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太爱写流水账了,因为不用动脑子。但不好的是,流水账很难起名字。经过多年的思考,我今年终于决定,以后所有的流水账博客,就起名为“流水账”。

    马文养的薄荷要死掉了。在这里Mark一下。马文又神奇地成为了我的同事,坐在我后面的房间,于是我开始每天外出都要锁门了。他那天抱来一盆薄荷,非常欣喜地养在屋子里。我立刻就不高兴了,因为明明我房间里的植物最多,有两盆白掌、一盆巴西木和一盆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非常耐活怎么也不死的植物。可是现在,马文的薄荷抢了它们的风头。

    话说回来,我丝毫不理解为什么其他人的房间里没有植物,我这几盆植物觉得一点不足够,等我打听好什么植物更容易活,还要继续放进来。仙人掌是不行的,仙人掌类的植物都需要阳光,我这里没有。

    哦,马文的薄荷。

    马文那天拿回来那盆薄荷的时候,特别高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去看了一下,闻了闻,真是充满了薄荷的清香。马文说:“我很喜欢这盆薄荷,是我亲自挑选的。”我闻着满屋的薄荷香,实在羡慕,于是回去和蛋总大闹了一场,质问他为什么当初完全没有提出可以买薄荷。

    于是蛋总陷入了Research中,之后断言,马文的薄荷不能养在我们的办公室里,因为需要强光照。于是我每天都在关注着事态的进展,可是想不到,比我估计的都顺利。

    那天我路过马文的办公室,突然间看到了那盆本来郁郁葱葱充满了朝气的薄荷。现在的它,低垂着头,根部发黄,叶子发黑,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采。我赶紧问:“你的薄荷好像缺水啊。”马文痴呆的望着我回答:“你说啥?”原来,他把那小盆薄荷放在了电话后面,然后就全然忘记了自己买过薄荷的这件事,也没有发现薄荷已经枯萎了。

    赞。

    马文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难过得都要哭了,对我说:“我很喜欢这盆薄荷,是我亲自挑选的。”在我的指导下,马文的小薄荷现在还苟延残喘的活着,只有三棵苗长了出来,整体看起来像是谢了顶的老头,只有几根毛立着。不过好歹是薄荷,等那几根毛长得差不多了,我打算去揪点叶子来泡水喝。

  • 此篇只与女性有关,男性自觉回避。

    另外,有些同学会觉得这是一个广告贴,所以我提前说一下。这确实是个广告贴,但我觉得对于女孩子而言,真是个不错的消息。之前有好多女生问我要做衣服、美容产品、家具装饰甚至木地板的各种推荐,我都一一推荐了,因为好东西值得大家分享。很多产品给我寄了样品,我用后觉得不好,是吭也没吭一声的。

    上周参加了一个护舒宝的活动,宝洁推出了一款高端卫生巾:璀璨系列。对于这种精神,我是很赞赏的。我一直觉得大部分品牌就是应该把自己产品的订位分为三六九等,在某些方面我重视,就可以多花钱买贵产品,在某些方面我随意,那我也有便宜的产品可以用。

    活动的刚开始是女性专家做一些关于生理期保养的知识普及,请了两个专家:一位是五洲女子医院的妇科主任周虹,还有一位是中医专家李智。我特别想先给大家推荐一下周虹。无论是我还是当时在场的其他博主,例如柏邦妮,我们都觉得周虹是个很好的大夫。现场虽然不是治病,但几乎我们围着她问了各种问题,她都很耐心解答,而且我可以很保证地说,她不是因为上活动才这样,我很多年前曾经找她做过检查,她一直对病人都很温柔,并且从来不靠卖药赚钱。

    我总结了一下大家关于生理期的提问,基本就是多或少、长或者短的疑惑。综合周虹主任的答复:正常的量是20毫升以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如果觉得自己量少,那么就问问自己,生理期时用护垫够不够,如果不够,那基本就应该在正常线上;还有人觉得自己量太大,这个标准是每个生理期是否需要用超过20片卫生巾。

    总之,无论什么情况,只要在21-36天一个周期,并且非常规律,应该问题都不大。周虹主任说,最重要是规律,有人生理期是3天,有人是7天,都没问题,规律最重要。还有人问生理期开始早晚的问题,例如有人12岁就开始生理期了,而有人是14岁。理论上说,开始越早,结束就也越早,因为女人一生卵子的数量是固定的。(我就想,印度时不常能有七十多岁妇女生孩子的事儿,那她的卵子数量得数以万计了吧!)

