!今年的大奖肯定是我的!必须的!”今年我也是这么预测的,而且非常期待。这种期待源于,我们部门一共三个英文名字叫Vicky的,一个在去年年会中了单反相机,一个在今年的部门年会中了IPAD,只有我,还什么都没有中过。带着这种迷信的思路,我觉得该轮到我了。

    抽三等奖没有我,我内心开始激动了,二等奖还是没有我,我更加激动了。但是突然间,我害怕起来,一等奖是最大奖,颁奖的时候肯定要说获奖感言啊,那我说什么?我穿得行吗?我会不会哆嗦起来?所以在一等奖开奖的时候,虽然我嘴上说着:“我获奖感言都想好啦~”但是内心,一点儿也不希望自己中奖,甚至很怕自己中奖。

    这是多么卑微的小内心啊!

    事实证明,一等奖果然不是我,我带着落寞长舒了一口气。

  • 我在认识我家蛋总之前,绝对算是晚婚标兵。随着“剩女”、“剩斗士”、“齐天大剩”这类名词的纷纷出炉,被“剩”字压破头的我妈发誓要在我变成“齐天大剩”之前把我嫁出去。

    有一天我回家,正嗑着瓜子看电视,我妈风含情水含笑地拿着一个笔记本走了过来。当她需要求我办事儿时,就会表现得格外慈祥,而她手里的笔记本,已经暴露了她想要求我办什么事儿,无非就是参加相亲呗。那个笔记本上,已经记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电话和各类男方条件,承载了我妈在我结婚这件事上所做的无限努力。

    相亲的男士,我少说也见了十几个,以为自己算是阅人无数了,后来和我同事一沟通,她竟然见了七十多人,少得可怜的那点儿休息时间,全奉献给各种来路不明的男士了。

    有时候我也会反思,是不是我们女同学们太挑了?但我身边的女生,真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要气质有气质,而且大都还有一份好工作,小脾气当然也算有点儿,但女人谁没有点儿小脾气啊,可是我相过亲的那些男士们呢?我只能说,那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我有次约人见面在某工作日晚上,国贸楼下的必胜客,穿了一件套头高领的短袖黑色毛衣,一条很瘦的黑裤子,和对方见面第一句话,他就说:“你们公司着装要求真奇怪啊,你怎么穿成了这样。”我脾气算不错的,不然当时就扭头走了,而且我至今不觉得自己当天穿得很奇怪啊。鉴于他对我的服装提出了批评,所以我特别关注了一下他的穿着,那位男士当天穿了一身黑西服、白衬衫、深红色小花领带,听说职业是IT工作者,但我总觉得聊着聊着,他马上就要从身后变出一份保单来让我签。

    男士没什么头发,中间部分已经基本只剩下些茸毛了,但却留了个半长不短的发型,说真的,我最害怕这样的脑袋,我建议所有谢顶的男生不如都留板寸或者干脆剃秃,不然我和他们直视的时候实在无法不把注意力集中在他正上方光亮亮的核心区上。他当天应该说了很多笑话,至少我猜是这样。因为我其实完全没觉得有什么好笑,但他自己几乎笑得脱相了。那个时候我的思绪已经完全游弋出了必胜客,穿越到了无穷尽远的宇宙里。

    不过他算体贴,把见面地点约在了我工作的地方,另外一位,则在一个大雪天,把见面地点约在了一家地理位置很诡异的好伦多。我当时还没有车,冒着大雪长途跋涉过去,等了他二十分钟,他竟然穿了一双拖鞋慢悠悠走了过来,原来他家就在这楼上。这次的这位头发倒是挺多,但似乎喷了太多摩丝,根根光亮直立,并且浑身充满了当初摩丝的那种刺鼻的类似酒精的味道。

    我和他见面,内心也一直在感慨,因为我终于碰到了一个脸上痘痘比我至少多三倍的外星人。每一颗都是货真价实的大毒痘,周边泛红,然后凝结到中心点变成一粒白白的小头,里面的脓水仿佛随时要破茧而出。我强压住了要伸手帮他挤痘的欲望,因为我实在担心他把这看成是一种温情的表达,而其实不过是我自己一项古怪的业余爱好而已。饭后,他提出可以开车送我回家。我当时心里就怒了,既然有车,干吗还在这么恶劣的天气条件下约在自己家楼下?难道是因为一旦看到合适的可以直接带上楼吗?!