    好,话说回来。。。

    现场最惊艳的,就是让大家作了很多试验。用那种蓝色水水,在璀璨卫生巾和普通卫生巾上倒,确实能发现璀璨系列虽然很薄,但吸水性极强,而且吸过之后不会反渗回来(我最最讨厌反渗啦!恶心!)。我很细心地挑了各种卫生巾(不知道牌子,但都是市面上卖的)来和璀璨比较,除了一款棉织网面的吸水性还可以但有反渗以外,其他完全差得很远,看来干爽网面……不太可靠啊……

    据现场的宝洁同事们说,璀璨的用料比较好,成本会相对较高,因此卖价也会比普通卫生巾贵一些。我是不太在乎那些三块五块的差异,这种对女生而言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应该用好一点的。最后再分享一个中医专家分享给我们的茶的配方:将大枣3枚,玫瑰花6克,温水洗净,把大枣撕开去核,与玫瑰花混合后放入杯中,然后用热水冲泡20分钟,待水温达60度以下,再加几滴蜂蜜调匀即可饮用。在特殊的这几天,每天喝上两杯玫瑰枣蜜茶,在口中回味这甘甜芳香的同时,身心恬淡自如。

    注意事项:因玫瑰花活血化瘀,故月经量过多不要饮用玫瑰花茶。蜂蜜应该用60度以下的温水冲调。否则会破坏掉新鲜蜂蜜中的营养物质与生物活性,糖尿病人慎用。以上材料均需适量,并根据身体变化,适时调整。

    只有我在认真地跟着中医找穴位!

  • 我今天在围脖上看了一个帖子,原贴地址在这里:http://www.xici.net/#d138500626.htm

    大概说的是:一个妈妈带着自己女儿坐火车,座位对面是一个慈祥的老婆婆带着一个男孩。老婆婆一路和妈妈攀谈,还提醒她要注意好随身物品,在妈妈去上厕所时,还主动要求帮忙照看女儿,当然妈妈没有同意。但妈妈当时觉得,自己真是遇到好人了。老婆婆问了很多关于女儿的细节问题,例如:多大、哪里出生、小名什么、大名什么之类的。妈妈多了一个心眼儿,有些问题没有回答。

    等到下火车时,老婆婆突然说:“你把我孙女还给我吧。”妈妈立刻呆住了,然后老婆婆带的男孩也说什么把妹妹还给我们、我们要回家过年之类。还冲出一个女人,说孩子是她的,并且说出了出生日期、大名小名之类。周围的群众,从眼神就可以看出更加相信骗子那一方,因为那边有老有小有根有据。不过好彩妈妈的公公来火车站接她们,才冲出重围逃了出来。

    看完这个贴,我真是不寒而栗,我没有小孩,但我非常能够理解如果孩子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抢走之后,妈妈的那种痛苦,非疯了不可。所以我非常痛恨这些人贩子,TMD就该抓到就枪毙!逃个过路费其实对社会没有恶劣影响,但人贩子、做假猪肉、假酱油、假奶粉这些,都应该严惩,就是因为他们,让我们对这个社会这么没有安全感,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么淡漠!

    我真是越想越生气。我还询问了周围的妈妈们,她们说抱着孩子出去的时候从来不和人搭讪,如果碰到特别爱聊天的,立刻转身走人。我才终于理解了,为什么我每次主动热情地夸人家孩子漂亮可爱的时候,人家妈妈对我都爱搭不理的。

    这让我更加生气了。我希望看到这篇博客的人,都能把这些人贩子的丑恶嘴脸记在心里,如果在某些状况下遇到别的妈妈有相同的情况,例如在大街上看到有人因为孩子的问题纠缠不清或者展开吵闹,请一定要管这个闲事。无论是否能够当时分清是非,至少孩子先谁也不能抱走,把警察叫来再说其他。那些妈妈们看起来都很弱势,往往人贩子却有三个人以上合伙行骗,如果我们这些路人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很难说下一个被骗走的就是你自己的孩子!

  • 特别不文艺 - [看这看那]

    2010-07-19

    我买了两本村上春树的《1Q84》,假装文艺青年,因为文艺青年一定要有两本书:《1Q84》以及《独唱团》。两本我都有了,结果发现文艺青年们现在已经在追求《1Q84》的译本了,得林奕华译的才行,施小炜译的不带玩儿。真洋啊。而《独唱团》我则只看了韩寒本人写的那篇文章,就被蛋蛋抢走了,以他慢得惊人的阅读速度看完了整本之后对我说:“真好看啊,啧啧。”

    我总是被人误会为文艺青年,主要是因为我认识一帮者名的老男人,以前总是跟他们吃饭。后来真正的文艺女青年们或者当了这些老男人的妹妹、侄女,或者嫁给了这些老男人们。而像我这种伪文艺的,最多还只能算是个饭友儿,连饭局常委都算不上。

    我长这么大一本琼瑶的书都没有看过,张爱玲还是在去年爬四姑娘山的时候在成都宽巷子里烂着买了一本,觉得特别好看。所以我真是特别不文艺。

    这两天看《1Q84》,一口气读了两本,心中暗爽:“我终于也能读下来一本村上春树的小说了!”以前看卡夫卡或者挪威森林,怎么也读不下去。因为我特别烦看大段大段的内心独白或者景物、思想描写,一旦遇到这些就直接跳过,结果整本书不剩啥了。这次看《1Q84》,发现还不错也,情节渐入佳境,竟然也出现了连环女杀手的角色设计,而且题材复杂到我竟然要动脑子了。

    不知道村上老师什么时候能出第三本,我都等不及了哪。

  • 最近没有好电影看,大雁一直在闹腾着看新版《红楼梦》并且说知识分子都看过《红楼梦》的原著,当他知道我对红楼梦的了解有限时,暴怒了一阵,说以后交朋友要慎重了,得先进行红楼梦知识问答活动。但问题是,我爸妈肯定算知识分子,但是肯定没看过《红楼梦》原著,而我姐么,连女文青都算不上,但她可是看《红楼梦》看了不下十几遍。于是我突然间意识到,大雁和我姐,似乎性格上挺像的,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

    有朋友去见了个大师问命运,由于大师远在南方,所以该朋友把我的生辰八字给要走了,帮我也看了一下,据说我命里火很旺,但是缺水和金。于是大师告诉我的朋友,我最适合干两件事:1.泡澡和游泳;2.穿金戴银。所以今后,如果我不是穿金戴银花枝招展地出现在办公室里,就是在家里的浴缸里低调地泡澡ING。。。真是冰火两重天的人生啊。

    前两天和一位著名的老师吃饭,我对他说,当初你们校园民谣最早巡演的时候,我上高三,参加了学通社,还去看过。老师刚开始只是很稳健地“嗯嗯”两声,扒拉了两口饭之后突然抬头双目圆睁:“怎么可能!那是1994年!你怎么可能已经上高三了!”我特地甄别了一下,确实是“怎么已经上高三”而不是“怎么才上高三”,为此我心情靓丽了好几天。强烈推荐各种我已经推荐过的面膜和粉底!

    最近没有什么好电视,世界杯也不是天天有,何况我唯一坚定支持的阿根廷已经被淘汰了,所以晚上看美剧,隔三差五和蛋蛋在小区里跑跑步。猫啾由于是长毛猫,又不肯剪毛所以被热得够呛,每天半死不拉活的把自己平铺在地上。昨天晚上去看平客老师之前极力推荐的话剧,买票还颇费了我一些周折。

    我没有记清话剧的名字,反正就是走来走去,所以我在网上激烈地查询了一阵《向左走,向右走》,怎么也查不到。我发短信给非非:“怎么买不到《向左走向右走》的票啊。”非非回答:“是《向上走向下走》吧?”然后我就遁地了。

    这部话剧果然很好看,主演据说是一帮八零后。我最近看了很多话剧,太多话剧用当今的网络俏皮话当噱头了,看着看着就腻了。这部剧完全没有这类俗不可耐的噱头,每个人都在很认真地演戏,每个人的演技都非常好,而且也是很搞笑的剧,我就不说出笑点了,总之在演到某处的时候我都笑瘫了,因为灰常灰常意外的搞笑。

    收到了大雁寄来的《独唱团》。还欠一样快递,三表说好寄给我的变形虫TEE还没到。

  • 老颓寄给我了一本他的新书《过得去》。扉页上写着“佳川我兄批评”,我在想,这天底下,是不是只有蛋蛋把我当女的……

    在我看来,这是一本很文艺的书。大家对文艺的定义不同,凡是我觉得很精心侍弄的文字,就都是文艺的。可能在老颓看来,写出这么一本文艺的书就如同平时说话一样,但是对于我,肯定写不出这么精致的文章来。这里的每一句话,感觉都是看过无数本书之后才可以写出来的,像我这种天天只热衷于阅读时尚杂志的人,真是望其项背。也是啊,老颓以前是出书的(应该是编辑吧,我一律归为‘出书的’),看过的书不计其数,所以在《过得去》里,特地把他和他的那些作者们,单独辟出了一个章节。