    后来我和两位男士都没有再往来,而相亲的形式也随着时代的变迁变成了父母先相亲,然后再约子女见面。在这个过程中,我妈也终于体会到了我的苦,发誓只求质量不求数量。但最终我还是没能在相亲的大军中找到自己的另外半个圆,所以我至今对这种形式的成功率深表怀疑。

    在我看来,我并不关注相亲男们的长相,但我会特别看中发型、面貌、衣着、表达,第一次见面,谁能看透谁啊,但人靠衣装马靠鞍,三十岁以上的女性虽然不会再计较对方是否帅哥,但品味两个字还是要计较下的。所以那些整装待发的相亲男们,如果不想出师未捷,就还是赶紧多关注一下镜子里的自己吧!

  • 这应该是2011年我第一篇正式的博客吧,真让人感动。

    我其实最近心里很虚,因为我有太多事情要做了,不是说工作,而是其它。工作上的事情我最不操心,因为这么多年下来,干顺手了,并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工作最忌拖拖拉拉,如果从一开始就认真对待,也就不会有deadline时候的一塌糊涂。

    今天是一塌糊涂的一天……公司上下弥漫着硝烟,因为大家都在填一张貌似很复杂的表格,很多鬼哭狼嚎一阵之后也还是填不好。在这样的情绪下,我肯定也会紧张兮兮的,我一紧张就会想起自己很多非工作上的大事没有做……天哪,春节赶快来吧,我要去马尔代夫散散心了。

    那天我和书凝聊天,她是我的小姑子,是蛋蛋没有血亲的妹妹。嗯,反正总之关系复杂,就不细说了。她不上班,于是我就一直跟她抱怨我上班的辛苦,以及我是一个多么凄惨的人,说着说着我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个更加凄惨的人,就不点名了。

    我记得我说过关于他的一些事,但我又把他的倒霉事儿从头到尾屡了一遍,让大家来判断判断,他是不是挺凄惨地。

    一、有一次他趁着上班溜出去加油,结果加油站一个豁大的广告牌被风吹了下来,打在他脸上,把他的脸拍在了车窗上。脸肿了不说,玻璃好像也裂了,还没法跟老板解释。

    二、有一天他把车停在一堵墙前面,第二天上班时发现,车没有对着墙的三面都被挖了深达一米的大沟……联系了物业才被通知,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能把沟填上。

    三、有一次我们约他吃饭,他推说:“我家里装修忙着呢,工头要找我谈话”云云。于是我们自己去吃,结果发现他和一姑娘就坐在我们身后那桌……现在姑娘已经成他老婆了。

    四、我们集体去机场接大雁同学,开了不同的车。我们的车在机场停车场溜达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在大片停车位的情况下非钻进了一个小位。下车时我发现,隔壁车里俩人正在拥抱着亲昵,我们集体参观了一圈,大笑着离去。大雁的飞机到达,他拉着一个姑娘出现。接上大雁之后分头到达停车场,我们才惊讶地发现隔壁那辆车就是他的……

    五、一起出去玩,挤在一辆小巴里。我同去的一个同事得知他的工作单位之后激动地问:“啊,你认识不认识XXX?”XXX刚好是他前女友,痛苦分手刚满一个月。他咬牙切齿回答:“当然认识了。”结果我同事高兴地说:“啊!那是我表嫂!”……

    嗯,真是个可怜的人啊,好在他如今的日子很不错,就是再也不敢偷摸着干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