    说起来,我也许曾经有机会挤进他和他的那些作者们的行列,在我的博客最红火的时候,也是博客出书最红火的时候,总是有人来和我谈出版的事情,我去咨询老颓,他很善良地对我说:“小精子,如果你出书,你去告诉出版社,我愿意做你的责任编辑。”这句话也许是他无心说着玩儿的,但对于我,我认为这是莫大的荣耀。老颓就犹如出版界高山上那颗遥不可及的星星,但是,他却愿意当我的责任编辑也!很可惜,最终没人给我出书,而我也完全不好意思打着“老颓愿意做我的责任编辑”这杆金灿灿的大旗招摇撞骗,所以至今,我还是一个草根博客,没能迈入‘作者’行列。在这里,强烈提醒一下平客同学的重视,you know what I mean。。。

    老颓众望所归生活得很好,我这个做兄弟的也算很放心。。。

    说到生活得好不好这件事,我觉得自己应该检讨,我希望自己能多听多看多感悟,而不是单纯混迹在周围这个自信而富足的小圈子里。在微博上,我有了感悟:“以前的我像是蜗牛,生活在自己壳子里小富即安自得其乐,可是微博和其他人把我生生从壳子里拽了出来,我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好可怕。”但是我反对那些认为自己穷所以极端仇富的人,因为我认为大多数人对于富人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他们甚至认为有房子的人就叫做富人,这是不对的。这些人最多最多算中产,他们是很勤劳的,他们当中多数人靠的是自己的努力来赚取的第一桶金,比如我周围的这些人。

    于是我和别人在微博上有了争论,我反对均贫富,因为均贫富就是以前的大锅饭,会导致所有人都过不上好日子,而仇富的心理本身就是一种认输,这种心理最终会导致人生的失败,因为我从来笃信只有怀揣着乐观与积极信念的人才可能取得成功,而不是那些生活中充满了抱怨与抱怨与抱怨的人,这些人最终生活只剩下抱怨,一无所获。

    但是我也在反思,这也许是我身处还不错的境地所想的,我应该像一毛老师一样,急天下之所急,我缺少一种与人互相理解的精神。人哪,就是这样,从来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来”并且会为这个问题终日探索,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了,基本上也要入土了。所以不如沏上一杯普洱茶,点上一炉水沉香,在春日的暖阳里,抱着还在闹情绪的猫啾一起看看这本《过得去》。

    日子,过得去就行了;回忆,回不去也罢。

  • 我爱哭电影 - [看这看那]

    2009-12-07

    大概没人能够像我一样,在家看《飞屋环游记》的时候大哭了半个小时,最后因为快哭断气了,所以没能看完故事的全部。

     

    上次大哭是因为在家里看《李米的猜想》,和蛋蛋一起看的,看到结尾处我嚎啕着拉着蛋蛋的手断续地说:“你……千万……不要去……贩毒……”……上上次大哭是在电影院里看《金刚》,为此我还和王三表他们争执了一番,因为他们那些老男人完全不理解为什么看只猩猩都会哭出来。

     

    至今不敢看《萤火虫的坟墓》,因此这部动画成为了所有宫崎俊动画里我唯一没有看过、以后也坚决不看的片子。

     

    我觉得真奇怪,电影当然是让人看着开心的,干吗搞得那么惨兮兮呢。中午和同事们吃饭的时候说起《飞屋环游记》,她们没看过,问我为什么会哭,我话未出口泪先流。其实主要的原因是我看过和菜头写的一篇评论,说那个老头其实后面带着屋子旅行的事情都是他的幻想,他根本没能去他梦想中的大峡谷,而是遗憾地死去了。于是影片的开头半个小时我越想越伤心,根本没法看下去。

     

    上周一晚上去看了《花木兰》,同期上映的是《豚鼠特工队》,我很想看后者,如果看《豚鼠特工队》我都能哭出来的,那我真的要成仙了。但是蛋蛋想看花木兰,于是我们买了八点多的票。(没看过的请闭眼,有剧透!)

     

    费小虎一出来,我就知道他早晚是一死。我看过太多电影了,对他们那些催泪的手法耳熟能详,既然花木兰死不了,她的相好儿理论上也死不了,那肯定就是费小虎死。于是我一直哀伤地看着他。中间文泰假死的那段我也一看就知道是假死,因为文泰这种重量级人物如果要死,怎样也是要拉着花木兰的手叨逼半个小时之后再挂掉。死得这么快,其中必有诈!尽管我思路很清晰,但当时还是情不自禁地哭了。

     

    隔壁看电影的男生一直很好奇地看我,他大概没有见过我这么爱哭的人。我眼神的余光看到他在看我,自己也很不好意思,但是没有办法,我只能吸溜着鼻子不卑不亢地望向屏幕。

     

    周末去看了《豚鼠特工队》,现在影片扎堆儿大上映,我简直都不知道该哭哪一部好了。接下来要去看《第九区》,其余的打算一律在家买碟看。还有什么好电影推荐吗?